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孩子眼底的世界和大人的不一樣」!作家 Charles tsai 上週和我們分享了用心生活,是種習慣,這週他回顧過往的旅遊經驗,以及在旅行途中碰到的小屁孩們,要告訴我們偶爾用小孩子的眼光看世界,或許世界也會跟著不一樣喔!(延伸閱讀:另類教育,讓德國的孩子不一樣


回到台南後的週末,喜歡到一間巷子裡頭老屋子改建的咖啡廳裡坐一個下午,有時候就這麼自己一個人對著電腦打打字,看看書,有時候就坐在咖啡廳外的廟宇旁,跟著這裡的朋友們聊聊天,這也是台南才會有的特殊景象:咖啡廳裡大都是週末想放鬆心情的 2, 30 歲的年輕人們,但走到外頭,旁邊就是一間廟宇,巷弄裡坐著一些老人們,泡茶聊天下棋,年輕爸爸媽媽們帶著小屁孩在外面亂跑亂竄嬉鬧著,整個畫面熱鬧卻不嘈雜,現代文創與舊有傳統文化交錯又不突兀,是一種恰到好處不做作的和諧,是老人小孩與年輕人之間的一種不用說出來的默契,那天我站在外面跟朋友們一如往常聊着近況,突然有個可愛的小孩就這麼衝到廟的香爐前面,雙手合十對著香爐無來由的行禮拜了三下,樣子可愛的讓在旁的我們笑彎了腰,就這樣,那個下午一如往常是一個讓我感到放鬆自在的下午,但因為那個小孩又多了點俏皮可愛點綴生活。(延伸閱讀:在台南,過著偷笑的生活

於是想起了每每自己旅行到了一個新的陌生環境,只要有可愛的小屁孩在,整個氛圍就會變的溫馨和諧,而這個小屁孩也一定會變成大家的話題中心,也會變成彼此之間破冰的一個很好的開頭。我很喜歡小孩子,在旅行中看到小孩總喜歡逗着他們玩,看著他們天真又純真的笑容,自己的心情也會跟著好起來,而那幾次的旅行也因此變得可愛,回想起來總是讓人會心一笑。

記得剛到德國時,因為深受一位印度女孩的喜愛,自己膚色又比較黑,所以總是被夥伴們戲稱為印度王子,時間一久經過簡稱後,在德國的台灣朋友們就也習慣叫我「王子」,但是在剛認識不久的人們面前,大家不知道這個外號的緣由,於是我就變成了一個自以為帥氣的憑什麼王子殿下,然後成為大家開玩笑的一個話題。

但這個外號卻也讓我想起了在阿拉伯旅行時就遇到的這個來自印度小女孩,看來我跟印度的緣分不淺,她三歲,其實我忘記了她的名字,她有一點害羞,不太說話,但臉上總是帶著那個純真的笑容,記得她總會自己隨著阿拉伯的音樂,在沙漠中自個兒開心的跳舞轉圈,要照相的時候就會自己對著鏡頭燦笑,然後她會用英文數數字,只是數到 thirty-eight, thirty-nine 之後,總是會自動跳回twenty在數一次。而我想因為這個可愛的小公主,甘願當一下自以為帥氣的憑什麼印度王子。(延伸閱讀:最繽紛歡樂的節慶!印度 灑紅節

 

這時畫面右拉到了比利時前往荷蘭的火車上,拉著厚重的背包,帶著旅途多日的疲憊,好不容易對著號碼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深深地喘了口氣,四處張望了一下,前面好像坐了一對荷蘭夫妻,正準備雙眼闔上稍作休息,突然間從前面的椅子中間探出了一個咬著奶嘴的可愛的小人頭,正對著我們好奇地眨了眨眼,可能是覺得黑頭髮黃皮膚的我們跟她平常看見的人們都不太一樣,所以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奇古怪的人類般地觀察我們,我們也開心地對她擠眉弄眼,逗得她呵呵笑,前面的爸媽也偶爾的轉頭對我們微笑示意,那趟火車感覺時間過得特別快,隨著這個可愛的小孩眼睛一眨一眨,就到了我們要再次背起行李往下一個目的地前進的時候,但不知怎麼的,原本沈重的背包好像輕了一些,我們的心情也輕鬆地多了點微笑。

這個小女孩叫做 Emma ,她是一個台灣媽媽與瑞典爸爸的小小混血兒。今年一歲,跟我一樣屬龍,是個小小小龍女,我在丹麥的那個可愛家庭裡放鬆的度假時第一次與她相遇,我想從那時候開始我就懂了什麼叫做一見鍾情(怎麼感覺好像有點變態),這幾天這個小小混血娃仔,就跟著我們四處東奔西跑,也總是大家目光的中心,還不太會說話也不太會走,這小妞就過著吃飽睡,睡飽吃,不爽的時候就大哭,開心的時候就呵呵笑,如此這般慈禧太后的生活,看著這對年輕夫妻得半夜隨時起床,就因為小娃仔肚子餓在大哭,平常也要輪流背着她四處跑,還得隨時照料小娃仔的一切,光看就覺得這樣的生活是有點累人的,只是看見他們看著 Emma 的表情還有看著彼此的眼神,突然間就瞭解了這就是愛,這就是一個可愛的小家庭,彼此互相體諒,呵護著自己的小寶貝長大,其實心裡頭滿滿的都是甜甜的滋味,我想這就是所謂甜蜜的小小負擔吧!(延伸閱讀:學會丹麥的六個幸福基因,台灣會更好

而最後回到我在德國居住的那個城市德勒斯登(Dresden),它雖然不像是柏林,慕尼黑,或是法蘭克福那樣的大城市,但卻是個有著豐富歷史文化古蹟與現代都市交雜的美麗城市,如果要我說,我會說它就是德國的台南再適合不過。而從2001年開始德勒斯登的政策也開始改變,政策的方向是希望將其變成一個「歐洲城市典範」,希望其有一個吸引人的城市中心,減少土地消耗,穩定的人口消長,改善社會福利制度,而這樣城市郊區化的政策方向,卻意外地促使了再城市化,德勒斯登的人口開始逐年增加,生育率在德國裡也是數一數二。

穿梭在大街小巷,時不時地會遇見父母推著嬰兒車,帶著可愛的小嬰兒或牽著大了一點的小屁孩,悠閒地在四周一個一個嬉笑著經過身旁,在喧鬧的城市中點綴着平靜地氛圍。而剛開始在這裡生活所需要的一切,很多是靠著這裡的台灣學生會的學長姐們的幫忙,而其中一個在這裡唸博班的學長,他帶著懷孕的老婆一起在這個城市裡生活,於是我們在這裡的日子就看著學姊的肚子一天一天的大起來,不久後我們開始幫忙學長搬運組裝嬰兒床,準備迎接小北鼻的到來,而這個小小新生命也就不負眾人期待的這麼呱呱墜地,我們都叫她小之蕙。看著學長學姊還有小之蕙在這個我所居住城市生活的點點滴滴,就有一種陪著小之蕙一起長大的感覺,也不由得更喜歡這個就像是台南的城市,對我來說這裡就像是我在德國的家一樣,我也就這麼意外且幸運的在一個悠閒溫馨的城市裡,生活唸書與計劃旅行然後體驗歐洲,當我在歐洲的時候,我最想念的就是台南的一切;而現在回來了,偶爾還是會想回到親愛的德勒斯登,跟學長學姊還有小之蕙在易北河畔的那間露天餐廳,喝著啤酒聊著近況與未來,轉頭逗逗嬰兒車裡的小之蕙,就這麼放空一整個下午,就像那個下午在台南的咖啡廳外一樣,所謂生活。(延伸閱讀:放下、放空、放平、放心、放手

 

來一場歐洲的大冒險
〉〉來去歐洲逛書局
〉〉小細節的藝術,歐洲的路牌創意
〉〉壯遊家:單車遊歐洲的周董 Brendon 周佐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