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這個月 女人迷 邀請到「想不到少女」楊閔 Ming,來分享她的旅行紀事。在我們與 Ming 面對面討論這一系列專欄該怎麼寫的同時,她充滿活力跟鬼靈精怪的想像世界再再令我們驚艷,現在我們要將這份驚喜分享給你!請持續鎖定每週二的 womany【閔享劇本】專欄!(第一週文章:【閔享劇本】旅行,真的不必設限


秘密,會使一個人看起來更有魅力!

我跟我的好姊妹有一個秘密,只屬於我們兩個的。

在某些深夜裡我們會騎著車繞過山路穿過黑暗,來到這一家門口掛著兩個燈籠的湯屋,老闆不管我們來過幾次總是問說:「請問是要泡情人湯屋嗎?」,No!!!」我大吼完,我們就會立刻分道揚鑣,他到男湯我到女湯,開始我們的深夜澡堂!

楊閔 閔想劇本 女人迷 womany 傳奇女畫家潘玉良

女人,裸體!在池畔,在湯裡,在沖澡,女人們一絲不掛,第一次看到這個景象時我震驚很久,因為那時我還是個女孩,對於自己的身體還在一種磨合期,更何況要這般赤裸裸與這著麼多陌生人坦誠分享,但我對於女體的認同遠遠超過男體,細緻的皮膚優美的骨架搭配渾然天成的線條,我和傳奇女畫家潘玉良有同樣雅趣,她曾經在澡堂裡拿出畫冊準備將眼前的美景一一描繪,後來被發現,澡堂的女人們誤以為她是色狼,將她架起發現她也是個女人後,開始怒罵她;但我不想被架起來驗明正身,我稱之為雅趣,那是因為我覺得女體是上帝造萬物中排名前三名的驚嘆之作,如果玉良姐還在我們會變成好姊妹!

「企洗洗才ㄟ盪落去喔!」一個阿嬤用著台語對我吼著,同時也把我從震撼中拉回,但接下來我看著她,我又掉入了另一個更震驚的漩渦中,她以余天唱榕樹下的姿勢非常大氣的洗著她的〝妹妹〞跟我說話,如果是現在的我,我會大力鼓掌來感謝她,為我帶來這段「徹底的釋放」。

如果裸體是來這裡的遊戲規則,那這場遊戲叫做〝釋放〞,我喜歡一個人泡在湯池最角落的地方,也因如此,常常得到秘密,那天夜裡,湯屋裡就只有我跟一群貴婦,那個看起來五十多歲皮膚雪白保養的得宜婦人,老公愛她愛得要命總是帶她吃好穿好的,其他婦人紛紛獻上羨慕之語,

「好了,老公要來接我囉!」雪白貴婦說著,

她一離開,

「她老公現在好很多了啦!以前外面開查某…」胖貴婦一語驚醒夢中我,

「聽說,那時候她痛苦到厭食,現在才這麼瘦…」腿上有痣的貴婦說,

後來,貴婦們紛紛離去了,秘密卻留在池子裡… 女人泡湯解放身體,分享祕密,釋放悲傷,還有呢?

楊閔 閔想劇本 女人迷 womany.net Paul Delvaux
▲Paul Delvaux 是二十世紀超現實主義偉大畫家之一,他一輩子都在畫裸女,是他潛意識的解脫與自我滿足的一種具體化,似乎可以把揮之不去的東西帶進水裡,解脫之後便能得到高潮。

旅行的意義
〉〉【閔享劇本】旅行,真的不必設限
〉〉為自己設計一趟「心」旅行!
〉〉散心,也是旅行的意義 日本京都
〉〉女孩,去旅行
更多來自楊閔的旅行紀事【閔享劇本】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