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編按:
有時候你突然回首才發現,你在忙碌的生活裡,越來越不快樂。你也知道靠別人得來的快樂,來得快去得也快;但你突然發現你不知道該怎麼讓自己快樂。或許偶爾的小改變,讓快樂重現是你需要的,因為快樂是如此無價,然後也可以來看看人氣作家 Charles Tsai 的新文章,發現讓社會更美麗,讓自己更開心的小秘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行經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已獨自旅行超過一個月,身心都有一點疲乏,外頭還飄著細雪,走在這個城市中看著人來人往卻不太想說話,經過了一個創意市集,於是走進去想換個心情,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氣不太好,這個市集有點死氣沈沈,顧客也只有小貓兩三隻,逛了一會兒,我在一個老婦人前的攤位駐足,因為我喜歡她的手工縫製書籤,其實價格不算太貴,但基於一個貪小便宜的理由,還是下意識地殺了價,但這婦人很堅持不二價,讓我也有點不太開心,於是就只買了一個,然而卻因為剛領錢身上只有大鈔,婦人跑進跑出卻找不開錢,我這才意識到,我很有可能是今天他的第一個客人,一整天下著雪沒什麼人潮,這時突然想起了一個學姊曾經分享過的故事,於是我一個轉念多買足了幾個,並且讓老婦人留下零錢並且給了她一個微笑,他連聲道謝,並且給了我一朵跟手工書籤有點像的小花,我們倆都有了一整天的好心情。

Victoria_MRT

Bulgaria_Bookmark
 

而這個分享故事的學姊她叫June也可以叫她六月,正在荷蘭Eindhoven攻讀設計相關碩士學位,他曾經分享過的故事與真摯的文字讓我看了之後,就把這份善念深深地記在心裡,所以經過了她的同意,我想把她文字原封不動的分享給大家。



3月29日,柏林降雪帶雨零下2度,在Alexanderplatz露天小吃攤點了熱食吃,有個中東婦女問我會不會說英文,點了頭後她拿出一張小卡,上面大約描述着她苦難的人生、四散的家庭以及最後一句用全大寫“ I NEED YOUR HELP, PLEASE” 我無法判斷眼前的真偽,二十幾年來的人生經驗只讓我反射性的拒絕了她;

在拒絕後,她再次非常用力的對說”PLEASE PLEASE”,這重覆的訊號阻斷我的反射動作,但該如何就這麼相信她的苦難?只在口袋掏了找零的50cent給她。

她想露出道謝的微笑,但像發條鬆掉的軀殼,她的苦難已經讓她笑不出來。
那是一個泡在冰冷深海裡的絕望靈魂。

在靜止三秒左右後,她從口袋拿出這朵玫瑰花給我,點了頭就消失在人海中。

對她而言,那是一朵手上僅有的玫瑰。

對我而言,那是一朵 傷心/屈辱/愧疚 的玫瑰。

雪還在下,天氣真的很冷;因在這樣不尋常的狀況得到一朵紅玫瑰,我只愣在雨中桌上的玫瑰。隔了不知道多久,我跑向人群中找她,幾百種念頭在對話。找不到她,再也沒機會讓我贖回自己的愧疚。

那鬧哄哄的聲音中最恐怖的莫過,旁觀他人痛苦之冷漠並視為理所當然。

我們會不會因為經歷過自以為的苦痛而麻木,反之,因為沒有經歷過而缺乏想象力,理解力。我們會不會因為受過傷無法再相信,會不會屢屢錯過而不願再等待。是不是太放大自己的需求而看不到他人的渴求,又或太在乎而變得猙獰。有沒有可能太天真顯得狼狽,太世故變得狡猾。太過偏執而瘋狂,或毫無所謂而空洞。

善良不是基因,所有的關係都是學習。

如果在傷心時曾有人端著熱湯出現,我們會體會什麼叫溫暖。
如果付出後有所回應,我們可以更加慷慨。
如果允諾總是應許,我們容易去相信。
如果節慶可以相聚,我們會喜歡熱鬧。
如果可以被愛,我們會知道如何去愛。
如果發出的訊號總是石沈大海,我們會變得沈默。
傷痛不被溫暖的對待,我們變得偏狹;
關係中長久存在怨懟與不被理解將變得冰冷古怪。

但,
你擁抱的並不總是也擁抱你。
自身的存在也不應該只像依靠著容器成型,裝在膠管裡的軟弱牙膏。

所以,什麼又是你的信仰。
那個具備無堅不摧的寬容與巨大,去修補、砥礪、創造的力量。
如何
走遍千山萬水,赤腳時還可以感覺到大地的騷動;
曾經滄海,依舊可以看見眼淚的澄澈,辨認出被太多傷痛磨到糊掉的靈魂。
深陷泥沼時,可以不自溺;
擁有力量時,不會吝嗇給予,
在不被愛的時候,知道自己是尊貴的;
在被愛的時候,知道不能傷害羞辱他人。

紅玫瑰那整天放在背包內,每當我伸手拿東西就不經意被玫瑰的刺扎到,希望不要忘記這痛楚、希望自己要保有一顆柔軟的心,

像赤子一樣。

Rose_for_myself

By June hsu 六月  Berlin , Germany


這段文字深深了烙記在我的心裡,如果每個人都有著一點點的善念,從小小的事情開始,然後讓這個善念不斷蔓延,這個社會會不會更好一些,如果我們都能夠少一點預設立場,也許也能慢慢的讓台灣更好,有時候會覺得台灣還可以再多一點點的人情,多一點點的微笑與信任,只一味的怪大環境封閉自己,自掃門前雪,也只會讓這個社會惡性循環而無法前進。

於是那天跟朋友走在西門町的大街上,人來人往,手中拿著一個方才多定的便當,看見一個遊民拖著一個破舊的行李箱,正在垃圾桶旁翻找食物或是回收瓶罐,快步跑上叫住阿伯。
“阿伯,這個便當我們剛剛不小心多叫的,丟掉太浪費了,麻煩你幫我們吃掉好不好?”
“啊捏喔,我剛剛其實有吃了一些東西了拉,好拉好拉。” 阿伯微笑地接下了便當。
我也嘴角上揚的跟著朋友走掉,我們都覺得心情真的很簡單的就會因為這一點小事而美麗,改天一起試試看吧!

 

擁抱你的快樂基因
〉〉為自己創造快樂的三種空間
〉〉快樂方程式:創造幸福感的最大值
〉〉微笑吧!快樂就有希望:迎向陽光,別躲在角落哭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