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種植植物,佼哥不但學會專注,更學會了欣賞不同生命的美麗。

文|龔千容

「植物並不在我生活中扮演任何角色,他們都是『生命』。」——黃子佼

談到黃子佼,工作時的他是令人安心的主持人,也是藝術收藏家、公益推手;私底下的佼哥,是乾女兒小花(柯基犬)的好爸爸、是家中近百盆植物的主人。 


圖片|有肉 Succulent & Gift 提供

與植物的相遇、相知、相惜

「大約 7、8 年前,第一次在富錦街買水泥盆植栽,才開始接觸植物。」聊起與植物最一開始的緣分,佼哥分享那時買的盆栽因光線不足沒有成功種活,「當時總覺得該做點什麼,就決定幫他(植物)拍張遺照。」

漸漸地,佼哥鏡頭裡越來越多植物的身影,不只充滿獨特美感的乾枯枝幹,夾縫中鮮活的小生命陸續成為攝影展作品,而家中的前陽台與後陽台,也迎接越來越多小夥伴。

若單純形容佼哥是「植物照顧者」或許稍嫌不足,某方面來說,植物也同時照顧著佼哥。固定的陽台打掃、清積水、拔枯葉,看似枯燥無聊卻是佼哥的療癒時光,正因一次只能做一件事,更能拋開工作上的煩惱,全然地專注於眼前事物。

推薦閱讀:種植物讓人心情愉悅?心理師:花在植物上的時間,最後都會滋養自己

聊起陽台上盆栽的近況,第一時間佼哥笑著說「如果可以最好都不要死掉」,因工作與環境關係,只能在有限時間內盡可能地關心每一盆生命,期盼著他們在未來都能恣意生長,隨性發展最舒服的樣貌。


圖片|有肉 Succulent & Gift 提供

看見植物的獨一無二

「曾經有一次去京都旅遊,令我印象深刻的不是寺廟本身,而是廟旁山中的苔蘚。」佼哥回憶道,每一種在山中出現的苔蘚都被仔細地標註名稱,「當時真的很悸動,原來這些不起眼的苔蘚也可以這麼漂亮,你會知道每一種苔蘚都是不同的美。」微小卻獨特的苔蘚們被鄭重地介紹,輕輕地在往來旅人心中留下痕跡。

或許有人會說同樣都是植物,看起來並無太大差別,在接觸許多設計師、藝術家的佼哥眼裡,每一個小生命都是獨一無二。

「設計上若為同個流派、風格,作品中總有些彼此的影子,但自然界不是。即使是同一個品種,走過的路不一樣,最終成就的樣貌就會不一樣。」

好奇問起佼哥口袋中的植物地圖,他沒有猶豫地說「每一條街、每一道牆」就是最迷人的探尋路徑,漫步於綠蔭搖曳的敦南大道、開車經過每一個不起眼的路邊,一瞥頭就能見到最純粹的自然光景,有時候是避開鐵皮長出的植物、有時候是衝破垃圾袋的枝條,這些細微觀察,都成為佼哥攝影展中百看不膩的主角。


圖片|有肉 Succulent & Gift 提供

植物與生活

關於植物在佼哥生活中的角色,「生命」是佼哥的回答。「大部分人對生命的定義可能都更活躍一點,可能是能互動的寵物、人類等等,但我認為植物也是無聲的生命。」默默發芽、成長、開花、甚至凋零,過程非常淡定,彷彿也在提醒我們,做人不用「哇啦哇啦」地表達。

同場加映:養植物教我的事:你才是能夠決定,是否要「改變」的人

「很多東西不是要來、吵來的,只要有充足的水分、陽光,生命自然會發光。」

出道 32 年的佼哥,闖蕩過程並非一路順遂,曾經歷低潮、現在擁有幸福生活的他,更能明白大自然傳授的哲學,沒有抽象的大道理,只多了讓生命更踏實的詮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