womany 編按:
江子翠捷運殺人事件過後,更激起了一波激烈的「廢除死刑」與否的討論。支持死刑的人說,寧願錯殺萬千,也不該放過一人,因為一人,可能就足以殺了萬千!反對死刑的人說,死刑並不能決定什麼,我們該建立的是正確的道德觀念,而不是仗著死刑恫嚇自恃安全。你怎麼看廢除死刑與否的問題呢?來看看 womany 作者 Google 這麼說,廢除死刑是假議題,真正的問題是我們可以為自己的選擇負責嗎?(推薦閱讀:人生,不過就是選擇與承擔


對我來說,所謂的生命其實就是一連串選擇與結果。

你做的選擇,某種程度來說造就了現在的你自己。我們從小到大面臨到許許多多的選擇,從小時候選擇什麼書包、選擇什麼玩具到後期選擇什麼科系、選擇什麼志向、選擇什麼人生。

一切都不外乎選擇,大大小小。

而談到選擇,我們也不免地談到選擇的後果,也不免的應該要談談什麼是責任,什麼是承擔。(推薦閱讀:選擇與承擔,你的人生想爬樓梯還是爬樹

小時候,有些選擇我們能夠反悔,我們能夠賴皮,我們能夠撒嬌,是因為我們知道背後有一個寬厚或不寬厚的肩膀,承擔著我們的天真,我們的無知與脆弱。他們為我們撐起了風風雨雨,提供我們安心成長的環境與土壤。但是路一直走,我們一直長大,長得越來越高,這對肩膀不可能永遠替我們抵擋。我們終究是要面對自己的選擇,承受自己無知與天真的後果。

因為有一天,我們也會變成別人的肩膀,我們也會為他們擋住路上的風雨。如果你連自己的選擇都不能承受,遑論去替別人擋住他們選擇的後果?或許很多時候我們並不能掌控自己的出身,我們不能夠去要求我們的環境如我們所願,我們在命運面前無能為力。

但至少我們能夠選擇自己的行為。

而一旦你做出選擇,相應的你也有所行動,你的行為就會產生影響,這個影響不只對你自己,還有對於他人。你要為這個選擇負責,這無關善惡、也無關道德,僅僅是這個世界運行的道理,而這之間也沒有任何灰色空間,選與不選,做與不做,沒有任何模糊地帶。

對於好的結果,我們欣然接受,對於壞的結果,我們只能面對與承擔。你當然可以選擇懦弱、你當然可以選擇逃避、你當然可以裝作蠻不在乎,但不管怎麼樣,這個結果終究會回到你身上,不管你願意或不願意。

然後回頭看最近在捷運發生的慘案,引起了許多相關甚至非相關的討論,其中討論最多的就是廢不廢死刑這個議題。死刑存或廢,其中牽涉到許多層面的複雜問題,也需要許多專業知識涉入其中,而不管選擇哪一個結果,都不見得會是最好的結果。

但我認為,死刑廢不廢,其實並不是一個重點。

重點是我們能不能讓一個人對他的選擇負責。

今天或許我們可以去探討他的成長背景、價值觀,也可以去分析整個社會脈絡,是不是這個世界太過冷漠,是不是這個世界缺乏關心,是不是我們不夠關注彼此?

是,這世界的確太冷漠,這世界也缺乏關心,我們也的確不夠關注彼此。但這是一直長存在世界上的問題。或許他的成長背景相當可憐,無法獲得足夠的關愛,沒辦法建立自信,也找不到人生的意義。

但生活在這世上的大多數人,都無法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我們或多或少地缺乏自信,感到自卑,也都有無助無能的脆弱時候。他並不獨特,也跟我們其實沒有什麼兩樣。

死刑存不存在,能不能嚇阻罪犯,關鍵不在刑罰多重,在於我們能不能讓所有人都知道並且能夠為自己的言行負責。

今天慘案發生,沒有辦法時光倒流,讓一切重來,傷害也已經造成。或許他是可憐的吧?但除了他,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個可憐的人。我們或許因為這個事件更加恐懼,或許因為這個事件對社會產生不安,對彼此不再信任。(推薦閱讀:希望,是比恐懼更大的力量

漢娜鄂蘭在他的責任與判斷一書當中,說到了惡的平庸性這個概念,今天或許殺害百萬猶太人的那個人並不是個壞人。但因為他的選擇,他的行為,他必須承擔這個結果。

而這起事件背後要讓我們更加深思的,是我們對於選擇的理解,對於選擇的後果,還有對於承擔的結果。

 

來看看關於捷運事件過後,我們的討論
〉〉別怕!寫在捷運殺人事件過後,最黑暗的時候最需要愛
〉〉做自己的黑暗騎士!捷運慘案過後,寫給害怕的台灣人的五句話
〉〉別讓人生被未來綁架!「活在當下」的三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