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五清早,波士頓州長呼籲住在波士頓、牛頓、水城、貝爾盟市、劍橋市以及沃爾瑟姆市的居民不要外出,以幫助警察緝捕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的嫌犯。當天傍晚,禁令解除之後,先生與我和兒子在陽台上玩耍,先聽到爆炸聲,接連聽到警車聲,過不久在電視上看到警察逮捕爆炸案嫌犯佐哈.查那耶夫(Dzhokhar Tsarnev)的報導。(請參考:你不知道的波士頓馬拉松

從四月15號爆炸案發生直到四月19號,波士頓的居民都活在恐怖事件的陰影底下,一直到19號晚上嫌犯被逮捕後,大眾才鬆了一口氣。當天晚上,友人與我分享一則台灣的報導,我發現該報導的資訊來源是錯誤的美方報導,而且令人憂心的是,這則新聞竟然有222萬人按讚。但我同時也注意到,有百分之38的讀者對這篇報導感到「火大」,或許這批讀者已經從別的渠道取得正確的資訊,對於引用錯誤資訊的報導感到憤怒。

在爆炸案案發過後,有一位布朗大學的印度裔學生失蹤,因此有人懷疑那位失蹤的學生是元兇,在FBI尚未公佈嫌犯照片以前,美國就有記者在網路上發表沒有證據的揣測,而台灣的記者對於報導來源沒有慎重篩選,所以翻譯出來的報導跟事實差距甚遠。筆者透露逃亡的白帽男是22歲的印度裔男子,而且兩次強調這位印度裔男子是布朗大學的高材生,這不但引導讀者思考:「怎麼名校的高材生會策劃如此殘忍的爆炸案」,也可能引起讀者對於「印度人」的反感。

事實上,這對兄弟的祖籍為車臣,在移民美國以前,他們曾經住在吉爾吉斯(Kyrgyztan,中亞內陸國家),以及達吉斯坦(Dagestan,是俄羅斯中亞內陸共和國)。無論是車臣、吉爾吉斯,還是達吉斯坦,都和印度沒有任何關聯。哥哥,也就是筆者所謂的「黑帽男子」名叫塔默蘭.查納耶夫(Tamerlan Tsarnev),1986年十月21號出生,26歲;弟弟,也就是筆者所謂的「白帽男子」名叫佐哈.查納耶夫(Dzhokhar Tsarnev),1993年七月22號出生,19歲,目前就讀美國麻薩諸塞大學達特茅斯,他並不是常春藤名校的學生,美國有記者訪問佐哈的同學,並沒有任何人表揚他的學習成績,也沒有任何報導讚許他為「高材生」。

除此之外,筆者強調FBI涉入馬省理工科學院校警西恩.康利(Sean Collier)的射殺案,足見案情不單純,筆者的邏輯是以「FBI涉入調查」為因,推斷「案情不單純」,事實是馬拉松爆炸案案發之後,美國總統歐巴馬發言,強調會把此案查的水落石出(we will get to the bottom of this。請參考白宮總統發言記錄),為了協助調查這個案件,美國政府動員了FBI以及美國海軍的解除炸彈小組。從爆炸案發生以後,FBI一直幫忙當地警察偵查嫌犯,所有跟爆炸案有關的事件FBI都參與其中。因為FBI以及當地警察通力合作,才發現查納耶夫兄弟涉嫌馬省理工科學院校警西恩.康利(Sean Collier)的射殺案,筆者所言「由於一般FBI探員並不會介入警察遭射殺的案子,但這次卻罕見地加入追捕,足見這案情不單純」,是以誇張的筆法渲染案情。詳實的報導,應該點明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引起美國高層的關切,總統下令動員所有的資源調查本案,因此FBI也幫助波士頓警察追捕嫌犯。

讓我把這幾天在電視上看到的當地報導整理出來,把波士頓爆炸案始末的真像還原。四月15號下午兩點49分,波士頓馬拉松接近終點有兩枚炸彈爆炸,造成3人死亡,183人受傷。美國總統歐巴馬表示必須動員所有的資源,將此案查的水落石出,讓肇事者受到應有的制裁。FBI與當地警察開始合力偵查此案。此案重要的證人之一,是參賽者愛琳.赫麗(Erin Hurley)的男友傑夫.鮑曼(Jeff Bauman),他被炸斷了雙腿,在爆炸案發生前,他目擊嫌犯放下有炸彈的背包,而且嫌犯還看了他一眼,他向警方描述肇事者的外貌,成為辦案的重要線索之一。四月18號傍晚,我和先生在看新聞,電視上FBI發言人公佈嫌犯查那耶夫兄弟的照片,呼籲對這對兄弟有印象的群眾聯絡調查人員。許多群眾和警方分享他們相機裡意外拍到嫌犯的照片,使得調查人員能夠很快調查出兩位嫌犯的身份。

照片曝光幾個小時後,四月18號晚上,查納耶夫兄弟射殺麻省理工科學院校警西恩.康利。案發過後,他們夾持劍橋市一臺賓士休旅車,要求人質把提款卡交給他們,嫌犯告訴人質他們是波士頓爆炸案的肇事者,人質在嫌犯替車子加油的時候逃跑。因為人質的手機還留在車上,所以警方能夠追蹤那輛休旅車的行蹤,警方追趕那台車到水城(Watertown),和查那耶夫兄弟發生槍戰,警察將哥哥塔默蘭撲倒後,弟弟佐哈跑回休旅車上,開車往塔默蘭的方向衝,警察迅速逃開,車子碾過哥哥塔默蘭的身體,佐哈駕車離開現場之後,把車扔下,繼續逃亡。

4月19號清早,波士頓州長狄威爾.派克(Deval Patrick)呼籲住在波士頓、牛頓、水城、貝爾盟市、劍橋市以及沃爾瑟姆市的居民留在家中,以確保安全。整個波士頓的捷運停駛,所有開往波士頓和離開波士頓的火車都取消,連計程車都禁止營業,只有羅根國際機場照常開放。當地的學校都停課,大部份的商店、餐廳都停止營業,波士頓陷入沉寂,平日繁華的街道顯得冷冷清清,沒有行人,也沒有任何車輛,有位Tweeter網友Happy Gilmore的評論被熱烈轉載:「波士頓大概是唯一一個大城市,如果你惡搞當地的居民,他們會把整個城市關閉,停止所有事情,然後把你揪出來。(Boston is probably the only major city that if you f**k with them, they will shut down the whole city...stop everything.. and find you.)」

警方在水城展開大規模搜索,一整天下來仍舊找不到佐哈,終於在傍晚解除封城禁令,禁令解除之後,當地居民在家悶了一整天,都出來透透氣,那天春光明媚,天氣出奇地好。其中一位水城的居民到後院走走,發現他的船上遮蓋的布被割開了,而且還有血跡,他報警之後,警方把直升機開到船上方照紅外線,發現佐哈的確躲在船裡,警方馬上把該船包圍,呼籲佐哈趕快放下武器自首,警方投出一些會發出聲響的炸彈,佐哈嚇的逃出來,身受重傷,目前在醫院接受醫療。

天網恢恢,疏而不露,壞人被捕,正義得以聲張,故事結束了嗎?儘管就美國媒體的報導,此案的結局到此為止,圓滿落幕,我認為這件爆炸案應該給大眾更多的啓發。「世界和平」並不只是口號,而是以實際的行為對周遭的人付出關心。這對兄弟是外國移民,哥哥在美國居住幾年卻沒有任何美國的朋友,無法融入當地生活,因而被激進份子洗腦。

這場爆炸案讓我們看到人性的黑暗面,也看到人性的光明面。爆炸案發生後,在案發現場附近的居民拿自己家裡的衣服、褲子替受傷的人蓋上;警方在搜查證據的時候,要求波士頓市中心的旅館淨空,許多當地居民收留這些從外地來參賽或是觀賽的觀光客;FBI照片公佈過後,握有相關照片、影片的群眾熱心提供調查人員資訊;被炸斷雙腿的傑夫.鮑曼儘管身受重傷,還是盡力協助警方辦案。


戴著牛仔帽的卡洛斯.阿爾當諾幫助傑夫.鮑曼的照片成了爆炸案的經典照片。

這次爆炸案發生後,傑夫.鮑曼坐在輪椅上,一旁有一個戴著牛仔帽的男子協助他止血,這張照片成了爆炸案的經典照片。這位戴牛仔帽的男子名叫卡洛斯.阿爾當諾(Carols Arredondo),他是哥斯大黎加的移民,他的大兒子在伊拉克的戰場上喪生,他的二兒子因為無法走出哥哥戰死的陰影而自殺。卡洛斯為了提倡反戰的理念來觀看波士頓馬拉松。波士頓馬拉松有五分之一的參賽者是為了募款而跑,也有許多群眾是為了支持這些參賽者的理念而來的,卡洛斯就是其中之一。美國媒體強調卡洛斯克服喪子的哀傷,挺身救人,把他奉為英雄。但是時代雜誌的記者尤金.李察斯(Eugene Richards)發表了一篇文章《帶著牛仔帽的英雄:卡洛斯.阿爾當諾的故事》,揭露了卡洛斯的過去,他為了宣傳反戰的理念,曾經開車拖著一個靈柩,裡頭裝滿喪子艾力克斯的照片,一樣是在波士頓,一樣是在馬拉松比賽發生的地點,那個時候的卡洛斯是群眾厭棄的對象,大眾不願意面對美國大兵在國外戰死的事實,更不願意看到那些醜陋的照片,有人咒罵他,有人向他吐口水。然而因為這次卡洛斯對鮑曼伸出援手,傳媒馬上將他升格為英雄,對於他長久以來倡導的反戰理念卻隻字未提,這是不公平的。

這幾天開車在波士頓市區,我發現許多戶人家在門前掛上國旗,哀悼為馬拉松爆炸案喪生的受害者以及警察。九一一以及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是美國人的痛,似乎戰場一定要發生在美國本土,大家才會意識到戰爭的殘忍。美軍出兵伊拉克時也有許多傷亡,傳媒卻沒有以這樣的篇幅報導喪生的美國大兵,也沒見著那麼多國旗哀悼他們。經歷過這場爆炸案,我們應該體會,不管戰場發生在美國還是外地,只要有人為戰爭喪生,就有家庭為這些人悲傷不已,任何個人的死亡,都是全人類的損失。這篇文章最好的結尾,或許是約翰.唐恩的《喪鐘為誰而鳴》(李敖譯)

沒有人能自全,
沒有人是孤島,
每人都是大陸的一片,
要為本土應卯。
那便是一塊土地,
那便是一方海角,
那便是一座莊園,
不論是你的,還是朋友的,
一旦海水沖走,歐洲就要變小,
任何人的死亡,都是我的減少,
作為人類的一員,
我與生靈共老。
喪鐘為誰而敲?
我本茫然不曉,
不為幽冥永隔,
它正為你哀悼。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very man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y friend’s or of thine own were:
any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because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and, therefore,
never send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s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John Donne

 

關於波士頓馬拉松爆炸案

  1. 如果你有親友也參加了波士頓馬拉松,可以透過 Google person finder 了解他們的狀況>>http://bit.ly/15hfc0h
  2. 如果你爆炸當時正好在現場,可以到紅十字會 safe and well 網站登錄,讓在尋找你的人安心>>http://rdcrss.org/11kjPC1
  3. 更多幫助波士頓馬拉松的方法>>http://bit.ly/11kkeED

 

有這麼多人為這世界努力著
〉〉世界各地的「女人節」(婦女節)印象
〉〉2013同志遊行在里昂,平等趁現在!
〉〉阿姆斯特丹 Gay pride 同志大遊行

圖片來源: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