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你跳過探戈嗎?有人曾說過探戈是給相愛的愛侶跳的,因為得貼著對方的心跳,順著另一個人的脈動,舞進音樂裡頭,這樣的舞沒有默契是做不來的。其實戀愛的過程何嘗不也像在跳舞呢?我們在人海裡尋尋覓覓,只為找到那個能和我們心跳相依的靈魂舞伴,來聽聽 womany 來自香港的駐站作家汪子的分享。


有什麼被這更性感-妳和他來一支探戈?就在眾人的目光中,妳只定晴看著他,雙腿與他交纏,輕輕的勾著他腳踝位置,再順著舞步,將身軀倚在他身上,腰肢隨著他的腳步款擺,那樣的熱情與傾心,只為眼前一人。

有人稱探戈是「舞池上的性愛」,的確。所以在不同的探戈工作坊上,大家也會先喝點酒熱熱身,因為接下來的舞蹈,除了自己的舞伴,也會跟別人跳。只是在我心中,探戈的最佳演繹方法,還是與心中最重視的人,以纏綿的姿態躍出只屬你倆的步伐。

探戈從來都不是一種存在著距離感的舞蹈,音樂響起,妳的臉龐貼著他的,他的呼吸就在妳鬢邊,輕輕地,跟著樂曲或重或輕地一同奏著;扭動的每一刻是雙方身軀的相溶,他揚展手臂,將妳拉開的一瞬,彷彿是割走身體一部分的痛楚。妳旋一下,他屈起單膝迎接妳挨近的嬌柔胴體,無論如何,兩人的手心依然緊貼,像銘下生死不離的盟誓。妳揚起頑皮的笑容,高跟鞋在他的雙腿中間穿過,划開他雙腳的距離…舞畢,妳的喘氣聲與他的交融-來啊,誰敢說這不是一場抵死的纏綿與極致的歡愉?

我曾經上過一次探戈課,經驗卻不是美好的。我與他,原來都不習慣,那樣的纏綿相貼。我總是執意拉開彼此的距離,也接受不了與他耳鬢廝磨的感受-歡好並不是難事,只是我們跳不了一支探戈,一支也不行。(同場加映:現代舞蹈皇后 碧娜 鮑許 Pina Baush

老師傳來訊息,問「上課感覺如何?想繼續學下去嗎?」我看看身邊呼呼大睡的他,關掉手機。

是什麼原因呢,他那樣地愛我,我們卻連一支探戈也完成不了。我記得他說過的「你啊,跟著我,不要反帶著我可好?」我一直都在想,原來是我不適合。

我放棄了那樣地令我心醉的舞蹈,直至我看到這段來自電影「愛,隨心所欲」的片段。女主角向丈夫邀舞,剛剛得知妻子於美國曾經的醜聞令他推卻了-那是怎樣的難堪,被自己的丈夫在眾人面前拒絕。這時,丈夫的父親,也就是 Colin Firth 走出,向她伸出手,在旁人眼中,與拯救者無異是吧。

可是當音樂響起,他們踏出第一步,妳才會知道,到底是誰成為了拯救者-電影中的 Larita,以一個美國寡婦的身份嫁入英國傳統家庭,彼此的文化差異與不了解讓她喘不過氣;只是讓她真正出走的,不是因為種種的奇異目光,而是因為她不能做最原始的自己。

婆婆的不了解,小姑們的排擠,旁人的非議,她也可以容忍;可是她的丈夫,那樣地曾經不顧一切娶她的男人,卻在眾人竊竊私語時,拒絕她並遺下她在舞池中央、人群的中心。

她轉過身來,看見公公-那是一個曾經也熱情如火,只是被世事、戰爭磨練得世故圓滑的男人;最初兩人的臉龐相貼,也不過是舞蹈的要求而已。慢慢地,她款擺著腰肢,展開自己的胴體,雙腳或前或後之間,她的微笑,其實是最甜蜜的邀請,「來吧,讓你最真實的我,與我共舞」。

她帶領著他,以肢體及笑容鼓勵他帶領自己的舞步,跳出自己主宰的步伐。她的舞姿,打開了他緊閉以久的心與身。只有投入情感,才能在人群之中,以情侶的姿態搖擺。

我想起他的一句,「你啊,跟著我,不要反帶著我可好?」我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卻沒想到,是因為我們都不能磨合出兩人間最親密的步伐。探戈的傳統,的確是由男方作主動,可是看完了片段我才發現,只要二人心靈相通,誰領舞誰作主,不是最重要。我們的焦點,從一開始就錯了。(學習,從一個人的精彩到兩個人的圓滿

我需要的,不是一個關係中的領袖,不是權威性的指導,不是全面依賴的對象,而是一個即使我被圍剿,你也甘願與我起舞,一同感受彼此腳下步伐,並且無論如何,也不放開我手心的伴侶。

我決定了,重新整理自己的時間表,開始我的探戈課。有人會問,妳身邊沒有人,怎樣跳下去呢?

親愛的,看看片段吧-被丈夫難堪的拒絕後,Larita 本就打算自己一個完成這支舞。不必害怕尷尬與悲傷,與之共存吧。只要妳邁開腳步,妳就會找到自己的曲子,跳下去,妳的舞伴就在不遠處。(也記得,不合腳的鞋,放下吧

 

寫給所有曾經受過傷的我們
〉〉妳不是愛不了,而是不想再受傷
〉〉給我一個理由忘記
〉〉為什麼失去了,還要被懲罰?
〉〉你真正該放下的,不是他
〉〉一輩子都親密不了的戀人關係

感情問題專欄裡頭,和我們聊聊你的大小戀愛心事

圖片來源:「愛,隨心所欲」電影劇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