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自從西蒙波娃說了那麼一句:「我們並非生而為女人,我們是成為了女人。」我們更開始反思身為一個女人的脆弱與美麗。而或許當我們拿男人的尺往自己身上量,其實忽略了女性真正無法取代的力量和價值。親愛的你,停下腳步,回過頭,我們不需要向世界證明什麼,女性獨有的力量一直在我們身上。(同場加映:年度女人智慧語錄,我們都是妳的力量


就算西蒙波娃再世,我想她也會承認,現代社會的女性們仍然積極奮鬥著在證明什麼,更糟的像是只能往前衝的前線士兵,不能棄械投降又無路可退。

去年臉書營運長雪柔.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出的『挺身而進』(Lean In)這本書,鼓勵女性毫無畏懼地在商業世界裡扮演更積極的角色,在職場上爭取更高職位或發言權,也在哈佛的演講中提及社會裡隱性的男女升遷比例問題,並以自身為例分享實戰經驗,我還記得北一女中還特地開了視訊邀請桑伯格與她們對談。(來看看那場對談:挺身而進!雪柔桑德伯格與台灣的跨世代對談

然而我想問的是,為什麼我們需要向這個世界(或者是男人)證明什麼?我們當然想要肯定自己的價值,但難道所有女性想爭取的價值都是一樣嗎?究竟高階主管裡女性比例少的現象,來自於自我設限還是那是大部分女性最後做出的選擇?我們向著空氣中挑戰的眼光揮拳,然後把自己弄得疲累不堪?

事實上女性的肩膀從未隨著女權意識抬頭而減輕,我們反而為了想證明自己『也可以』,攬了更多工作和責任—要顧家、生育、教養孩子、還要分擔家計…..這個世界並沒有因為妳分擔家計而覺得男人也應該花時間帶小孩。不可否認,相對於某些回教國家的女性,我們現在可以投票、可以自由展現身體、可以參與政治都是過往累積的革命成果,但也許真正阻礙我們繼續挺身而進的,卻是自己未曾明朗的心。

這並不意味著我們都要成為全職家庭主婦,的確也有很多女性喜歡並享受職場工作,只是我們不該消抹其他選項的價值。事實上許多社會問題源自於家庭,而女性的特質向來是穩定家庭的重要力量;我們敏感、細膩、包容、韌性,單身時溫暖伴侶,走入家庭更是為母則強。現實經濟絕對是幸福的關鍵之一,但是當我們拿捏平衡時,千萬別只為了證明什麼而死命地往職場衝鋒陷陣,因為女性能發揮的力量絕對不單有一個面向。(聽她怎麼說:身為女人的選擇

我們其實有非常多的案例可以參考。在歐洲,大家最不敢輕視的意見就是由媽媽們聯合起來的各種團體(有點類似台灣的主婦聯盟)。她們積極參與社會議題、關心食衣住行育樂,扮演政黨之外的監督力量,為的就是給自己和下一代更好的永續環境;更別提許多共學、自學團體主要成員都是女性,她們關心教育也親身實踐,影響力深入每個家庭與學校。

就連諾貝爾文學獎得主愛麗斯孟若(Alice Munro),她沒有各類豐功偉業,沒有遊歷四國的顯赫經驗,但身為一個愛寫作的家庭主婦,單憑她的觀察、同理心和天分,影響力也未曾減少。

英國鐵娘子柴契爾夫人,倒是開啟我們另一種省思。她在男性為主的政治領域裡叱吒風雲,但她也犧牲我們看不見的所有家庭與人際關係,直到她過世後才一一浮現出來。我沒有否認事業家庭都能『兼顧』的例子,但兩邊都完美的女超人畢竟不多,而『兼顧』絕對需要更多經濟實力支撐,最重要的是也沒人告訴妳兼顧就是代表沒有遺憾的均衡。(同場加映:鐵娘子 Iron Woman 柴契爾夫人的榮枯一生

我們拿男人的尺往自己身上量,忽略了女性真正無法取代的力量和價值;我們若需要別人給的相對位置肯定自己,那麼給我們再多權利都無法享受自由。

創造另一把量尺!挺身而進前,選好妳的戰場,一個能發揮妳最大價值的戰場;不為誰的評價,而是為自己想維護的某些人、某些價值而戰,那麼妳就是名垂千古的戰士了。

 

寫給女人,寫給妳,女人節快樂
〉〉永不重返愛情與婚姻:〖落跑新娘〗與落跑的女性主義    
〉〉穿著 Prada 的教授:美國學術圈的時尚生死鬥
〉〉學會失敗就成功,看六個成功女性的故事
〉〉女人的腋下不自由
〉〉2014 年女人可以活得多不一樣?讓他們告訴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