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每個家庭,都有不同的分配家務的方式。有些家庭,所有事都媽媽做;有些家庭,小孩剪刀石頭布,決定今天誰該臭著臉去做家事。無論怎麼說,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家事不但瑣碎做起來又花時間,總是避之唯恐不及,或是當作不得不做的苦差事吧。不過陳安儀想分享,其實全家一起做家事,是很好了解彼此的方式喲!看看她怎麼說。


對我來說,「做家事」,並非僅意味著重複「無趣」、「沒有成就感」、「可以交給外人去做」的事。對我來說,「做家事」,是我愛家人、愛孩子、愛自己一個很重要的儀式與模式。

無論每天回家多晚、多累,我習慣性的一定會巡視廚房、餵寵物、倒垃圾,順手把餐廳、公共區域的地板用除塵拖把清理一下,然後檢查孩子們的功課與書包。

我每天洗澡後自己清理浴、廁。睡覺前,我會稍微清理臥室和兒女房間。

每週兩到三次,我自己洗衣、晾衣、烘衣、摺衣。每一到兩個月,我和先生一起鋪床、換被單。

對我來說,大家一起照顧「家」、做家事,是關心這個家、愛護這個家,最簡單,也最天經地義的方式,也是我觀察丈夫、孩子生活作息、細節很重要的媒介。

比方說,如果我不是親自洗衣服、摺衣服,我怎麼會知道家裡誰的內褲襪子又破了、扣子或縫線繃落了,需要縫補或是更新?如果我不是固定整理家人的衣物,我怎麼注意得到孩子的內衣太短、阿宏的褲子太緊,因為他們又長高、或是變胖了?

如果我不是親自洗衣服,我大概永遠不會知道女兒穿脫內衣的時候,從來不解扣子。我大概也不會發現,只要鬆緊帶鬆脫,兒子便再也不穿那雙襪子。更不會發現,姊姊不見的彈珠,原來是被弟弟偷偷藏在褲子口袋裡。

如果不是我親自洗衣服,我不會看到內褲上的黃色汙漬、聞到襯衣上濃濃的煙味,我大概永遠也沒辦法即時糾正,女兒上廁所懶得用衛生紙的壞習慣,也不會那麼快就發現,老公最近抽煙不但換了品牌,而且顯然抽得比以前更多了。(推薦閱讀:陪伴一輩子的,是那些愛的例行公事

每每,我在替孩子整理衣物時,我總是好奇,菲傭摺衣服的時候,會不會像我一樣,順手把孩子變形鬆垮、染色或起毛球的內衣褲、襪子丟掉?或是拿著膝蓋破掉的長褲問一聲,今天你在學校裡發生了什麼事?

每每,我在收拾孩子的書桌時,也經常聯想,「阿姨」看到小主人班上小女生寫的愛慕字條時,不知道會不會雞婆的告訴女主人?她會像我報告老公時一樣的興高采烈嗎?

每每,我在教導孩子做功課時,常不禁好奇,安親班的老師,在看到孩子的造句時,會不會像我一樣,忍不住大笑出聲,拿照相機出來把它拍下來?

每每,我在替孩子換床單、掃房間時,也忍不住疑問,從來不經手家務的父母,到底要如何發現孩子床底下偷藏的小秘密,或是衣櫥裡新買的小飾品,透露孩子悄悄的長大了?

學校日時,女兒的老師說,上了高年級,還會把學校的事鉅細靡遺的告訴家長的孩子,親子關係通常都相當親密。

我知道,這是我每天堅持盡量飛也要飛到學校親自接小孩下課的原因,因為,那是他有許許多多熱騰騰新鮮事急著要告訴我的最重要時機。我也知道,每天親自盯功課雖然異常辛苦,但,當孩子學習狀態有任何問題,或是老師的教學進度異常,我會是全班少數幾個立刻發現的家長之一。

除此之外,我更了解,因為「親手操作家務」的堅持,我,比任何人,更了解自己的「家」

今天,當我從沙發下掃出一堆白色的膠囊時,我終於恍然大悟為什麼很多的媽媽、太太都是「福爾摩斯」。我已經可以想見,當我明天質問青青,為什麼把我的酵素打翻卻沒有告訴我時,他那張驚訝萬分的臉孔了。(也推薦給你:成為母親後,我學到的事

 

家人,左心房的溫暖
〉〉全家人一起吃飯的重要性
〉〉比自己更重要的人:那支爺爺給的10元紅筆
〉〉當爸媽老了,陪他們走最後一哩路

想更了解安儀的教養秘密,來看看陳安儀的筆下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