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多久,台灣沒有這麼憤怒了?靜坐在立法院的人,用充滿血絲的眼睛,看著遲遲不肯出來面對的政府。當我們正為了台灣的未來努力,是不是能請他們好好的給我們一個交代?好好地聽我們的聲音,了解我們為何憤怒?關於服貿,來看看這位爸爸寫給孩子的信,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孩子,大人的世界壞掉了,但我們正在努力修好它。(womany 服貿系列報導:一夜不眠的台灣憤慨:反服貿黑箱的現場直擊3/19 立法院服貿現場走訪,一堂真實上演的公民教育課五問五答,反服貿公民說什麼是民主從洪仲丘到服貿:遊行之後,為什麼我們得不到公平正義


給我親愛的孩子

大概在你出生前,你爸我是個不愛談政治,甚至是不愛去投票的那種人。

為什麼?可能是受爺爺奶奶的影響,總覺得政治這碼子事太黑暗、骯髒、虛偽,一旦攪和了人好像也跟著髒了一樣。

臺灣的政治環境和政客嘴臉令人失望透頂,官商勾結與媒體操作聯手合作下,選舉是場精密操作的角力計算。我常常在想,那個我們用選票選出來的人,在夜裡不曾對「民意代表」這個身份心虛過嗎?如果他真的是位「民意代表」,為什麼他們做出來的事情總是如此悖離民意,卻又能扛著「民意」的大旗毫無羞愧?


照片來源:吳拍子

是的,政治是管理眾人的事,我們為了「管理」,用選票選出一個帶領我們的人,又或者說,我們選出了一個人,他與另一群我們選出來的人,對內代表民意,對外代表國家,制定法律、條款,管理我們,告訴我們那些是我們要的,他們這麼做是為了國家前途。

但那真的是我們要的嗎?如果是真的,孩子,爸爸我今天不需要如此擔憂。

冰涷三尺非一日之寒,我的孩子,先別說我多麼擔心你的未來之外,同時我也必需要對你說對不起,今時今日的社會環境問題,不是爸爸我能解決的,甚至也不是你可以解決的,爸爸甚至也是這代人中汲汲營營只求小確幸的失敗者,無力為你的未來貢獻更多的心力,對於你面臨的嚴峻未來,我們只能用兒孫自有兒孫福這種消極語言來稍稍撫平對你的歉疚感。


照片提供:Ken Yang 

爸爸原來以為寫這篇文章給未來的你,是因為在歷史上的這一天,我們執政者和在野黨再次惘顧民意,一意孤行,通過了一個叫「兩岸服貿協議」的條款,但行筆至此,爸爸我發現我想寫這篇文給你的原因實乃源自一個已有了社會經驗的父親,對於下一代的生存與發展的擔憂與焦慮。

現在的你還太小了啊!小到電視頻道只會看22台到25台,小到只要吃飯時我轉到新聞頻道你就嘟嘴鬧脾氣了(爸爸看新聞的習慣也是爺爺在爸爸小時候吃飯養成的),你最討厭ㄅㄆㄇㄈ,甚至連注音符號組合起來後要怎麼唸你都不愛,但在歷史上的今天,那些密密麻麻的條文法令,甚至是那些懂得操弄條文法令的政客們,主宰著你的一切生活。

會有那麼一天,我會告訴你,我希望讓你知道,今天站在我們國家議事殿堂裡的叔叔伯伯阿姨哥哥姐姐們,他們身懷勇氣做著一件多麼重要的事情,他們不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你,為了他們的下一代,他們和我一樣,我有你,他們也有他們的未來,但光是爸爸只能在上班時在鍵盤上敲下這篇心情,而他們站在那裡,他們就比你爸我偉大太多。(來看看在現場的他們:立法院服貿現場走訪,一堂真實上演的公民教育課

爸爸我從來拒絕相信單方面的訊息,就像我從來都不會直接給你答案,總是要你再想想這題數學是怎麼來的一樣,相對的,歷史上的今天,有一群人站在那裡,昂然挺身面對國家機器、媒體巨獸,或許在這個過程中還有很多我們不夠客觀,或是沒有看到的事實真相,但我仍會選擇在未來的有一天告訴你,你現在的環境與未來是如何從過去構築而成的,我知道未來並不遠,你長大的很快。

我知道我給予你的觀念或是教育不會讓你擁有所謂的「國際觀」,或是「競爭力」,爸爸在被壓抑和填鴨的氛圍中長大,加上我也不愛你去什麼才藝班或是補習之類的,但爸爸我真心的期望你,未來除了要客觀的判斷事實外,更要在做對的事情上有匹夫拔劍的勇氣。對於這個國家,關於我們的政治,爸爸已經經歷過了三任總統了,其實事實的真相是不論誰做總統又或是誰做政治人物,沒有人不罵的。歷史上的今天,媒體報導人民闖入國會殿堂是因為執政黨強行通過法案,卻很少有媒體說到,在野黨杯葛阻擋對人民承諾的逐條審查,說到這一層政治手段或是動機心理...

爸爸說遠了。

我親愛的孩子,真的,在過去的今天,我整日關心著來自四面八方的各種資訊,不禁對你的未來、環境感到擔憂,更對自己的無力感到羞愧,但未來當有一天,你有能力,你也有勇氣的話,爸爸真心的支持你,為了自己的生存,去爭取屬於你的勝利,人民的勝利,以及民主社會公民的權利。(推薦閱讀:每天為自己寫一份勇敢

 

愛你卻無法常陪伴你的爸爸 民國103年3月19號。

 

那些年,我們一起用心寫的信
〉〉女孩寫給未來男友的信:你的愛會讓我成長嗎?
〉〉爸爸寫給四歲女兒最深的情話
〉〉給姐妹淘的一封信:我和夢想分手了
〉〉寫給妳的一封情書
〉〉遠距離:拿破崙的情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