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一月的傳奇作者田定豐,曾經是種子音樂 CEO,成功的背後其實有著許多黑暗的故事,像趨光一樣,他總是努力向前跑去。當年的他,曾寫出了一首一首膾炙人口的好歌,而那些好歌的背後,其實也都有著不為人知的辛酸。還記得張信哲的那首「我最愛的女人」嗎?他想告訴你,背後其實有這樣的一個故事....(你該認識的名字:田定豐的溫柔革命,在黑暗裡向光跑去


我想不起來,究竟有沒有因為失戀而痛苦過,還是因為真的很痛所以遺忘了?

直到前幾天,和她在東區一個咖啡店偶遇,我才想起這個已經深埋10多年的「失戀記憶」。(同場加映:遠離失戀的最佳途徑:接受失敗

那年,我25歲,在朋友介紹下,遇見了一個在視覺藝術表現很有才華的小憶,小憶有雙令人無法直視的眼睛,眼神背後的靈魂更是令我無法抵抗!我們談音樂、談藝術、也談人生。我喜歡看她工作的專注神情,也喜歡他談起社會議題,總有一種正氣凜然的堅決,但卻也能撒嬌似的,縮在我身上放肆她的慵懶。她是一個很有自己想法的女孩,我們總是能聊到欲罷不能,就像是天生註定的「一對戀人」。

有一天,她突然告訴我:「我上一段感情還有一點殘留,雖然我們談分手了,但對方沒有放棄,但我會處理,你會介意嗎?」我會介意嗎?心裡好像有一種酸酸的感覺,中和了這些日子以來的甜蜜。但愛不就是要能經歷這些考驗?更何況,我也做不了結束的決定不是嗎!(也來看看:給情侶的20個戀愛秘密:關係是互相的

幾個月後,我們仍處在一個模糊的關係當中,我們到底是情人還是朋友?還是什麼...?有一天,我的同事告訴我小憶其實和前男友,仍然保持著若即若離的狀態中。而他和我的狀態不也是「若即若離」?我從來沒有讓感情凌駕在我的理智之上,但這一次,我不知所措。 那晚,我開車載著她到陽明山晚餐,在飯桌上有一種詭異的無言,誰也沒有主動開口打破這個僵局,好像突然有種默契,誰先開口誰就會先說了再見。(讓人在意的前任:前男友,無緣的遺憾

結束晚餐,我沒有開往回家的路上,反而一路疾駛到更高山上的小油坑。這一晚的小油坑,被大霧籠罩到伸手不見五指,我牽著她的手,走向一個看不見的路上,全身佈滿著水氣的寒冷,直到我們的頭髮都濕了,才停下腳步。藉著路燈從霧氣裡透出微弱的光線,我才看見了她分不清楚是水氣還是眼淚的表情。

我突然心裡一陣刺痛,將她擁進懷裡,但此刻全身顫抖的卻是我,這是我第一次為了感情不能自已的掉淚。(其實,愛情真的不是鬼遮眼

那時,我才懂得愛情裡的「痛」,而心裡當下決定放手的,卻是我。再見到小憶時,我們只簡單聊了一下;她已經是一個孩子的媽媽了,臉上看得見歲月的歷練,眼神也已不復當年的篤定銳利,而多了身為人母的溫柔。

讓我想起了,那個陽明山夜晚第一次的失戀,成了當時我寫下的一首歌詞,也是我年少輕狂的句點。這首歌是當年張信哲專輯收錄的一首歌:我最愛的女人。

看我們的愛度過多少個秋冬,
這一段歲月妳傷不傷痛,
看多少相愛的人能成為永恆,
是不是情人,如果再相逢。

我最愛的女人,妳會不會愛我,和我過這一生
難捨又難分,我最愛的女人
妳已經變成了我無法再做的夢 我想我只能說 JE T'AIME MY LOVE

妳那不定的感情,我已決定從此不必有妳同行
JE T'AIME MY LOVE
糾纏好久的感情,你又要我如何分明


張信哲金曲,田定豐填詞:聽歌,緬懷失戀的那一刻。

 

關於第一次,你也有話想說嗎?〉〉【一月徵文活動】第一天,第一次,我們陪你

失戀,怎麼會不痛?
〉〉給剛失戀的妳和你
〉〉狠狠哭過,才能最快活過來:失戀療傷電影片單
〉〉都是你,讓我感到寂寞
〉〉寂寞寂寞,好不好?
〉〉不愛了,其實就是最好的答案

來看看田定豐的趨光行動募集

圖片來源:田定豐 Facebook 粉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