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台灣,該走還是該留,也是最近你心中有的疑惑嗎?不停被打壓的薪資水平、世界前三高的工時,上班打卡下班責任制,無法取得平衡的工作與生活優秀人才不停出走...但是台灣真的這麼糟嗎?womany 新特約作者 Google 本週要和我們分享在他眼中,台灣和新加坡的差別,以及台灣可以更好的方向。(延伸閱讀:台灣人,你為什麼這麼忙?


前幾天看了一篇文章,內容大致是說,某某人身為一個美國 ABC ,最後決定留在台灣生活,很多人問他為什麼,他回答說:因為美國在很多方面都已經進入結構性的錯誤,導致公務體系失靈,政治受到誤導和偏差,以前陣子美國政府關門事件為例,就可以看出許多徵兆。而他認為台灣許多方面還有救,而且台灣提供相對方便和舒適的生活,所以決定留在台灣。(延伸閱讀: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這讓我想起很多年前看過的一本書,叫做震撼主義。作者 Naomi Klein 認為,過度放任的自由經濟市場,造成原本在社會上資源相對豐富的人,有了更大的機會和理由去歛取財富,並且社會漸漸形成一種她稱之為『資產精英階級』(Capitalist Elites)的勢力。這些勢力無所不包,舉凡民生工業、媒體、報章雜誌、甚至軍火工業都有涉足。

一般來說我們都相信,或都被教育著相信,自由開放的經濟體系,有助於民主社會的形成,而民主社會某種程度上體現了公平與正義的概念。但有時我們可能忽略了一些假設。完全競爭的經濟體系假設,我們都存在一個相對平等的起跑點,所以完全競爭能達到最合理也最適切的動態平衡。但實際上,我們並不全然是平等的,無論資源或財力。而這些不平等反而因為自由開放的體系而不斷的擴大,最後形成上述的資產菁英階級。

這本書寫於2007,而從2013年的今天回顧,我們面臨的情況正如書中所預測。1%的人坐擁世界上99%的資源,比喻誇張了點,但我相信你們大概都看過或聽過類似的論述,遺憾的是,我們大多數人,都屬於那額外的99%。

而究竟這樣的資產菁英階級會給社會造成什麼後果呢?

書中提到了冷戰期間,美國 CIA曾資助了一項駭人聽聞的心理實驗,透過電擊、毆打、催眠等等方式,把患者原有的人格和記憶徹底清除(雖然事後發現不太可能),形成猶如白紙一般的人格和記憶,好讓資助者能夠「重建」新的人格和思想。這系列的心理實驗有個簡明易懂的名字,相信你我都也有聽過,這名字管叫做洗腦。

而實際上這些資產菁英階級對經濟體系所做的事情大致上也是類似的,透過美妙的天災和人禍,利用每一次的災難,進行經濟體系的震撼「洗腦」療程。舉凡智利政變、全球金融風暴、911、南亞海嘯、卡崔娜颶風等,都無不是大好機會,加速資源和金錢的傾斜,而被治療過後的經濟,如同遭遇洗腦的人格,受到不可逆轉的毀滅性傷害。

這樣的勢力縱橫交錯,在我們社會體系當中形成一個可怕和龐大的勢力,你摸不到、看不著、但卻實際的存在,幾乎無法與之抗衡,甚至面對的時候還產生莫名的絕望感。所以我們會看到,當初幾乎風靡一時、口口聲聲說要改變的美國總統歐巴馬,上任之後,幾乎是毫無改變。我相信改變的心和熱血是有的,但是面對這樣根深柢固的僵化體系,所能做的事情真的不多。

所以當我們從這個角度來看的時候,美國的狀況或許真的如同那位年輕的 ABC 所說,已經難以補救了。但是我們以同樣的角度來審視台灣,我們真的有過得比較好嗎?

不知道是我個人的感覺還是怎樣,我覺得最近這一年來,台灣的新聞,一路的唱衰。從林益世貪汙、薪資低廉人才出走-新加坡政府表示不能像台灣、物價上漲-台北物價跟紐約媲美、華光社區強制拆遷、洪仲丘枉死案、苗栗大埔抗議罔顧人權、服貿爭議、到起雲劑、塑化劑、胖達人香精案、大統油品、美國牛肉瘦肉精、甚至連可口可樂台灣地區的成分還是硬生生比人家毒。

我想這些勢力雖然沒有滲透進台灣的軍火力量,但顯然更徹底的滲入我們生活的每一個面向,舉凡食衣住行育樂。

為什麼我們有這麼多食品問題的問題爆發?為什麼我們會有這麼多強制拆遷的都更弊案?為什麼薪水無論怎樣就是漲不起來?為什麼台灣一天看起來比一天難待下去?一方面是因為資本主義大大推崇金錢的地位,和鼓勵我們貪婪的本質,另一方面是因為我們遭受到這些勢力影響後猶如一灘死水的公權力。

新加坡和台灣差在哪?


新加坡 

這次我前往印度的途中於新加坡轉機,而這是我第三次來到新加坡了,就我個人這幾次的觀察,我認為新加坡的人民不見得比台灣人更有水準、有文化、有水平,新加坡的商人也不見的比台灣的商人更有使命感、道德感或更不貪婪。而新加坡也一樣有財團有其勢力,但整體來說,我認為新加坡(至少在工作環境上)比台灣來得穩定許多。至少我還沒聽過食品弊案、官員貪汙或薪資不彰的新聞出現(或我不知道),新加坡的物價雖高,但人民普遍的薪資也合理、工時正常、工作機會相對多,人民生活也相對的穩定且有希望。

我認為癥結點在於公權力的伸張。

一個國家的公權力是否相對獨立和強大,影響了一個國家是否能夠較為穩定的發展,這也是為什麼政府的存在相當重要。一個國家的公權力是否強大,影響了一個政策能否有效且即時的貫徹執行,一個國家的公權力是否相對獨立,也影響了一個國家的政策能不能代表人民的意志,為人民喉舌。

我相信美國和對岸同胞的政府,公權力力量是相當強大的,但某種程度來說,我認為它不獨立,已經受到財團和資產階層的影響了,這種與其稱之為公權力,我認為稱它叫做私權力可能還比較恰當。而歐洲地區的公權力也算相對強,受到財團和資產階層的影響也相對較少,因此除了些許國家過得真的相當慘澹外,整體而言,是一個人民受到尊重且較為穩定的社會。新加坡由於其政治體系較為特殊,所以也造成其公權力強大且較為不易受到干擾,能夠發展出相對穩定的經濟體系。(延伸閱讀:我們,就是這個世界的主人翁

而我認為台灣比較像是公權力不怎麼強大,也相當受到影響的狀況,而也是因為這樣造成我們一路看衰的前景。

讓我來說一個沒有什麼根據,也沒有什麼理論基礎的故事吧,故事假設台灣政府的公權力足夠強大也相對獨立,其實很多我們現在看似的困境,是能夠得到一個比較好的結果的。故事的開始在於假設台灣的政府夠硬也夠強悍,從明天開始,宣布將所有公務員的薪水調高三倍,呃,太誇張了,調高五成好了,然後最低薪資比照辦理,也就是一般公務員的薪水大概從三萬多變成五萬,最低薪資也大概從兩萬二變成三萬三。企業跟進,而企業聘僱員工的薪水結構,令最低工資的員工比例不可以超過多少百分比,違者加重懲處。

結果會怎樣?結果明天開始,本季企業成本大幅提升、獲利大幅下降,然後股票會崩盤、GDP 指數可能還會倒退10年,情況看起來很像世界末日。喔,更別提在還沒宣布之前,就會有許多耳聞風聲的企業大老公開宣布:「台灣政府這樣做,分明是趕跑台灣的企業,我們可是會外移的啊!」

但是台灣其實是製造業和代工起家,追求低廉的工資成本,許多年前,應該外移的產業我想大部分都已經外移了,而留在台灣的,可能是服務業為主或沒能力外移的產業,這些產業,假設我們相信服貿協議宣稱的,台灣服務業內需能量是相當強大的話,過些時候,等人民普遍所得提升的時候,我相信雖然物價會上升,但是民眾的消費力會更強,帶動所謂的內需需求,而企業的獲利或許會慢慢上升,也慢慢超越過往,政府也會比較有預算投資在一些長期建設、趨勢研究等方面。(延伸閱讀:為什麼 MIT Sloan MBA,只錄取一個台灣人

台灣不是沒有錢,是金錢過度集中且缺乏流動。

當然上述例子相當極端也太過理想,但如果我們公權力能夠得到更大的伸張且更多的尊重,我們會不會過得比較好一些,至少在食品安全的把關和懲處上,比較能夠杜絕一些不肖廠商。至少我們的生活能夠更加朝公平和正義那一端稍稍地靠近一點。

因此我們可能需要學著多去尊重公權力、關心公權力、行使公權力。當然面對這一片令人絕望的僵化體系的確讓人無力。但誠如震撼主義此書最後的發現,作者認為在經歷過震撼療程那些赤地荒蕪慘澹無比的經濟體系當中,慢慢的,有股草根的勢力崛起,源自基層人民的力量互相連結。或許有一天我們能夠拿回被奪取的東西。

當然這樣的想法過於夢幻,我們可能永遠也奪不回我們被剝奪的東西,公平和正義也永遠不會到來,至少歷史上誰看過它們哥倆真的來過?但相較於歷史上某些時候,總有些時候公平和正義好像走得比較近一些。

總有一天這哥倆的腳步也會再走快一點,再快一點。我們對於美好社會的想望,也可能會有比較靠近的一天,而這樣的一天,需要我們開始多一點思考,多一點關心,多一點行動

最後記得之前看過一本書,它說一個蠟燭如果放在地上,能夠照亮一小片地,如果放在桌上,它能夠照亮整個桌面,但如果你能夠放在天上,這根蠟燭就能照亮天下。

這句話本意是說高度也決定了你的影響力,但我認為這句話還有另外一個重點,至少我們每個人,都要成為一根蠟燭,就算只有照亮周圍而已也好。一步一步,或許能夠照亮台灣。


讓我們的家園,一步一步越來越好
〉〉在歐洲,尋找台灣廣場
〉〉台灣人,你為什麼這麼忙?
〉〉台灣不該只是個故步自封隨波逐流的海島小國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