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跨海友情編按:
來自台南的人氣作家 Charles Tsai,和我們分享了許多來自世界各地的好風景,挪威,無與倫比的美麗女孩熱情美麗又迷人的城市女孩,西班牙巴賽隆納我在倫敦遇見的那個女孩,這次他要告訴我們的是比電影情節更真實寶貴的好友誼,用數封明信片堆起的跨海兩岸好感情,源遠情長。(延伸閱讀:一生一起走的好朋友


記得大學的時候曾經舉辦了一場與天津大學的交流活動,那時候有個來自東北哈爾濱的女孩,好像是第一次出國,當然也是第一次到台灣,對什麼事情都充滿了好奇,每每到了一個地方就會控制不住的自己一個人到處亂竄,對於這樣的團體活動,這樣的人總是令人十分困擾。

但也不知道為什麼那個當下,看她對於台南的一切都這麼好奇,我也就這麼的微笑地,默默跟在她的後頭,怕打擾了她的興致,又怕她一個不小心就走丟了,一直到時間到了才走到他的身邊輕聲提醒她,就這樣這幾天就都是這麼過的,到了要離開的前一個晚上,她對我們說她想要去看海,看看台灣的海邊,所以一行人本持著大學生的熱血與衝動,在半夜時分帶著幾個跟我們比較熟的大陸同學一起到了台南的觀夕平台,就在那裡待了一整個晚上,她還是一樣好奇地到處都想走過去,踏踏水,跳上了那個提防,走到離岸邊比較遠的那個角落,就這樣,她在台南有了一個非常難忘的美好回憶。(延伸閱讀:在台南,過著偷笑的生活

在離開上車前的那一刻,她遞給了我一張天津大學的明信片,上面簡單地寫著,


短短的幾天,卻已有了初步的瞭解,建立了難得的一份情誼,我會記得到這裡的第一天,隨便與你聊了些什麼,也會記得最後逛街時,難以控制的興奮購物慾,也謝謝你的貼心體諒,以後要記得常聯繫噢!


沒想到這短短的幾天,簡單的幾行字,我們之間的情誼就也真的這麼延續下去,而因為大陸對於 facebook 的封鎖,我們對於一些聊天通訊軟體也並不熱衷,所以她回去之後我們只會偶爾以 e-mail 分享點最近的生活與近況,不是很頻繁的信件往來,但總是會在過了幾個月後突然間出現了她的信件,簡單的問候與閒聊,就這樣兩年半過去了,我也開始展開了研究所的生活,在一次的機緣下有機會去北京參加一場國際會議,馬上寫了封 e-mail 問了她有沒有機會在大陸能夠再見一面,她也毫不猶豫地一口答應,並且得意地告訴我,這次換他當個稱職的地陪了。

於是我們相隔了兩年半的重逢,這次地點是在對岸的北京,那幾天她陪著我跟幾個研究所的同學們四處跑跳,就也靜靜的陪著我們聊着笑着,就像是那年在台南那樣,晚上我們到了后海地區的酒吧,聽著 live music,喝了點啤酒,就這麼開心讓北京之行有了個令人懷念的夜晚,離開前,她送我到了機場,我在機場寫著寄給自己的名信片,告訴她我有在蒐集名信片的習慣,她說那他四處旅遊之時會記得寄給我她的文字,最後我們彼此道別,說著下次見面不知道是何時何地,但人生也因此而有趣,不是嗎?(延伸閱讀:定位你的人生

而就在回去後過了一陣子,信箱又收到了她寄來讓人嘴角上揚的問候,


好久不見,甚是想念,想來我們也不過只是兩次的會面,可至今,這份交情已超過兩年。雖然,我在這邊,你在那邊,不過還好,可以不時地通過網絡連線,談談各自生活中的開心和疲倦,每每這時,我總是臉上帶笑,就像是看著一場唯美電影的上演,好久不見,歲月更迭,好多事情瞬息萬變,心情和思緒也變化萬千,很感謝有你,可以一起闊談心情,分享憂傷和喜悅,尤其喜歡那句,“想念,但不留戀”,沒錯,終點,亦是起點,希望我們能在人生的每個中轉站,灑脫地揮揮手,大步向前。Best wishes.



也在北京一別後,開始陸陸續續地開始收到了她從各地寄來的明信片,即使人到了德國也都還能收到她的足跡


Hey, 這張明信片是從雲南香格里拉帶回來的,那裡的天空藍的醉人,美的叫人感覺不真實,漂浮在雪山前的哈達雲,看似那麼近,仿佛一伸手便可觸及雲端。在那家「人在旅途咖啡館」隨手翻開了一本書,裡面寫:生命中有很多偶然與必然。於是想,所有的夢回流轉,重逢和遇見,注定都是隨緣,還好我們緣分不淺,兩年半後又有機會在大陸相見,然後你還能收到這張蹩腳繁體字的明信片。


終於,我在中俄邊境,我的家鄉寄明信片給你,哈!忽然發現整個季節,這座小城很美,周圍的一切看似熟悉又陌生,然而也帶給了我幾分驚喜,希望你在新的環境也能發現美,擁抱愛,收獲人生更多的靈感!


 

我在廈門,一個浪漫的一發不可收拾的城市,一切都那麼有閩南風情,讓我回憶起08年12月的台南,一轉眼,很多年,希望很多年後,我還會在一個美麗的地方,飄洋過海,寄一張名信片給你。


隨著時間滴答滴答的過,一轉眼兩年又過去了,當兵之前的空檔,一時興起的決定花光存摺裡所剩不多的阿拉伯數字,去上海與青島走走,一來想看看上海是不是像大家口中說的那樣繁華,也順便拜訪幾個久未相見在異鄉打拼的好友,二來因為青島曾經被德國殖民過一陣子,對於剛在德國待了一陣子的我,青島對我來說有著特別的吸引力,也許青島的啤酒能讓我想起一點德國的味道,因為決定有點匆促,出發前的一個星期才定了機票,打開電子郵件信箱,寫了信告訴她我要到大陸一趟的事情,沒多久就收到了他的回信,寫著簡單的幾行字,最後寫著 「那麼我們青島見!」 (延伸閱讀:友情的限界

那天我在青島,看見了她那一貫的笑容出現在眼前,這次不過是我們的五年來的第三次見面,卻沒有陌生,走在青島的海邊,喝著青島的啤酒,她感覺比上次成熟了一點,也許是在社會上轉兒了一圈,聊了一點彼此的人生規劃,我們都已經不是五年前的那個小毛頭,她說她有點想辭職了,想到紐西蘭待一陣子,但也還不確定,我說我當完兵後還想努力看看,想找機會再出去走走,也許歐洲,也許新加坡。

我其實蠻喜歡青島的,沒有上海北京的雜亂,氣氛悠閒輕鬆,有著一片大海相依,偶有建築帶了點德國風味,就這麼簡簡單單的過了悠閒的一天。一如往常的,她又送我到了機場,這次離開前多了一個輕輕的擁抱,沒多說些什麼,但我想我們都知道,未來的某一天我們會在某個地方再次相遇,就算不知道是多久以後。(延伸閱讀:一天即是永恆

回台灣後的不久,沒有太意外的,我又收到了屬於她的文字。


我挑了一張最合適的名信片“相約青島”,每一次見面都會想,下一次會在哪兒見呢?又會是什麼時候呢?這邊桌上有兩個字,“追憶” 大概就是我的心情寫照吧!Hope to see you soon!


一種最簡單的方式,卻是一種最誠摯的友誼,不需要太多的心機,也不需要太多的偽裝,雖然相隔兩岸,但是隔著台灣海峽的距離,有時候卻讓一切顯得浪漫美麗。(延伸閱讀:另一半有紅粉知己怎麼辦

 

男女之間,究竟有沒有純友誼
相信有純友誼的你可以來看看
〉〉探索你和他之間,友誼的純度有多少?
〉〉未戀人:尋找一種紅粉知己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