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在科技進步的現代,層出不窮的通訊軟體以及手機型號,越來越多人都覺得科技的進步好像反而讓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更加疏遠。也有不少的研究報告針對這樣的假設進行實驗,看看這個研究報告,或許對於科技讓人孤獨這件事你會有新的看法!(偶爾放下手機:10個讓你過得更自在的小練習


放下手機電腦,辭掉工作,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摒棄簡訊微信,狼毫宣紙,談一次奮不顧身的愛情!在此之前還有一句:科技讓我們更孤獨,我們成了手機的奴隸,我們快要淹死在訊息的汪洋之中了。

關於科技對於人類的影響,各種研究層出不窮,比如喬治亞理工大學的教授 Ian Bogost 寫了一篇題為《The Cigarette of This Century(世紀之菸)》的文章,指美國加州居民的吸菸比例下降不是因為禁菸法,而是由於智慧型裝置的興起,我們開始頻繁查看手機來緩解我們的社會焦慮,在此之前,人們用香菸來安撫心情。(推薦閱讀:讓自己不焦慮的10個好方法

也有科學家發現,導航和電子地圖使我們的方向感更差,自然而然地,科技讓我們更孤獨的論調也被提了出來,網路、電子郵件以及社群網路使人們分散化。比如麻省理工學院的 Sherry Turkle 教授就認為科技壓抑了人們的交往。

《紐約時報》寫道,社會學家 William H. Whyte 早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就開始了一項實驗,用長時間的攝影來觀測人們在公共空間的行為習慣。透過對行為習慣的分析來改變公共空間的規劃,以使人感到舒適。秉承著 William H. Whyte 和助手 Fred Kent 留下的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 實驗方法,Keith Hampton 開始嘗試以觀測數據來回答科技與孤獨的關係,而不是一種感性上的模糊認識。

上個世紀 90 年代中期,Keith Hampton 還在多倫多大學的時候,就參與了一個由微軟、IBM 等公司資助的研究計劃。在多倫多的一個社區,裝配有高速網路,最先進的電腦,還有視訊會議以及音樂分享工具等超前的軟、硬體。

Hampton 發現,與其他還處於撥號上網時代的鄰居相比,這些擁有先進連線裝置的人反而有了更多的聯繫,人們互相問候的次數更多、彼此頻繁地通電話。不止如此,他們透過論壇發起線下活動、組織保齡球聯賽,甚至協同工作,一起處理汽車超速和物品失竊這些事情。結果顯而易見,社區活動顯著增加,科技讓人 們聯繫更緊密,而非更分散。

Hampton 輾轉至麻省理工學院、來到賓州大學後(他現在是羅格斯大學的副教授),開始用研究回答與科技懷疑論之間的爭論,而關於科技讓我們「更」孤獨的論調,也要從歷史的角度去對比研究。

Hampton 認為,我們都喜歡把過去理想化,仿佛雞犬相聞、阡陌交通的過去總是落英繽紛其樂融融。對於前同事 Sherry Turkle 的結論——車站裡大家都在玩手機,沒有人交談啦,所以我們比以前更孤獨啦——Hampton 不甚同意。(用科技拉近距離的例子:打開小叮噹任意門,歐洲就在你家隔壁

按照 Project for Public Spaces(PPS)方法,Hampton 和他的學生在紐約、波士頓和費城架起攝影機觀測公共空間,透過 2008 年到 2010 年 3 年間的積累,Hampton 收集到了 9173 段、每段 15 秒,總計約 38 個小時的影片。Hampton 和他的學生總共用了 2000 小時來分析素材中人物的特徵,包含性別、組織規模、是否只是閒逛和使用手機的情形。 

上圖就是影片中的截圖樣本,紅圈內代表是有群體的人,而藍圈內則是使用手機且單獨的人,對整個環節的統計後(該截圖樣本不能反映動態過程),26 人中有 19 人是屬於群體、15 人是女性、3 人在使用手機。這 3 人並不屬於群體,逗留的時間也更長,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孤獨」。

更多意義上,是「孤獨」導致他們玩手機,而不是玩手機導致「孤獨」。

當然,單獨的一個統計樣本不能算是研究成果。對所有 9173 段影片,Hampton 採用數學和程式進行精確統計,以「物理接觸、明顯討論和集體行動」為標准判定,並且多個程序員查看相同內容,確保認知匹配和數據准確客觀。

在這些海量 15 秒的樣本裡,使用手機的情況比 Hampton 預想的要低許多,在所有樣本中,只有 3% 的人被拍到在使用手機,比例最高的 Bryant 公園西北角,使用手機的比例是 10%。同時,這些手機使用者單人出現的比例更高,而在群體中的手機使用者也沒有沉浸其中而忽視身邊的同伴。

同時,Hampton 的研究還證明了,人們比以往更願意在公共空間出現,而不是更宅了(基於美國的統計)。有 7% 的人選擇在同一個地方逗留 15 秒以上,我們可以理解為他在閒逛,而 30 年 William H. Whyte 留下的影像裡閒逛的人很少。其中手機使用者往往更喜歡「閒逛」。同樣證明了,不是因為玩手機而「孤獨」,而是因為「孤獨」才玩手機。

在公共空間,我們與他人的互動程度也在提高,在 1979 年的 PPS 影片中,32% 的人是單獨的,而在 2010 年的統計中,此一比例降低成 24%。

和 Hampton 意見相左的 Sherry Turkle 也承認,Hampton 結論是正確的,不過僅限於他在公共空間裡的觀測結果。而比較私密的家庭環境中,這項結論有他的局限性。同時,因為每個樣本是 15 秒,但人們使用手機的特性是次數多,時間短,往往只是瞥過一眼。正如前面提到的,手機類似於「電子香菸」,只需看一眼的動作來緩解社會焦慮。這項研究的另一個意外發現是,女性在公共空間出現的整體比例比三、四十年前要更多,而購物區的女性比例則有所下降。

而那些疾呼手機、平板電腦讓我們更孤獨的人是否可以想一下,孤獨這麼主觀的情緒究竟是什麼造成的,真是科技?還是一顆封閉敏感的心?(同場加映:旅行的孤獨感,來自連不到網路?

 

覺得孤獨怎麼辦?
〉〉去度個假吧!
〉〉學習孤單,但不孤獨
〉〉〖被偷走的那五年〗你從來,就不孤獨
〉〉5個要訣,讓你在職場也能交到姐妹淘
〉〉你今天 Me time 了嗎?

本文轉載自 IN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