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芭蕾,你想到什麼?或者你想到小時候揣懷過的芭蕾舞夢,那蓬起的 tutu 舞裙,美麗的硬鞋、又或許你會想到芭蕾名劇胡桃鉗,當然你也不會忘了〖黑天鵝〗裡頭娜塔麗波曼精湛的演出了芭蕾舞者的完美主義與歇斯底里。

「芭蕾,跟很多人想的不一樣,芭蕾最初,是給男孩子跳的。」眼前的男子帶著笑意,他是今天的主角,林秉豪,也是芭蕾群陰 Ballet Monster 粉絲團版主。

從高中開始誤打誤撞跳進芭蕾界,從此與芭蕾結下不解之緣,芭蕾舞者,芭蕾舞衣設計者,芭蕾漫畫家,台灣第一本芭蕾圖文書「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記」一書作者,林秉豪有許多身份,唯一不變的是他的目光永遠望著舞台上的芭蕾舞者。今天,就讓他拉著你,一起想起你的芭蕾夢,走進芭蕾世界裡。(同場加映:每個女孩心裡的芭蕾舞鞋夢

芭蕾,不是女生專屬

見到秉豪時,他剛從紐約旋風回國,汲取了許多新的芭蕾養分。他也特別提到在紐約觀看青少年芭蕾大賽,得名的有一半是男生,水準高到不行。在紐約,芭蕾男舞者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但在台灣,跳芭蕾的男生卻總會被貼上「娘娘腔」的標籤。

秉豪直截了當的說:「許多人會問男生可不可以跳芭蕾?對我來說這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因為其實芭蕾最初,就是給男生跳的。」

許多人印象中的芭蕾是那樣的柔美夢幻,彷彿是為暈拖女性身體而特發的舞蹈,但很少人知道芭蕾最初其實起源於義大利,在法國路易十四在世時發揚光大。

愛漂亮的法國國王路易十四自己也自此成為跳芭蕾的愛好者,而最初的芭蕾舞更是禁止女性參與演出,所有女角都必須由男演員反串。回歸根本,芭蕾最著重的就是「線條的延展」,讓舞者的身材看來更修長;同時也是「快與慢的完美結合」。芭蕾的跳躍裡頭,有緣起於義大利的快舞影子;而單腳之地的優雅旋轉,則體現了法國慢舞的精神。芭蕾的舞蹈動作無論男生女生做起來,都一樣有韻味。

在國外的芭蕾舞團,男女比例不是四六分就是五五分,並不是只屬於女生的舞蹈,芭蕾,從不只是女生的世界。但反觀台灣,秉豪忍不住搖搖頭說台灣的舞蹈教育實在出了問題,讓跳芭蕾的男生成了異類,讓許多想學芭蕾的人難以正視心裡的芭蕾夢。(推薦閱讀:舞蹈家:為夢想和希望用力的活著 許芳宜

既然台灣對於芭蕾舞有這麼多的問號,又一直苦無人解答,秉豪決定藉由線條明確的芭蕾插畫呼應芭蕾,用有趣的方式向大家介紹芭蕾。

男孩心裡的芭蕾夢

秉豪從小就學畫,也有個從小就跳舞的妹妹。但讓秉豪開始擁抱芭蕾的,卻不是因為妹妹,而是某一個晚上看了 VHS 的胡桃鉗表演,看著台上的芭蕾舞星,心裡的感受是驚為天人,怎麼有人可以把腿拉得這麼高,又這麼漂亮,於是暗暗地也在心裡種下了「我長大以後也要跳」的模糊芭蕾夢。

秉豪的芭蕾起點從那一夜開始萌芽,升上藝術高中後,因為因緣際會被選中要參與舞蹈表演,在眾人忙著額外補習增強繪畫根基的時候,他偷偷地開始學舞。別人在畫布裡揮灑,他在舞室裡旋轉。同學都說他是瘋了,他卻覺得從未與芭蕾如此貼近。

這麼一個半路出家的舞者,憑著先天的身材優勢以及後天的練習,闖入了北藝大舞蹈系。而那也是秉豪第一次發現,原來芭蕾的世界,比想像中還要更高壓。

從早到晚,同學的話題,生活所及,除了芭蕾還是芭蕾。不是在拉筋就是在排演,芭蕾舞蹈的世界很單純也很絕對。每一個跳芭蕾的人,都希望自己是鎂光燈的焦點,能夠獨當一面當有名字的獨舞者,誰甘願只做群舞裡的那面容模糊的舞者?

芭蕾的世界是極致的完美主義,好還要更好,能夠當 someone,誰要當 nobody?在舞蹈班裡,每個人臉上都浮現了兩個字:競爭

別人轉兩圈,你就要轉三圈,說穿了芭蕾的世界是個競技場。沒有可以休息的一天。

各行各業都有黑暗面,芭蕾當然也是一樣。黑天鵝的故事,說穿了講的就是嫉妒心。

不當舞者了,秉豪改用芭蕾觀察者的角度,把生活中的芭蕾樣貌一筆一劃地記錄下來,用幽默的角度捕繪真實,於是有了芭蕾群陰粉絲團以及〖芭蕾女孩的秘密日記〗誕生,用另一種更貼近生活的方式,把芭蕾介紹給大家。

秉豪說自己其實並不想成為一個芭蕾舞者,但喜歡用自己擅長的筆畫,記錄下芭蕾的姿態。用著自己的方式,一樣是在紙張上舞動著。(推薦閱讀:我是許芳宜,這篇文章寫給心中有夢的人

芭蕾,就是一種語言

只要仔細觀察秉豪的芭蕾畫作,就會發現他的芭蕾舞者通通是沒有嘴巴的。舞者不需要用言語溝通,因為他們的共同語言就是芭蕾。用纖長的肢體,用直挺挺的背脊,一字一句根本全藏在動作裡。

芭蕾,是一個有歷史背景的語言,流傳已久,也隨著時代的變動而有新的「說」的方式。

從傳統的宮廷芭蕾到動作芭蕾,再從浪漫芭蕾到現在的現代芭蕾。在芭蕾的世界裡,雖然一舉一動都有所謂的規範,但一直都有人打破規則,重新創新芭蕾舞的說的方式。芭蕾,一直在不停的自我進化。

秉豪舉了芭蕾天后西薇·姬蘭(Sylvie Guillem)的例子,從前的她是古典芭蕾世界的第一把交椅,後來她跳著旋轉著厭膩了,於是轉成了現代舞。舞蹈的語言很相通,舞者是那樣曼妙的跳躍在不同的舞蹈領域裡,沒有疆界,只有舞動的靈魂。(同場推薦:現代舞蹈皇后 碧娜·鮑許 Pina Baush

秉豪不當舞者,卻從未離開過芭蕾的世界,身上舞動的靈魂也活靈活現。他說自己很幸運,用畫就能讓腦中構築的芭蕾舞團,美夢成真。

跳芭蕾,首先要自我感覺良好


秉豪舉手投足,都有芭蕾延伸肢體的影子(快看他的指尖)

我們對於芭蕾有太多想像,於是忍不住請深諳芭蕾之道的秉豪用三個形容詞形容芭蕾,他馬上不假思索地冒出第一個形容詞:自我感覺良好!

自我感覺良好,跳芭蕾的人一定要很喜歡自己,你覺得自己美了,抬高下顎帶著點傲氣,台下的觀眾才能感覺到你的美。

第二點,秉豪想了想說了一句:很純粹,因為芭蕾舞者的世界裡真的所見所聞都是芭蕾。很純粹的為了一個目標不停地精進自己,每天都在打破自己過去的記錄。

最後一點,秉豪笑笑地點出芭蕾舞者必須體力過人的事實。秉豪說很多人都沒想過芭蕾舞者絕對是超凡的運動員,每個都有超凡的體力。因為芭蕾舞者就是一直跳一直跳,持續做著同一件事情。上課完就是排舞排練,吃飯過後,再度排舞準備晚上的演出。正常人或許跳個幾分鐘就累慘了,芭蕾舞者卻將異於常人的體力與毅力化為一個又一個美麗的舞蹈動作,像是花開一般,在舞台上綻放。

跳芭蕾最重要的就是線條。線條首先要漂亮,因為所有的動作都是為了把身體延長再延長。

在秉豪的身上,我們也體認到「一日為舞者,終生有舞者氣」一點也不假。無論是在他的舉手投足動作裡,又或者他的畫作間,都有著芭蕾的純粹氣息,追求完美的,體態優雅的,但求超越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