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來自桃園的女孩怡采來信,看到這次的第一次徵文活動,她想和我們分享她第一次塗鴉的經驗,想和我們分享當聽到學校美術老師給出的「塗鴉計劃」內心的興奮,以及拿起噴漆創作的自在,及最後的成果分享,一起來看看她的第一次體驗,讓我們更加認識藝術創作的美麗。(也來看看國外的美麗塗鴉:噴漆塗鴉文化的小玄機 Graffiti


對於塗鴉,一開始我只有一個粗淺的概念,像是課桌椅上用立可白畫的相合傘,或者是路邊常見的鐵捲門上的簽名。(也來看看:【去去倫敦走】聽見東倫敦,每個塗鴉都大聲

隨著年齡漸長,我慢慢地愈來愈喜歡「不被允許」、「不被認可」的事物,不過,雖是這樣說,我也僅僅是欣賞這類事物,還沒創作這類事物;直到去年夏天,我們學校的美術老師們特別為有意願參與的學生提出了「塗鴉 project」,讓學生直接在美術教室外塗鴉。我以前只有在木桌桌面用刻刀刻過一些樣式簡單的圖案,因此,當我得知可以在大面積的牆面塗鴉時,這樣難得的機會讓我興奮不已!

在蒼穹與豔陽的相伴下,我創作出兩幅作品。

左方面積較小的作品是〈「有趣」度量衡〉,我覺得藝術有很大一部份重點在「有趣」,有趣不一定是指讓人放鬆或休閒,也可能是很嚴肅、緊張的,但是,你就是會覺得「有趣」。如果不有趣的話,便會失去想去「玩味」的興致。(推薦給你:天空的美好塗鴉風景 Roots Art

雖然我沒把度量衡畫成最初我想要的精緻模樣,反而是粗糙、帶著點孩子氣的,但我後來想想,這就是我的作品囉,有點拙,但我覺得滿有意思的。

右方面積較大的作品是〈CFI〉,CFI這三個英文字母分別代表了我對於創作的三個要求:Creative(有創意的)、Free(自由的)及Inspiring(具啟發性的),當時在創作時,我的想法變動很多次,最後我決定還是隨意地去畫就好,畫爛了就隨性地補一下、蓋一下。說不定自己覺得的「錯誤」,看久了也變得很可愛。

感謝這個塗鴉project,讓我得以藉此機會讓我的作品第一次在公眾場所露面;當我看到有人駐足在我的作品前默默沉思,或與朋友討論這幾幅塗鴉的意涵時,那是我最滿足的時候,無論他們是否同意我的想法,我都覺得開心,因為我已經成功地讓「討論」發生了。有討論、互動,藝術便開始在人的心中翻攪,人因此而產生了更多元的看法。

我相信這是我創作生涯的開始,今後,我也會繼續創作有CFI特質又有趣的作品!(支持台灣藝術創作,來看看田定豐的故事

 

關於第一次,你也有話想說嗎?〉〉【一月徵文活動】第一天,第一次,我們陪你
來自香港的女孩的第一次故事〉〉第一次,一見鍾情,第一次,放棄你

充滿生命力的女性藝術家
〉〉凝觀自己的女性藝術家 芙列達.卡羅
〉〉藝術家:日本大師村上隆的接班弟子 高野凌
〉〉精神病藝術家:草間彌生
〉〉精湛細膩的剪紙藝術:李寶怡

本篇作者:陳怡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