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日葵學運宣布在 4/10 晚間六點於立法院退場,用更向外擴散的方式,將訴求遍地開花。於此同時,這個不平靜的四月同時也是他的25週年殉難紀念。他是鄭南榕,一個所有台灣人都應該認識的名字。(推薦閱讀:第一次打卡,我在成功大學南榕廣場

對於很多事情我們是健忘的,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看看大陸廣東茂名抗議 PX 事件,當局血腥鎮壓,整個城鎮在大陸搜尋引擎百度上憑空消失,事件被封鎖、訴求被忽視,才突然發現,身為台灣人的我們,是如此奢侈地享受言論自由。

不過現在我們視為理所當然的言論自由,其實是當年他用生命換來的。他燃燒了自己的身體,點亮了台灣,他的名字是鄭南榕。

25 年前,1989 的 4 月 7 日,他自焚明志,爭取百分之百的言論自由;25 年後,我們感覺他仍然和我們站在一起,一起大聲而堅定的喊出訴求。

因為他,二二八不再只是被政府掩蓋的歷史,二二八和平紀念日因而誕生。因為他無數次的演講以及創辦黨外雜誌「自由時代周刊」,高呼著「爭取百分之百的自由」,當時的台灣人開始相信民主以及自由原來是人民的權利。因為他推動「五一九綠色運動」,人民能用綠絲帶表達對於戒嚴的渴望。(關於台灣的歷史,你認識對抗白色恐怖的張常美嗎?

他說:「為什麼讓民眾跟鎮暴警察還有鎮暴部隊,對立在這個街頭上」,這樣的場景你是否覺得似曾相似,原來 25 年後,我們依然在原地踏步。當年的他,勇敢地衝撞威權體制,現在立法院裡的學生們,何嘗不是為了所愛的台灣堅持著?

鄭南榕的妻子葉菊蘭女士哽咽的說:「我很愛很愛鄭南榕,我更尊敬他。因為她愛的不是小小的一個太太、一個小孩,他愛的是全台灣,他愛的是台灣這塊土地的一千九百多萬個人民。」

溫柔行不通,最終只好爆裂。4月7日那一天,警方已包圍雜誌社準備進行拘補行動,鄭南榕把自己反鎖在雜誌社總編輯室裡頭,用打火機點著了總編輯桌下的那三桶汽油,大火蔓延,火舌吞噬了他的身體,但抹滅不了他的精神,他說:「這一生,當導演,不要當演員。」他用憤怒的火舌,替人生最後一場戲劃下休止符。

還記得他在獄中日記這樣寫下:「我們是小國小民,但我們是好國好民。」在台灣的我們,或許真的好小好小,但是我們真的什麼都快沒有了,除了那一顆很愛台灣的心。

25個年頭過去,我們依然在為台灣努力。謝謝你鄭南榕,用真誠的心敬你,也謝謝你,接下來守護台灣的任務,交給我們。剩下的,真的真的,是我們的事了。

 

台灣加油,我們一定要更好
〉〉關於台灣的十個問答,我們要更好
〉〉殺死台灣的不是絕望,而是希望?
〉〉從丹麥的經驗借鏡!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讓台灣更好

文字:womany 編輯部/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