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新的駐站作家是來自香港的朋友鄺俊宇,他不但是香港議員,同時也是喜歡文字的作家。這個很酷的男孩,他的文字溫柔,希望陪你們走過每一次的戀愛大小心事。你有過分手後還是眼巴巴希望對方能回頭的想望嗎?分手了,不過他卻一直還在你的生活裡,你佯裝鎮定看著他過得比過去更開心,你在每一次和他擦肩而過的時候,多希望他能拉住妳的手...原來,分手不分開,是最殘忍的溫柔。(同場加映:最深愛的最寂寞,分手不聯絡的溫柔

分手,但未分開,起碼,我仍然有見到你的機會。仍然見到你,你也見到我,我倆,裝作沒有事發生。

演技真好,騙倒全世界,但彼此的疏離,騙不倒自己。

要習慣,不可太關心你;要習慣,不可太在意你;要習慣,習慣已經失去你。

但,教我如何去習慣?你仍然不斷在我的眼前出現,我要習慣的,不是失去你,而是習慣,我要繼續看見你,卻要逼自己忘記你。

「談起關於你的話題,終於可以不用缺席,甚至還表現得不再關心」

這種苦澀,點滴在心頭,總有一天,朋友們會知道你我分開了,但,我心存僥倖,希望這一天不要來,希望我和你,仍然有轉機。所以,對著你,我保持一貫的親切,我奢望,會因一兩幕的感動,你會願意開口說:「不如,我們重新開始?」

可是,沒有。

這個「不如,我們重新開始?」的時機,隨著時間的溜走,好像越來越難了,諷刺的是,我仍然經常看見的你,好像沒有什麼事發生似的,你繼續交遊廣闊,我繼續一個人在痛。是你的演技好得能騙過我,還是,沒有我,你的生活,反而會過得更開心?我應該要祝福你的,但,當我發現你沒有了我,生活如常,好像一點變化也沒有的時候,我越感到自己的渺小。

「原來分手是需要練習的,等時間久了會變勇敢的」

很傻是嗎?對,我曾以為,你起碼會為我而失常一下,然後由我冷靜的安慰你,可是,跟想像的完全不同,有人失常,但不是你,而是我。看到你會痛,又卻不斷的看見你,我終於受不了,在你面前,我把數天來的委屈爆發出來:「你知道我有多難受嗎?」

我哽咽,而你,則一臉冷靜:「你不要這樣子,好嗎?」

「我不要這樣子?不如你試試看?」我好激動:「我好喜歡你,喜歡得不得了,然後,你不要我了,但,我們繼續要這樣子相見,你教我,我怎麼可以不要這樣子?」

你默然,我喘著氣:「是我傻,是我蠢,你可以這樣子,而我不可以。」你的表情告訴我,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痛。

「我也好想,」我的淚,缺堤般傾瀉:「像你這樣子的冷。」

對,是我不及你的理性,可以如此冷靜把痛與生活分割,拜託,我不能再看著你,繼續裝沒事的微笑,繼續與你相處和諧,繼續看見你而不愛你。

「海闊天空,不殘留一點痛,回頭看怕懦弱,往前走怕墜落」

我,可是曾如此深愛你。還在加熱的開水,怎能瞬間結冰?

你要是決定離開我,可以打從這秒起消失嗎?

不要再折磨我了,我投降,請讓我靜靜的療傷,可以嗎?分手不分開,痛,根本沒有離開過。我相信,只要給我一段時間,讓我不再看到你親切的臉孔,聽見你溫柔的聲線,得知你近況可安好,我,可以漸漸忘記你。

可以給我練習分手的機會嗎?請你,暫時在我的生活裡消失一下吧。讓我好好學習,學習你的理性,學習漸漸不愛你,學習不再因你而痛。

「但我一定能學會,在想你的時候,不難過」

獻給每一個想往前走的你們,A-Lin《分手是需要練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