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編按:
愛情會因為時間而遇到各種考驗,環境會給予考驗,甚至「職業」也會給予考驗,而當兩個人談的是遠距離戀情,維繫的難度又更加高一層。愛情的確需要一點緣分、運氣和時機,但是在這些難以掌握的因素之外,愛情中,最重要的還是態度。妳說是嗎?


很久以前,我認為自己在工作的兩三年後,才交得到男朋友,或是才有辦法好好的談戀愛,然後在因緣際會下,我認識了 W。 那一陣子,我想把 W 當作一輩子的對象,我覺得我不會再對任何男人有心動的感覺,二十歲左右的我聽起來非常堅定、執著又可笑,似乎不畏懼任何事情,對於 W 就像是對自己未來想做什麼一樣肯定,我就是要這樣,我就是非要這樣不可。

直到我出去旅行,在外面認識了其他各國的男生,心忍不住在孤寂中跳動起來。

在北緯66多度生活,雖然只有三個月,大多時間都在診所實習、工作,還是有些機會認識其他人,包含了當地的歐洲人,或是來自於國外的交換學生、拿取碩士或博士學位的學生,有些來自美洲,有些來自非洲,有些來自亞洲,大家都住在 KOAS 提供的宿舍,偶爾會遇到、聊天。 我總是非常渴望能遇到各國的人們,和他們討論各式各樣的事情,對一天必須工作八小時的我,能夠和不同國家的人討論一些事情的看法,是另一種旅行。 偶爾小小的心動,尤其在坐在公車裡,坐著很靠近的時候,我的手會忍不住伸出來想要撫摸和我聊得很開心的男孩的臉頰,可是同時我也會制止自己。

「難道妳從來不會對其他的男生心動嗎?」

曾經朋友 B 如此問我,B 和自己的男朋友都是初戀,兩個人在一起已經一年多,她總是在思考,這樣的初戀是不是最好的選擇,她是不是能夠和這個男孩走到最後,那時的 B,才19歲。

「我們都是以結婚為前提和彼此交往,所以從交往後,我也會盡量避開和男生接觸的機會,不敢交男生朋友,不敢隨便和男生約出去。」B 避開很多活動,除了學校的社團,也不參加班上的活動,她幾乎是一下課就不再和班上的人有太多的其他接觸。

老實說我並不贊同這樣的想法,和這樣的行為,愛情固然重要,但是工作、家人、朋友和自己的未來,也一樣重要。「妳應該多出去參加一些活動。」如果因為害怕遇到其他的人,害怕有出軌的時候,而避開各式各樣的活動,有時候很容易失去一些機會。

「難道妳從來不會對其他的男生心動嗎?」B 再次問我,我想了很久,才說:「我曾經對別的男人心動過,也曾經考慮過會不會有人和 W 一樣好,只是又比他長得更高更帥對自己更有信心。」意思就是,這個人保留了 W 的優點,同時去除了 W 的缺點。

如果有那樣的男人出現,我會捨棄現在這個愛人,全力去追求那樣的男人嗎?

「妳覺得這樣的人真的存在嗎?」當我把這個問題丟給 W,他認真的反問我。

會有那樣的人存在嗎?

我把旅途中遇到心動的對象寫下來,一個一個去分析他們的特質、性格,抽絲剝繭中我把那些 W 缺少的特質挑出來,他們沒有 W 的特質挑出來,然後我發現,即使再這麼棒、再怎麼讓人心動,還是缺乏某些我想要的個性。 或許,並不會有那樣的人出現,縱使有,在時間的橫軸上面,我們也不可能擁有如此深厚沈重的愛情。

撇除人格特質,時間、地點和緣分也都是感情的無法預測的因素,我們不是在挑物品、買東西,這不是個拿錢付錢就結束的關係,我們是用無法計量的時間、精力在和彼此相處、相戀,用無法估計的愛和關懷和對方共同生活。 戀情也從來沒有所謂一定成功,或是一定失敗,就像是各種人際關係一樣,它可能會有開始,可能會有結束,也可能從來不會結束。

也許是這樣,我把持住孤單的心,在公車上面把原本要碰那可愛的棕色鬍子的手收回,或是在晚上十二點和金棕色頭髮的男孩道別,離開他的房間。我知道這種忽來的心動,只是一時的意亂情迷或是寂寞難耐,或我還不夠了解這個男生,他也不夠了解我,我們僅認識不到一個禮拜。

要抱持專一,其實不容易,除了本身的愛情必須夠強壯、堅固,自己節制力和定力也必須很足夠,要能在慾望和孤單之中,看到實際上自己正處於的狀況,並設法去避免容易出軌的場合、情境和肢體接觸。

遠距離,行不行?
〉〉遠距離,讓人更看的清
〉〉找回心動的原點:測驗他對妳動心的初衷在哪裡?
〉〉讓愛一直濃烈的方法:孵一顆「愛的留窩蛋」吧!
〉〉你適合遠距離戀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