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凡好丈夫的形象,沒多久就被薇恩的熱情紅色高跟鞋給瓦解殆盡,心中那個衝動的男孩就這麼赤裸裸的跑出來,不顧一切的跑出來。


 

雖然愛情的開始是陪伴,但因為寂寞、憐憫、缺乏安全感而生的愛,並不健康。占有是愛的一部分,但薇恩的愛,卻是令人窒息的,偏偏碰上的是,容易心軟的溫瑞凡,看似一肩背負所有責任的他,一切都在掌握中的他,在寫下放出你心中的小女孩這樣廣告文宣的他,也因此敞開了他緊緊拉住的大門,外面的世界太繽紛,門一開了,紅高跟鞋就長驅直入了。

在市場上,你平靜許久,你的持股也平靜許久,你看著大盤持續上漲,你看著其他朋友最近幾乎天天喜孜孜的笑著,於是,你寂寞極了,你開始幻想等了那麼久,總算輪到我的持股開始漲了吧!於是,你開始不顧一切的加碼,開始根據你的幻想重倉交易,你持續刻畫著停利後的未來願景,卻沒想到看錯停損的問題。

「不會的,我跟薇恩說好了,我們不會上床,不會傷害安真跟這個家庭的任何人。」瑞凡信誓旦旦的說,一如往常的自信,但他忘了,在感到超乎負荷煩悶壓力下所做的決定,能有多天衣無縫呢?自以為跳的是華爾滋的步伐,音樂結束就散場,卻沒想到竟是一發不可收拾。

「如果只是要上上床,那還好處理。最怕是那種不上床,那就是要博感情。到時候你怎麼死的,你都不知道。」不健康的心態,在才開始就已經註定天平往失控那邊傾斜,郝康德的說勸,沒有發揮任何作用。

一旦失守停損的底線,心魔也就跟著攻城掠地了。無數個夜裡,輾轉難眠,再等等吧,像瑞凡一樣,我總有一天會結束這段感情,回到原來的樣子。明天會反彈吧,總有一天會解套吧,人就是會不斷的欺騙自己,事情會好轉的。

莫非定律總是這樣,福無雙至,禍不單行。也總是這樣,我們回不去了。經典名言從張愛玲的<半生緣>,曼楨悲慘的遭遇,被引述到<犀利人妻>的瑞凡、安真的口中。

是的,我們回不去了。每天時間都在走,今天的150元股價,永遠跟半年後的150元股價是不同意義的。也是如同哲學上古希臘唯物主義哲學家赫拉克利特(Heraclitus) 的名言所述:人無法踏入同一條河兩次(You cannot step twice into the same river)。因為河流代表生命的象徵,它變動不居,這一刻的水到了下一刻就流走,所以每一刻的水都是新的,當你再次踏入同一條河流,裡面的水已經和上次不一樣了。

所以變動就是生命;只有死的東西是不變的。每天都有新的考驗,新的感動,新的信仰在產生,有時是突然的,有時是微弱的,就像是蝴蝶效應般,連續的過程。


你永遠不會知道你信仰的是不是真切正確的。

「就算是believe,中間也藏了個lie。」

相信即是真實。交易投資,到後來圖的就是一個信仰。索羅斯的信仰,是他的可謬誤性,亦即"我是可能犯錯的",那你的呢?


「人的一生,如果不品嚐一次絕望滋味,就無法看清自己真正放不下的是什麼,也不知道令自己快樂的是什麼。」                          -吉本芭娜娜



 

 

圖片來源:【台視官方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