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於近日在立法院進行了街頭採訪,問問坐在立院前的他們,聽聽他們的訴求,受訪者的語調多半溫柔,神情卻是堅定,我們更想說堅強起來,才不至於失去溫柔。今天是3/30,太陽花學運將在凱達格蘭大道前盛開的日子,我們想回到服貿初衷,這一次我們勇敢且溫柔地站出來,是想要將來仍然能無愧於心的說我們是台灣人。(也來看看我們的服貿專題

3/18 一場爾後被命名為「太陽花學運」的抗爭活動悄悄地展開,為原本平靜無波的三月投下了一枚震撼彈。無論支持或是反對,台灣確實開始掀起了一股「服貿熱」,各地都有人站出來對這次的抗爭活動做出論述、表達觀點。而這樣的熱潮也蔓延至國際,不僅 BBC、CNN 等各大媒體都報導了這次學運的相關事件,在紐約也有一群人用實際的行動表達他們對於服貿的訴求

而 3/23 的行政院鎮壓活動,更讓我們經歷了一個驚心動魄的夜晚。大批的警力湧入抗爭的現場驅逐抗議民眾、甚至三度出動鎮暴水車來協助驅趕。不管到底是誰才真正持有所謂的「正當性」,不可否認的是:那一夜,讓台灣充滿了傷痛與哭泣。


抗爭群眾推開拒馬,進入行政院。(照片來源:Lisa Wu)


現場聚集了大批的警力。(照片來源:Lisa Wu)


鎮壓的後半夜,救護站一片人仰馬翻。
(照片來源:Lisa Wu)

這些天以來,各家媒體接續報導了許多帶有煽動性的抗爭畫面,以各種方式解讀著這次學運的意義,在這麼多意見、立場的資訊掩埋下,有多少人還真正記得最初想要表達的「溫柔的力量」?

是的,抗爭的現場的確充滿了許多激情的言論表達,但核心的訴求卻是以和平、冷靜、不要流血衝突的方式,希望政府可以出面回應他們的抗議,進行一場公開而尊重彼此的對話;但現場也不乏許多想要好好了解這樣訴求的始末、理解彼此想法的群眾。(拿出理性和社會對話:殺死台灣的從來不是絕望,而是希望

3/30 是太陽花學運要身著黑衣走上凱達格蘭大道的日子,我們並不清楚結果會如何,但希望大家在心底和行動上都秉持著一如以往的溫柔與冷靜,以和平並有秩序的方式進行遊行。因為不管怎樣,最終的目的就是讓台灣變得更好而已!(也來看看:台灣要末日了嗎?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讓我們聽聽,現場的柔性聲音!


「我想讓孩子從小就了解爭取自己權益的重要性,真切地去感受和體驗這件事。」

如果這幾天你有到立法院的現場,一定可以在入口處看到一處很特別的帳篷區,有許多的爸爸媽媽帶著小朋友圍成一圈,用繪本或團體活動的方式認真的上著戶外公民課,他們是親子共學團體。

「其實我一開始並不了解服貿是什麼,但是我也不想就這樣懵懵懂懂的,讓我的孩子接受被政府輕率決定的未來,所以我選擇到現場來,實際去了解到底學生們在抗議什麼,而服貿到底會對我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

受訪的曾小姐受溫柔卻堅定的口氣這樣對我們說。她覺得無論支持或反對,都應該到現場好好的用自己的眼睛判斷,而不是被媒體所呈現的單一視角侷限住想法。

我們繼續詢問她為何會想帶著孩子前來,她笑著對我們反問我們:這不是最好的行動公民教室嗎?

「會帶著孩子前來是希望他們從小就能自己去體驗和討論公民與人權,因為孩子並不是大人所想的什麼都不懂,而是需要有啟蒙和引導,讓他們懂得正視自己的權利和義務。」(其實,孩子比我們想像的懂得更多!


「多麼害怕當隔天醒來,國旗換了,而我們再也不能稱自己是台灣人。」

走在青島東路上,我們意外的訪問到一位人本基金會的老師-想想,她表示其實前幾天都只在家裡看著直播,直到今天才走上街頭來看看現場的狀況,然後很驚訝的發現現場的狀況真的不像報導寫的那樣,人數比出乎意料的多。

「我姐對我說了一句話:難道你不怕隔天醒來,國旗就換了,然後我們再也不是台灣人了嗎?這讓我覺得好像不能只是再坐在家裡觀看、漠視這件事的發生。」

她希望政府真的能好好的出來聽聽人民的想法,而不是繼續在自己的小圈圈裡作著自以為正確的決定。(我們都必須學習,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我的畫筆,就是我最大的武器!

Lisa 是一位臺大法律系畢業的女孩,這幾天都在街頭為願意來了解服貿的群眾做個人速寫,當我們要訪問她時,她的身旁還放著未完成的畫作,她說這是她可以做到的、感謝大家願意站在這裡關心台灣未來的小小心意。


「不要打了、後退、後退、不要打了!」(畫作來源:Lisa Lisa House

因為她的專業背景,所以我們請她從法律的角度來聊聊,政府所辦的二十場關於服貿的公聽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政府不是說辦了二十場公聽會嗎?關於這個說法,我想先回到『為何是舉辦公聽會』這件事上來說,其實台灣的公開爭端解決機制有三種,分別是公說會、公聽會及聽證會。撇開僅只是用於宣布行政機關命令的公說會不談,政府選擇辦公聽會這件事本身就稍嫌取巧,因為聽證會才會保障當事人陳述意見的權利,反觀公聽會,在程序上它並不像聽證會需要有嚴格的執行規章,包括主持人選任、會議進行過程都有明文規定;在效力方面,就連聽證會也無法『保障斟酌當事人意見』,更遑論公聽會了。

而且這二十場公聽會的參加門檻非常的高,等於是只有某些產業的極少數人才能參與,舉辦時間也常常遭到變動。但最令人無法接受、也令人覺得沒有保障的是:公聽會並不保證你的發言權,所以才會出現好不容易參加了公聽會卻沒有太多空間提出問題的狀況。許多疑問只能被收進書面裡往上呈交,最後發現那些疑惑根本沒有得到解決,整個服貿的內容還是跟當初一模一樣,這樣的公聽會不就跟宣布大會一樣嗎?一點也無法讓與會人的意見被採納,完全沒有意義!」所謂的公平正義,還存在嗎?

許台灣一個,充滿光明的未來!

無論用何種方式,我們內心想表達的,無非不是是對台灣的溫柔和愛,因為這是滋養我們成長的、屬於我們的家鄉。我們還希望有一天,我們可以用最驕傲的聲音說:「我們是台灣人」(推薦閱讀: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王小隸導演說:「在抗爭的過程中,我們心底充滿的是對台灣生活的珍惜。」(照片來源:C.K. Sogo)


經過這一次,台灣會變得更好嗎?
(照片來源:C.K. Sogo)


請不要忘記,這些夜晚支持我們一起坐在這裡的力量,是愛與溫柔。
(照片來源:C.K. Sogo)


還給我們一個,充滿希望的明天。
(照片來源:C.K. Sogo)

這一趟街頭採訪下來,我們的內心是溫暖的,因為我們發現台灣人仍然保有那種堅韌不摧的韌性。不管經歷多少恐懼和害怕,都掩蓋不了覺得黑夜過後便會充滿希望的相信眼神。

願這份對台灣的愛真的能遍地開花,帶我們找回盈滿著希望的明天!

本文作者:womany 編輯部/ Ting-Ru Hsie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