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請到 BBC 百大最具影響力女性 Jude Kelly 受訪,她曾以一場超過 130 萬人觀看的 Ted Talk,揭開人類打從以繪畫傳遞思想之始,女性藝術史,已經與人類歷史一樣悠長。

在日常生活裡,每一個人都可以做的藝術實踐,在你的想像裡,究竟有哪些?

2021 年 WOW  (Women of the World) 世界女性藝術節來到台灣高雄舉辦,我們邀請 WOW 創辦人 Jude Kelly 受訪,與我們聊聊 WOW 國際女性藝術節 11 年來的發現,以及每個人都可以展開的藝術實踐。

Jude Kelly 曾任最具影響力的現代藝術機構之一「倫敦南岸藝術中心(Southbank Centre)」藝術總監長達 13 年。辭去職務後,全心投入 WOW 基金會,從 2010 年至今舉辦世界女性藝術節 11 個年頭,足跡遍及全球 6 大洲 17 個國家、超過 300萬名參與者。


圖片來源:WOW Foundation 授權

Jude Kelly 在藝術領域展開性別倡議,我們好奇,在 11 年的時光裡,他在全球尺度上看見哪些顯著改變?又有哪些狀態根深蒂固,需要從根本撼動。

女性主義曾是被丟棄的語言,如今女孩們能指認父權

今年 67 歲的 Jude Kelly 遠在英國,我們越洋連線,視訊接通,那是英國上午九點,一天之始。她坐在家中窗邊,揮揮塗著黑色指甲油的手笑說「叫我 Jude 就好囉!」

端起馬克杯,喝一口茶,Jude 緩緩分享 11 年下來她的觀察,「女性與性少數不僅推動社會改變的進程,我們在藝術領域觀察到最顯著的改變,是人們在給出自己聲音時,更堅定、更當責,女性藝術家愈來愈勇於表達觀點,在全球尺度上也更為團結。」

她剛開始創立 WOW 時,人們對女性主義不感興趣。「那曾是一個被丟棄的語彙。當然,現狀改變和許多悲劇有關,我們看見性暴力仍每日發生、馬拉拉被槍擊、#MeToo 運動在這時代仍是必要;在藝術領域,女性喜劇演員、編劇、小說家漸漸願意說出自己的故事。人們開始問,為什麼年輕女性仍在受這些苦,這不可能是對的。」


圖片來源:WOW Foundation 授權

大眾文化裡,人們開始針對性別問題,產生對話,那令 Jude 深深振奮,也是她持續的動力。「我看到事情真的開始改變,短短一生之內看見變化,是令人興奮的事。」

有人問,你是樂觀主義者嗎?她這樣回答,「我繼承了前輩抗爭的成果,例如女性受教權、生育權等女性曾被剝奪的權利。輪到我的時候,希望可以一起替下一個世代爭取更多,我相信可以做到,因在這一生,我已經見證變化。」

人類誕生的時刻就有藝術存在:原始洞穴藝術,也有女性身影

如果你看過 Jude Kelly 超過 130 萬人觀看的 Ted Talk《Why women should tell the stories of humanity》,你會發現,打從人類開始使用繪畫傳遞思想,女性創作的藝術與觀點,已經與人類歷史一樣悠長。

Jude Kelly 說,問題並不在歷史上沒有女性藝術家,「問題在於,女性藝術家在一直存在,但始終不被肯認慶祝,或總被歷史邊緣化遺忘。」這是 Jude Kelly 希望透過 WOW 世界女性藝術節著手改變的,讓更多女性經驗在藝術中現身、進入歷史進程。「現在人們知道,如果沒有女性藝術家,我們觀看這個世界的時候,其實始終是閉上一隻眼的狀態。」

與此同時,當代女性藝術家也帶來更多清楚的論述,關於女性成為藝術家為何總是困難,WOW 串連在全球各地不同藝術家,展開討論與分享。


圖片來源:WOW Foundation 授權

Jude Kelly 提到,在部分社會或家庭中,僅有男性被鼓勵追尋夢想、為個體奮鬥。「社會並不期待女性去追尋自我,不鼓勵女性將夢想實踐作為命定的奮鬥。當男性決定展開個人追求,人們會圍在他身邊支持,當女性決定這樣做,支持系統較少,社會問更多的『為什麼』、要求更多理由,把更多懷疑與質問,置入女性大腦中。」

她舉具體例子,婚育生子。Jude 說,「過去這十一年,在全球尺度始終沒有改變的,是女性被預設的『育兒』責任。不論你做什麼,皆會在不同場景遇到生子的社會期待。生了孩子,被自動被設定為『主要照顧者』。成為阿嬤,又再度成為育兒照顧者,這至今沒有改變,需要更基進的變化。」

女性因此更需要一個彼此串接的環境,也需要不斷的培力,「不能把一切視為理所當然,這社會的預設值是父權的,始終是圍繞著父權系統建置,它總會想辦法找到方法去鞏固自己,因此我們總會看見各種反動勢力的反撲,這有時令我感到憂心。」

但她也轉念說,不必太喪氣,「年輕女性已經知道該有的權利樣態、在有一定公平性的世界裡活過,如有人嘗試把這些權利奪走,你會非常憤怒,你會行動。」他眨眨眼,「就如女人迷的存在,就是一個正面的例子啊。」

不要害怕與你愛的人,展開有點尷尬的困難對話

不論是女人迷,還是 WOW 基金會,我們都共同相信,每一個人都有影響力能做出改變。我們也請 Jude Kelly 給出一個「每日都可以嘗試的日常練習」,她想了想,給出她的洞察,「我想,多數人都共有的一個狀態是,相對於在公領域的性平表述(outside position of equality),在私領域的現實中(inside reality with our relationship) ,行動上往往更困難。」

她說,這是一個普世現象,「在藝術創作、新聞撰寫、公領域討論中,女性大多能大方談論哪些事情該要改變,但在與我們的父親、兄弟、男友、伴侶互動的日常,往往傾向避免衝突。」

「我們都知道,當你與愛的人在一起,你會不想展開這令人尷尬的對話,誰照顧孩子、誰煮飯,這些小小的事情,看起來很小,但集合起來,都在強化這個機制,要時刻維持(信念),是很困難的。」

親密關係,是女性主義實踐與溝通,最重要的場景之一,在自己的生活中,去關注這些微小的時刻,「去改變這些生活領域裡看起來小小的事,那需要勇氣。」

展開有點尷尬的困難對話,作為日常生活裡的藝術實踐。在親密關係中,主動邀請、展開討論,每天都能開始透過對話,重新認識自己的想要、認識自己的憂懼,也願你驚喜發現,你身上已具備足夠勇氣。最重要的,給身邊人一個機會,與你共同創造更永續、更值得期待的親密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