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與 婦援會 編按:
網路的普及為A片產業帶來新的變革,雖然台灣始終並未開放合法引進、製作A片,但A片的影響力卻因為蒙上神秘面紗而更引發好奇,甚至進一步改變觀賞者對待性與親密關係的態度。
看A片會變成一種社會疾病嗎?或者A片其實創造更棒的工作機會,並提供娛樂、教育和啟發呢?婦女救援基金會 與 女人迷womany,邀請大家跟著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之一-紐約時報,一起深入禁地。


從事像色情影像產業的工作者(任何性工作,包含性交易與脫衣舞孃)的確提供他們需要被重視的感覺以及經濟來源,這也許被視為一件有趣的事情或是一種獎勵,但其實他們沒有辦法從中建立自尊。色情影像在他們心理層面造成的傷害遠大於任何金錢或物質上的滿足。

社會認為性在本質上是神聖的,無法把性與親密關係分開。但這正是性工作試著要去達到的。收費的性使得性工作者對於性減少其所帶來的愉悅感,且漣漪效應將會影響到她整個人生。因為她經常重複不真實的性經驗,之後就會習以為常。如同狗吃東西就會被電擊,久了就怕吃東西了。當她把自己的價值以性能力及青春衡量,她就會開始相信這是正常的,而變得無法體會真誠的親密關係。她會把自我價值建立在性上面。對她來說,重新學習健康的性觀念、親密關係以及金錢觀都需要精力。

除此之外,為什麼色情產業並沒有工會?工會應保護那些無法自我保護的工作者。因為色情影像工作者的事業壽命不長-或缺少遠見-所以無法聯合起來,導致要需要立法或公投採取保護措施(例如拍攝色情片時,演員必須戴保險套)。那為什麼色情工作者的事業壽命如此短暫? 我的經驗是,因為從事這行需要很多心理層面上的付出,你會逐漸厭倦,覺得自己像是個或者根本是個性工作者。

通常曾從事色情影像業的表演工作者會避免表示自己反對色情產業。因為承認自己曾參與這行,會對她新的名譽以及心靈的平靜造成威脅。有些人,包括我自己都有經歷過類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有些人堅稱他們沒有問題,也有很多人會持續做這份工作。但除非我們的文化能把性與親密關係區分開來,且設有工會保護,不然從事色情影像表演工作仍是有害的。

只看文章不過癮嗎?點圖看A片大挑戰系列活動,免費參加!

婦女救援協會 A片大挑戰 2013 A上癮

對於性,我們了解的太少
〉〉高潮大哉問
〉〉A片片名大賞
〉〉女人的小遊戲機
更多《A片大挑戰》系列文章
有任何不敢啟齒的疑問,歡迎到 臉紅紅 討論區


原文作者:Jennie Ketcham 曾從事色情影像行業。著有” I Am Jennie (我是珍妮)”
翻譯:婦女救援基金會
文章來源:紐約時報
聽另一派不同的聲音:給予女性色情影像工作者發聲的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