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上曾經有位生理學家非常「執迷」於量體重,為什麼他會如此在意體重?體重與健康之間又藏著甚麼樣的秘密?來看看這個開啟生理學量化研究新視野的小故事。

Santorio Santorio 生活在十六世紀的義大利,是位生理學家。他有個古怪的名字,卻有個我們熟悉的習慣:量體重。

說習慣或許不夠精確,應該説,是執迷。

有多執迷?據說,Santorio Santorio 曾經連續三十年——除了出外渡假的日子外——天天量體重,並且詳細紀錄下數字的變化。不只如此,Santorio Santorio 甚至自己製造了一台體重計。(延伸閱讀:比起體重數字,妳更該注意尺寸數字


Santorio Santorio 的體重計。圖片|來源

圖片裡頭,那個怪異大型機械,就是 Santorio Santorio 自己發明的體重計。乍看之下,它就像個一般磅秤,只是放大了好幾倍。一頭可以調整的有砝碼,一頭則可以放著想要秤重的物件——也就是 Santorio Santorio 自己。

就是這麼日復一日地仔細測量,成就了 Santorio Santorio 的名著《醫學測量術》(Medicina Statica)。

《醫學測量術》1614 年在義大利第一次出版,當時 Santorio Santorio 任教於帕多瓦大學。當 1737 年英譯本出版時,這本書已經出到第五版,可見其暢銷的程度,也可見 Santorio Santorio 對體重的執迷,引起了人們的共鳴。

但為何 Santorio Santorio 這麼在意體重?在他看來,體重的數字裡頭,藏著健康的秘密。而所謂健康,就是要維持一定的體重,減少無謂的波動。這正是他要自己動手製造體重計的原因,也是他在《醫學測量術》反覆強調的重點。(同場加映醒醒吧!罐裝果汁沒有那麼健康

看起來跟今天的概念有點像,不過 Santorio Santorio 在意的卻又不完全是體重,還有與體重密切相關的另一項身體機能:排泄。

在書裡頭,他審慎地分別了各種人體排泄的變異,還有排泄與健康的關係。比如他說,在夏天,強壯的人大多會在白天排泄;冬天,則以晚上居多。在書的另一段,他又說,如果有人在晚上排泄比較多,但沒有流汗或不適感,可以視為健康的象徵。

而沿著這條主軸,Santorio Santorio 一路考察了體重及排泄,如何與風、水、飲食、運動、睡眠還有性等等不同課題,產生互動。比如他寫到:「老年人若是不節制地性交,身體會變得又冷又重;年輕人則會變輕,且溫暖。」

如何讓排泄順暢,以維持體重,常保健康。這才是 Santorio Santorio 著迷的重點。


Santorio Santorio. 圖片|來源

不過,這些都不是 Santorio Santorio 最得意的成果。

他真正的大發現,真正迫不及待要告訴讀者的,是所謂「無法感知的排泄」(insensible perspiration)。什麼是無法感知的排泄?根據他的計算,一個人若吃下八磅的食物,會有三磅按照有形的方式排泄出體外。但是剩下的五磅呢?到哪裡去了?

這件事情讓 Santorio Santorio 困惑不已,而他最後得到的答案就是,一定以無法感知的、氣體的方式,排泄出去了。理解這一點,就能揭開健康的法門。(推薦閱讀:用手去感受,手裡便能找到答案:柳宗理

看起來跟今天的概念有點像,不過 Santorio Santorio 在意的卻又不完全是體重,還有與體重密切相關的另一項身體機能:排泄。

Santorio Santorio 把「無法感知的排泄」放在《醫學測量術》的第一章,贏得了許多同時代人的嘆服。儘管今天看來,這實在是有些奇怪的概念:為什麼非得排出體外不可呢?從現代西方醫學的觀點而言,Santorio Santorio 誤會了很多東西。

可是對於排泄的執念,正好是西方古典醫學的特色。從希臘時代開始,一代又一代的歐洲醫生,都認為健康就是把體內不乾淨的東西排除出去,放血、催吐,都是方法之一。Santorio Santorio 會對體重以及排泄有這麼多的意見,也是繼承著這一條傳統而來。

這個在我們看來,有些陌生和奇異的概念,在歐洲的歷史上長期支配了醫生對健康的想像,超過一千年。而儘管 Santorio Santorio 對人類生理的解釋,在今天看來是失了準頭,他卻因此打開了量化研究在生理學中的新視野。直到今天,體重測量仍在各種生理檢驗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