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any 與 婦援會 編按:
網路的普及為A片產業帶來新的變革,雖然台灣始終並未開放合法引進、製作A片,但A片的影響力卻因為蒙上神秘面紗而更引發好奇,甚至進一步改變觀賞者對待性與親密關係的態度。
看A片會變成一種社會疾病嗎?或者A片其實創造更棒的工作機會,並提供娛樂、教育和啟發呢?婦女救援基金會 與 女人迷womany,邀請大家跟著世界最有影響力的媒體之一-紐約時報,一起深入禁地。


人們通常認為色情影像行業是對女性來說是暴力的、墮落的且有害的。社會上忽略了其實女性也透過有很多方法與色情影像互動。我研究色情產業已有十年,也訪問過許多色情影性工作者,發現在女性的生活中有很多關於色情影像的面向是反色情促進者所沒見識到的。

例如我發現女性進入色情影像行業是因為他們對於這種有利可圖、工時彈性、能獨立完成的工作感到十分有熱誠。特別是之前在零售業或醫護業上班的女性發現色情行業比較能讓他們自己掌握工作,且令人意外的是,他們認為也比較人性化。有些女性發現從事色情行業能讓他們脫離貧窮、照顧家裡、或上大學。有些強調此工作能增加經濟能動性,更大膽發出這是一種女性享樂的論調。

根據我採訪的色情影像工作者的說法,對於在這行的女性來說,最大的挑戰除了社會污名化,另外就是性別及種族不平等。舉例來說,絕大多數而言,女性並不掌控該產業的生產與分配。反之,男性若同時擁有大大小小或業餘的相關產業、公司,就傾向邊緣化女性視角與優先權,更會營造一種讓女性互相競爭的氛圍。

非裔美洲女性(其實包括有色種族的男女)-薪水比女白人演員少1/4 ~1/2倍。在其他行業中也是如此,他們要面對人們的偏見、結構性的不平等、以及人際交流。但是他們也反挑戰回去。性工作者正在爭取更多工作上的自主權-包含他們所付出的勞動力以及所生產出來的商品。

網際網路正在快速地民主化色情片產業。來自不同背景的女性:足球媽媽 (忙碌照顧小孩的媽媽)、單親媽媽、大學生等,都在拍出自己的色情幻想,並到處宣傳這些影像、向世界發聲。我的受訪者表示,色情影像產業非常有潛力但另一方面又受到很大的約束。

從事色情影像行業的女性們強調,大眾不應視色情片為社會上的毒蛇猛獸,而是相信有了對工作者的尊敬,色情產業能更好。這場色情產業的辯論不應該只由學者、政客、或宗教團體主導;因為色情工作者的相關經驗,他們更應該要被給予發聲的機會。

只看文章不過癮嗎?點圖看A片大挑戰系列活動,免費參加!

婦女救援協會 A片大挑戰 2013 A上癮

對於性,我們了解的太少
〉〉高潮大哉問
〉〉A片片名大賞
〉〉女人的小遊戲機
更多《A片大挑戰》系列文章
有任何不敢啟齒的疑問,歡迎到 臉紅紅 討論區


原文作者:Mireille Miller-Young 為美國加州大學女性主義研究助理教授。著有” A Taste for Brown Sugar: Black Women, Sex Work, and Pornography”、也是即將出版的”The Feminist Porn Book: The Politics of Producing Pleasure."之共同作者
翻譯:婦女救援基金會
文章來源:紐約時報
聽另一派不同的聲音:在攝影機停止運轉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