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有想過,有一天會和W距離那麼遙遠,一個在亞洲台灣,一個在北歐芬蘭,距離六個時辰,不是特別長的六個時辰,但也不算短。分離那天我們依依不捨,因為再過五天,就是我們進入兩年交往的時間,可是我們卻不會在彼此身邊。

在芬蘭時,W和我討論要如何維持使用SKYPE的時間,W希望我一下班便能使用網路,並掛在SKYPE上面,同時可以做自己的事情,但我並不特別想,我只要一個小時的聊天,其餘時間,我想好好的休息、做飯或者寫東西。

一開始我都很專心在SKYPE前面和W聊天,後來變成隨意在SKYPE前做事情,有時丟著SKYPE跑去廚房弄我的馬鈴薯泥,或者鮭魚濃湯,有時跑進浴室裡面洗澡,有時衝去超市買東西,甚至我會在螢幕前刷牙、吹頭髮或剪指甲。

我並不是不特別思念W,只是女人的思念時有時無,跟隨著情緒,起伏變化很大,或許晚上的時候我忙著我的文章,並不想特別去問W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早上一起來時,我可能會忽然想和W瘋狂的纏綿。


芬蘭宿舍的窗前

在性慾漲潮的時,依賴SKYPE並沒有太大的幫助,我必須開啟我的想像力,帶來多一點慰藉和滿足,SKYPE只是確保對方還在線上,還會愛著你,心理上是被滿足的,但生理上並一定有,所以在遠距離的時候,彼此的想像力非常重要,還有對自己對身體的了解,知道自己的敏感地帶在哪邊,知道自己需要被滿足的地方在何處,林林總總加起來,才有辦法延長彼此的情感。

我也常常用寫作的方式,來記錄W和我之間發生的點點滴滴,寫東西是我長期有的習慣,我喜歡用文字封存那些美好的時光,用句子連接那一段一段的情感,每當我反覆閱讀這些篇章的時候,我可以輕易的把過去截取出來,將那濃厚的香氣放在胸膛,一而再再而三的吸吮…很純粹的寫,純粹的保留,純粹的去擁有當下。

來到芬蘭,讓我脫離原本習慣的生活圈,離開人口眾多的台灣,把自己交給陌生的環境,每一步走的和原本都不一樣,每一個步伐都不是過去熟悉的,而我和W,也分開了整整三個月,90天不見面的日子,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個大跨步。

以往,我和W是無法忍受分離的,不用說一個月,就連兩三天也會感到不耐煩,感覺不對勁,在生活中,一旦習慣彼此,很容易焦慮、害怕。彼此在身邊的時候,常會有安全感,有熟悉的氣息,輕鬆的心情,分開,就是在當下把彼此拉離,去適應新的環境,可是,我發現,當我整個人被移到一個新環境的時候,那種分離的不適應,比原本在家鄉,和W稍微離開兩三天好很多,也就是說,一個人在舊有的模式下,可能無法接受生活少掉幾個習慣,可是被帶到全新的模式,或許就必須獨自去接受生活中完全消失的幾個習慣。

是被迫接受,也是被迫成長,然而,從另一方面來看,是一種必須的經歷,我可以感覺得到,在這個過程裡,我變的比以前獨立、勇敢,以前我總要依賴W叫我起床,總要賴著他聽我抱怨、訴苦,沒有他我心慌慌,手忙腳亂,當他在我身邊,我自然不會去改掉這些習慣,因為沒有必要,一到了芬蘭,當環境即是如此,你就必須馬上改變、馬上適應。

遠距離,也讓我看的看清楚,W和我之間的關係,那個空間、時間、溫度上的差異,讓我知道,W跟我沒有因為愛情而逐漸迷失自己,我們仍舊是愛情中兩個獨立的個體,兩個互相扶持、打氣的夥伴,我們也沒有因為愛情而停滯不前,而是不斷不斷的成長、繼續往前。

所以,偶爾給彼此一些遠距離的機會吧,不要把害怕、不確定當作藉口,遠距離是一種測試,一種戀愛方式,一種生活態度,適度的遠距離,讓兩個人重新思考彼此在心目中的意義,也讓人回憶以前的種種,曾經發生過的那些事情,然後在你面對新環境,認識到不同的人之後,你會越來越清楚,原本那個跟你相愛的人,是不是真的適合你。


晚上的房間~非常簡潔

讓彼此遙遠的是距離嗎?
〉〉你適合遠距離戀情嗎?
〉〉我們之間隔著的不是距離
〉〉拯救遠距離:電愛

首圖來源: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