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傲慢與偏見》的時代,社會變得更平等,更開放,但我們的戀愛卻沒有變得比較簡單。

19 世紀英國小說家珍奧斯丁,在經典作品《傲慢與偏見》裡,以驕傲的達西先生,與充滿偏見的伊莉莎白小姐,訴說了那個階級分明的年代,愛情要爬出金字塔的困難與艱辛。

走過了兩百年,當我們活在一個平等自由、開放民主的社會下,愛情真的有比較容易了嗎?為何找到那個「對的人」,還是充滿了門檻,到底該怎麼做,我們才能自在去愛?

日本小說家辻村深月寫作《傲慢與善良》,一對三十代戀人——西澤架與坂庭真實,在歷經了多次相親、聯誼等「婚活」後,終於找到對方,決定步入禮堂。婚禮前的冬天,未婚妻真實卻突然消失,只留下訂婚戒指。架想起真實曾告訴他,自己遇到跟蹤狂騷擾的事,對方是真實拒絕過的人,於是架開始找尋未婚妻的下落,循線拜訪過去的相親對象、家人朋友、前同事,但漸漸發現,他從不了解未婚妻過去的秘密……。

《傲慢與善良》是懸疑愛情小說,骨子裡更像「21 世紀的愛情診斷書」,精闢剖析了現在人的心靈盲點,為何我們尋尋覓覓,卻一次次失落在人海裡。


圖片|來源

病因 1:傲慢——你為他們打了幾分?

當西澤架回到未婚妻的故鄉,詢問當年為她安排相親的負責人,發現在他面前那樣乖順溫柔的未婚妻,在挑選相親對象時,可是一點也不客氣地挑惕對方,就像在婚活中看多了異性,不再把對方當「人」看,只是在貼了條件標籤的清單中抽出設定或背景,豪不客氣地品評對方。

「人下意識給自己打了分數,若遇上的對象不及自己的分數,他就會說對方『不是對的人』。意思是——我的價值沒這麼低,得來個價值更高的對象才配得上我。」

西澤架想起自己過去在相親時,也是毫不客氣地掃描一遍對方後,先下一個評價,就像刷了商品的條碼,就跑出了一個金額判定。「這種感覺就像把對方當鏡子,映出的是每個人的自我評價。」

他才發現他們都是多傲慢的人呀,從沒想過對方的心情,因為「那種對象」絕對不可能,所以根本不想去理解對方。從沒想過對方說不定也很不安,擔心自己一輩子就要孤獨終老,內心充滿不安,就和自己害怕的一樣。但當不把對方當人看,就忘了原來彼此是同類,沒人想當過季花車中,被人挑剩的滯銷品。推薦閱讀:為什麼男人總愛幫女人打分數?26分女孩的故事

病因 2:善良——是乖順還是放棄努力?

坂庭真實在西澤架眼中,是非常「善良」的女孩,總是替父母著想,到高級餐廳用餐時,也會想著:「啊,好對不起父母啊,真希望他們也一起來。」但當他回去找真實的故鄉,發現真實是一個連選擇什麼學校、在哪裡工作、跟什麼對象相親,都乖乖聽父母安排的孩子。這樣的善良,是真正的美德,還是對自主的棄權?延伸閱讀:家庭心理學的秘密:為了得到父母關注,孩子會拿自我交換

真實到了 30 多歲還是沒談過戀愛,總是聽從別人的話、活在別人的標準中,只知道也只擅長這種生存方式,最後活成一個老實溫柔的人,但作者直言:「那種善良如果過了頭,或許就成了不知世事,也可以說是無知。」

社會一直以來推崇的善良,有時變成一種乖順,而不是真正使事物朝向「良善」結果的美德。正如中醫師高堯楷在《養氣》一書中說:「一般人心中想的善良,通常都只做到善,而沒有盡到良的責任。是因為沒有智慧導致的懦弱,不敢做出自己的判斷,才變成弱勢的。」

於是看似美好的善良,和不自覺的傲慢,都成了婚戀不可行的病因:「現代的日本,人與人之間已經沒有明顯階級差別,但每個人都太重視自己的價值觀,每個人都很傲慢。另一方面,活得越善良的人越聽從父母的話,任由別人覺得事太多,成為『沒有自我』的人。傲慢與善良這兩種矛盾的特質經常同時存在同一個人身上,現在就是這麼一個不可思議的時代。」


圖片|來源

病因 3:父母——為了孩子好,還是從來不信任?

一輩子沒離開過同個城鎮的真實父母,覺得自己看到的資訊就是一切,絲毫沒有覺察除了這些事物之外,還有別的價值觀及世界,也沒興趣知道,於是總是將自己的價值觀,強行加諸在孩子身上,要求真實照著他們的理想活,像極了許多的父母,認為自己有權將手伸進孩子的生命。

有趣的是,過去不准小孩談戀愛的父母,當主題從戀愛變成結婚後,就忽然拋開難為情,說起這件事毫不尷尬,也不太顧忌什麼,大手大腳地為孩子安排相親。但他們從沒想過,其實在父母看不到的地方,小孩早已經歷了各種事,也曾有過戀人,然而一旦回到父母身邊,還是會被當成小孩。因為「在父母心目中,他就是個連相親都得靠父母籌劃,自己一個人連戀愛都不會的小孩。——因為他們從沒信任過。」

擔心的背後是愛與關心,但同時也是以消除自己的不安為優先,不願信任小孩,不願耐心等待小孩自己做決定,如果不去看見自己身上的盲點,這份過度的愛,就會成了阻擋孩子獨立自主的障礙。


圖片|來源

解方藥單:想清楚你要什麼,不再被恐懼不安驅動

西澤架漸漸瞭解愛情與婚姻的真相:「婚活順利的人,都是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的人,也是看得到自己今後生活願景的人。」

當一個個尋找另一半的男女,都只是出於恐懼與不安,為了順應社會而採取的行動,不是出於自我意願,那永遠就只是在隨波逐流,像是泛舟一般,遇到什麼就是什麼,而不是登山攻頂,知道自己的目標在哪裡,奮力地朝著那裡前進。

「都三十歲了,有穩定的工作,是好和人際關係也差不多固定,無論男性女性都安於現狀,覺得現在自己的生活安適。但他們又沒有勇氣選擇就這樣不改變。他們甚至連決定自己『不婚活,抱持獨身』的意願都沒有。」

原來 21 世紀愛情最困難的地方,不只是傲慢與善良,也不是過度干涉的父母,而是一個個不認識自己,不知道自己要什麼,不知該往哪裡去的我們;但同時,這也是解方——你不需要多下載幾個交友軟體,積極找約會對象,你只需要把目光放回自己身上,問問自己:「我真的想要結婚嗎?」「我想要怎樣的另一半?」「我期待怎樣的愛情?」把 GPS 定位準確後,好好出發,就是通往幸福的真正道路。

最後,西澤架終於發現了未婚妻失蹤的真正原因,令人相當意想不到,而這個驚喜,就留給讀者們去享受與挖掘。這部懸疑小說,將帶你解開 21 世紀愛情最大的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