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一切,是從一句話開始的。這一天我如往常一樣,剛上完法文課準備回家。法文課堂上有男有女,每一期我們都會針對特定議題進行討論,今天的主題是:職場上的男女

法國來的教授用有些倉啞的聲音,先替我們概述了法國的狀況:「法國法律明令保護女性,規定不得無故解雇員工。為了教養子女,法國女性可以留職停薪兩年;而職業婦女請產假和育嬰假是再自然不過的事,連另一半,也能享有十五天領薪的「父親假期」,來照顧產後的妻子和新生兒。基本上,我當然不會說法國職場上的男女完全平等,但探討職場上男女平等這件事,對法國人而言非常奇怪。因為工作,不像法文文法,不存在任何陰性陽性的問題啊,只有做得好與做不好的區別而已!所以如果真要說,在法國職場上男女最大的問題,大概就是職場男同事一直對女同事猛獻殷勤了吧!」他這麼開玩笑地說。

陸續地,同學們也各自發表對職場上男女的看法。有人以自身經歷表明台灣目前男女同工不同酬的狀況,有人說甚至聽過老板大辣辣的說就是不想請女性員工,擔心如果她們吵著要生理假,或以後生了小孩就突然離職,對公司會造成多大的麻煩。無論台灣的狀況如何,在場的我們幾乎是一致的同意,台灣的就業環境該對女性更友善!

下了課後,我搭上公車,身邊正巧有對婦女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偶然聽到其中一個婦女說:「說到底,我們女人就是沒有男人那種聰明腦袋啦!」或許是我借題發揮,但一聽到的時候,我內心其實很生氣。

「為什麼身為女人的妳,覺得自己沒有男人聰明?又為什麼妳把自己在某些領域的不專精,歸罪給所有的女性?」我當時瞪大了眼睛,簡直不敢相信。

但是仔細想過之後,我的忿忿不平化成一陣難以排遣的悲傷。

是啊,我怎麼能怪這位婦人這麼想呢?她說出的話,不過反映了周遭社會對她的影響。或許她從小到大受的教育,再再灌輸她:「妳不過就是如此而已」;或許她遇過的親身經歷,阻止她繼續相信其實自己很聰明;又甚至或許她,曾被上司指著鼻子說:「妳們女人就是沒有我們男人聰明。」這只是偶然的一句話,卻透露了整個大環境對人的潛移默化。我終究不知道她是經歷了些什麼,讓她今天心甘情願地相信「女人就是遜於男人」的想法。我只知道,原來從職場上男女不平等的狀況,到女人對自身的不肯定,是這樣的環環相扣。(延伸閱讀:Lean in 女性力量征服職場

如果我們繼續被動地接受,那就是變相的扭曲了自身價值。

改變需要時間,改變潛移默化的意識形態需要更多的時間。所以我不能天真的說:「女人啊!現在就站出來爭取你要的。」因為如果我們並不認為有必要改變的時候,還談什麼爭取?如果我們並不相信自己值得更好的,我們又從何改變?所以比起一味高喊挺身而出,不如先從好好的認同自己開始。現在我只想靜靜地問問妳們,也問問我自己:「為什麼其實我們很聰明,卻不敢承認?為什麼我們其實很有能力,卻說服自己默不作聲?我們,為了什麼而退讓?這樣的退讓,究竟有沒有必要?

我始終相信女人的力量是源遠流長的。我們溫柔,但不代表我們不在意;我們不張狂,但不代表我們沒有足夠的能力。就這麼一次,好好的看看自己的美好價值,我們不再習慣性地貶低自己的能力,我們更不要懼怕大環境像沸水煮青蛙一樣,一口吞噬掉屬於女人的自身價值。

這會是一場安靜的革命,這場革命從問問自己內心開始:「妳,是不是值得更好的?」也唯有我們打從心底的肯定自己了,這場革命才會具有無堅不摧的力量,我們的挺身而進才會有意義。

 

改變,從瞭解自己開始
〉〉女人,讓男人更成功
〉〉站立十一小時為理想發聲
〉〉第一夫人,不只是男人的副手

圖片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