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身為在台灣這片土地上的台灣人,我們從小跟著台灣一起長大,你會不會偶爾也覺得,這塊土地什麼時候從我們口中的寶島變成現在人人懷有怨懟的鬼島國外背包客都說喜歡台灣的悠哉休閒氛圍,港澳人士紛紛想移民到這片樂土,我們卻恨不得趕快逃出去,到底這之間為什麼會有這樣的落差呢?聽聽 womany 新的駐站作者 Wacow 怎麼說!(同場加映:台灣該走還是該留?


日前有則新聞,說台灣成為港澳人士移民的熱門選項,還有個臉書專頁叫『撤退到台灣』,新聞中大略指出台灣的友善和環境讓港澳人覺得熟悉,另有採訪了一位移民者,發表台灣競爭力較低、退休人士較多於年輕人的意見。

這些年,從亞洲四小龍到現在只能號稱『友善』、『文明』的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我們的自信靠著國外背包客說的台灣好,就能真的大言不慚?還是搭電扶梯靠右的文明表現,象徵著社會進步與發展?

那為什麼我們還這麼悶?除此之外,年年難過的日子還要多久?

我想是因為我們誤會好人的定義、導致『好人』太多的關係。

好人的樣貌有非常多種,每天都圍繞你我身旁。好人可能是公司裡毫無存在感的同事,沒什麼功勞也沒做什麼壞事;也可能是隔壁什麼都逆來順受的鄰居;或者是每天經過玉蘭花攤都買一朵的人;還有笑臉迎人每次都多送你一把蔥的菜市場阿桑…。但好人同事無法被分配重要任務,每天準時下班回家但你累的像條狗;好人鄰居不敢檢舉隔壁工廠排放污水,反正每年都有小紅包可收;每天都買朵玉蘭花的人剛對公車司機罵完三字經;那個賣菜阿桑其實收攤後都把垃圾亂丟一通。

這樣的好人氛圍擴大層面來看,讓龍應台部長的野火燒盡、一年出國上百萬元;讓李安大導演評完金馬只敢說台灣的電影沒有氣;我們要公務花費買 htc 挺國產手機;每年跨年晚會煙火只能越放越多;連甘比亞跟我們斷交都是賈梅總統難以捉摸!經濟蕭條搖頭嘆氣時會說馬總統是笨蛋,但笨蛋總比貪污好,還有誰也不能批評『看見台灣』這部片子,因為齊導已經傾家蕩產地愛台灣了啊!(看見台灣?台灣不是鬼島而是值得守護的寶島

我們是這樣的躲在好人樣貌背後,什麼事情都可以似是而非。回頭看看每天職場上的會議裡,是不是也曾因為顧及同事情面、因為不想破壞氣氛而讓最後集體決策標準下降甚至偏離主題,也許事後大家評論不斷但仍只好照著最後共識做出『越做越錯的決定』?

在 Rolf Dobelli『思考的藝術』一書中提及『不作為偏誤』(The Omission Bias),大意是說舉凡作為與不作為都能導致損害發生的場合,便會出現不作為偏誤,因為不作為所造成的損害,對一般人主觀來說似乎比較無害一點。活生生的例子在社會新聞裡屢見不鮮:大陸女工在街上活生生被打死但周圍無人報警、美國也曾發生暗夜街上搶劫,周邊上百戶人家都是目擊著也無人報警…。也許看新聞時會覺得不可思議,但我打賭你不會覺得那些圍觀的人跟行兇者一樣的可惡。所以不知不覺地,在重要關頭時刻,我們都放棄了改變什麼的權利,或者催眠自己就算我說了也沒有用,然後做一些無關痛癢的小善事安慰自己:我們是善良的、我們是好人。

好山好水出好人,好人好心好社會

我們常說的『情理法』是台灣普遍價值觀裡認為評斷事情最好的方法,若大家把這三個字垂直堆疊起來看,『法』不是在最後一個,而是在最下層、也就是最基本最重要的基礎,唯有『法』弄清楚了,再加上『事理』討論、最後才把人情世故考量進去。然而一般人卻以為最先要談的應該是『情』,而這也是為何『好人』如此多,我們卻每天被『好人』氣死的最大原因!

考量『情』最大的意義在於表達時的態度,用同理心做出發點溝通事情的道理並進而達成最高標準的決議共識,而非一味的講人情顧人情卻忽略事情的本質。人情是自我利益下的產物,絕非追求真理時的必要條件。

若你問我真正『好人』的定義是什麼,我會說:當面對生活裡的每個決策時刻,不論大小都秉持自己良心、並發揮自己最大的能力所完成的決定,那麼就是個真正好人。而我相信,這種的好人才能把台灣社會的螺絲再次拴緊,才能讓台灣重返榮耀;重振台灣不靠別人,靠你我自己就行了,下次碰到這類品種的『好人』,請勇敢的和他站在同一陣線,自我進化成這樣品種的人,好嗎?(同場加映:2013, 台灣過得好嗎?

 

關於台灣,我們想要告訴你
〉〉台灣要末日了嗎?寫給台灣的十點疑問
〉〉當台灣變得像一座圍城
〉〉台灣年輕人,其實你們很棒
〉〉為什麼 MIT Sloan MBA 只錄取一個台灣人?
〉〉台灣,不該只做個固步自封的海島小國

更多關於台灣的話題,請來看 womany 的台灣專欄

本文同步刊載於聯合新聞網 udn專欄/WaCow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