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womany 新的駐站作家 Samantha S,現在於紐約從事藝術管理工作。這是一封她寫給自己 25 歲的一封信,對她而言 25 歲發生了一連串的大小事件,或許曾經混亂,但走過 25 歲的她也體認到:「最值得紀念的第一次,是跳出舒適圈的恐懼後,仍然不斷前行。」一起來看看她的故事。(她的第一次:第一次,一見鍾情,第一次,放棄你


你還不認識我,所以先讓我跟你說另一個陌生人的故事:上上個禮拜我認識了 Stania,從事古董珠寶拍賣業、年約五十的她美得很真實,不是說你看不出來她有些年紀,但她臉上的痕跡和少許的灰髮完全不減一絲性感,總是讓人驚豔。她來自捷克,已經在紐約住了三十年,她說剛到紐約時年少輕狂,而八零年代的紐約正是一場盛大的派對,各種我以為只有在安迪沃荷回憶錄裡才會出現的事情,只是她記憶裡略顯模糊的青春。(同場加映:〖大亨小傳〗極盡奢華服裝 紐約展演

當我們邊吃巧克力邊聊天,思緒已經飄到很遠的地方。她頓了一下說:「我不懂現在年輕人一件事情(她用一種把我當作她朋友而不是另一個小朋友的方式說著):他們想要玩卻不敢全面失控,他們想要傳奇卻不敢挑戰,對我來說好玩的事情不用長久,一晚也好,但我絕對全身沈浸于那種瘋狂,我不止淺嚐。然後回到現實中,把那些瘋狂轉化成對於生活的熱忱。」(演員:人生,值得為自己瘋狂 陳意涵

一些時間過去後我卻仍時常在想 Stania 的話,尤其當思緒不斷在下沈。2013年對我來說起起伏伏,25歲生日、在荷蘭念書、和交往五年的男友分手、獲得紐約的實習工作、很親近的外公過世了,不覺得發生的所有事情有所謂的好和壞,我試著擁抱一切,但最近一直在想:「十六歲時,以為二十五歲時我已成就許多、已不再迷惘。然而十六歲時對於許多事情的確認其實比任何時間都多,曾經以為唯一可以只是唯一,現在我能說肯定的只是這條路(往未來一指)只會更加混亂而非更清楚。」(Cheers!敬有點迷惘彷徨的20幾歲

過去這一年把自己不再需要的東西都丟掉了,不管是人、是物、還是事。建設從毀滅起,現在也豁然自覺處於個家徒四壁的狀態,把牆都敲碎了,冷風起只有自己可以取暖。我能理解錯誤是必經之途,由於過去太過於害怕犯錯,把自己包在一個看似安全的環境裡,卻是溫水煮青蛙,我知道錯誤是敵人更是朋友。我知道,但,仍然很害怕。

25歲的第一次太多了,但 Stania 的話讓我理解最值得紀念的第一次,是在跳出舒適圈的恐懼中仍然不斷前進。(也來看看:豁出去!真正的世界在舒適圈外面

這個第一次我重複好幾次才成功,就像是站在瀑布前時扭捏不敢跳水,試了幾次才奮不顧身地跳下去,跳進那深深的水潭之中,然後盡情游泳。25歲這一年和過去所有日子相比之下,讓我理解到:「活著確實是一場夢。」

不是說理智不重要,這些界限它們非常重要,但在設定好一些原則後,更重要的是奮不顧身地投入,讓所有世界的瘋狂和痛苦洗刷自己,讓一個很渺小的自我跟過於豐富和混亂的社會連結起來。我理解到未來就是現在,所有每一個瞬間和當下就是最美好的,所有理所當然的陳腔濫調自己經歷過才特別。所以喜劇演員 Louis CK 開玩笑說:「女人是在自己的夢想被自己身體裡製造出來的小孩給踐踏、毀滅後仍能繼續生活後才成為真正的女人。」(推薦閱讀:15個替女人爭一口氣的珍貴瞬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