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多人看《金瓶梅》,想必都對潘金蓮的潑辣印象深刻。據說曹雪芹也深受影響,而塑造了得理不饒人的王熙鳳。

文|蔡詩萍

《紅樓夢》裡,嘴巴刁利的,莫過於王熙鳳,她伶牙俐齒,連珠炮似的犀利,得理不饒人,引人矚目。

再來,尤三姐,她跳在炕上,袒胸露腿的,痛罵賈珍賈璉,亦大快人心。

其他的女人,就很難見到「女中豪傑」式的犀利了。

但《金瓶梅》不然,幾乎每個女人,都「很會罵人」,尤其罵老公!且罵人不帶髒字的,請不要來清河縣!

罵人若不帶髒字,不帶性字眼的,那你看《紅樓夢》就好,何必來碰《金瓶梅》!

但《金瓶梅》可以讓你感覺,你就活在市井街頭、巷弄鄰里之內,每個女人都很真實。


圖片|來源

真實生活裡,你聽見 F 字頭、S 字首、幹××、操××的機會一定不少吧!

《紅樓夢》裡,這樣的字眼,多半在私下場合或聲色場所裡。《金瓶梅》不然,悍婦罵老公,主子罵妻妾,婦人對幹婦人,街頭互嗆,無一不是動輒「問候你媽媽生你的地方」!

《金瓶梅》雖然以淫穢聞名於世,但它並不容易讀,山東土語、民間俚語太多,隨著地域的不同,隨著方言的隔閡,讀《金瓶梅》遠比白話文更成熟的《紅樓夢》要吃力多了。

這些夾雜土語、方言、俚語的民間「性」髒話,動不動就從任何一位女子口中講出來,著實令人有點招架不住!(延伸閱讀:教你說法國人的髒話:你知道「波爾蝶」是什麼嗎?

舉例來說吧,李瓶兒是西門慶的第六位妻妾。個性算是相對溫順的,她也是對西門慶感情最誠摯的一位。

但她在老公花子虛過世後,等待嫁給西門慶的日子裡,卻陰錯陽差,一場誤會,等不及,因而短暫嫁給了一位醫生蔣竹山。

很快的兩個月左右,她的婚姻便出現危機,因為蔣竹山無法滿足她的性需求。

這位蔣竹山為了討好新婚妻子,去買了助性的藥物,去買了「景東人事」、「美女相思套之類」(類似現在的電動按摩棒吧!),不料,卻被李瓶兒罵了個臭頭!

她可潑辣了,先氣得用石頭砸爛這些「淫器之物」,當場扔掉。你以為她是惱羞成怒嗎?錯!

李瓶兒罵道:「你本蛐蟮(意思是蚯蚓那麼大小的生殖器),腰裡無力,平白買將這行貨子來戲弄老娘!我把你當塊肉兒,原來是個中看不中吃蠟槍頭!死王八!」罵得蔣竹山狗血噴了臉,半夜被趕到住家前邊的店鋪裡一個人睡覺。夠嗆吧!

李瓶兒是「噁心」這些性道具嗎?錯。

在她之前,與西門慶的偷情苟合裡,西門慶也用道具啊!但西門慶帶給她的,是「狂風驟雨式」的爽悅,既然曾經滄海,當然難為水;既然曾經打過大聯盟,自然很難再欣賞小聯盟的1A。道理,就這麼簡單!由簡入奢,易!由奢返簡,難啊!(推薦閱讀:「 性從來不只是為了生育!」解放女性慾望的三部 TED 演講


圖片|來源

做為《金瓶梅》的首席女主角,潘金蓮的潑辣,更是沒話說。

她生來妖嬌美麗,卻讓張大戶破了處女之身,張大戶妻子發現後,張大戶不得不把她嫁出去,卻又捨不得,最後想到一個「借殼上市」方法,把潘金蓮嫁給租他房子,賣炊餅為生,身型五短的武大郎!再私下拿銀兩給武大,做生意本錢。武大出門,張大戶便偷溜進去幽會,武大即使撞見,亦忍氣吞聲。

試想,潘金蓮怎麼可能愛武大?又怎麼可能瞧得起武大?

就連後來,張大戶過世,武大夫妻被趕出去,要商量買房子時,武大因錢財不足,彆彆扭扭,只見潘金蓮這麼展現她的霸氣:「呸!濁材料!(指混帳東西)把奴的釵梳湊辦了去,有何難處?過後有了,再治不遲。」武大這才湊齊了十數兩銀子,典了一棟小樓。

人漂亮,個性嗆辣,又比老公有錢,再加上,性生活顯然不美滿,你說,潘金蓮怎不成天氣噗噗,不唉聲嘆氣,不罵老公呢?(推薦閱讀:與渣男談的一場戀愛:如果要愛,必須為了自己

潘金蓮的抱怨,非常人性化:「普天世界斷生了男子,何故將奴嫁與這樣個貨?每日牽著不走,打著倒腿的,只是一味喝酒。著緊處卻是錐扎也不動。奴端的那世裡晦氣,卻嫁了他!是好苦也!」

老公又醜又窮,床上又沒有一點男子漢功夫,關鍵時刻便洩了氣,你說,這婚姻能走下去嗎?連我也同情潘金蓮啊!不是嗎?

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這牛糞偏偏又不能憐香惜玉,不能滿足鮮花的情慾,這鮮花自不免每天在小樓前面招搖,打扮光鮮,眉目「嘲」人,雙睛傳意。

你不覺得這「眉目嘲人」,這「嘲」字用得多巧?怎樣,我就是美麗,我就是風騷,怎樣,要不,你來尬我啊?你來啊,你敢嗎?

這就是潘金蓮。

她後來幾番挑逗武松不成,最後武松要去首都東京(即開封府)公幹時,擺下一桌酒菜,給哥嫂辭行,特別向嫂子潘金蓮喊話,要嫂子注意言行,記住:「籬牢犬不入!」(妳把門關緊一點,哪隻公狗能進來啊!)這話可激怒了潘金蓮。讓她惱羞成怒。

她紅了耳朵,臉色氣得發紫,指著武大郎,(有趣吧!是武松嘲諷她,她卻回頭痛罵老公。)罵道:「你這個混沌東西,有甚言語在別人處說,來欺負老娘!我是個不戴頭巾的男子漢,叮叮噹噹響的婆娘,拳頭上也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馬,人面上行的人,不是那腲膿血(膿包,無用之人)搠不出來鱉老婆!(指自己不是縮頭縮腦的人,暗批武大無能!)自從嫁了武大,真個螻蟻不敢入屋裡來,有甚麼籬笆不牢犬兒鑽得入來?你休胡言亂語!一句句都要下落。丟下塊磚兒,一個個也要著地!」

看看,這娘們,多恰北北!多剽悍,多犀利啊!

潘金蓮的連珠炮,轟得武松倒不好意思了,只得敬酒賠禮。孰料,潘金蓮把酒杯一推,跑下樓去,半途還打了回馬槍,罵武松不知道「長嫂為母嗎?」她哭訴著,初嫁武大時,不知有小叔,怎麼突然跑出來!還要扮演「喬家公」(假冒的家長)!幹譙她這嫂子!

潘金蓮邊罵邊哭,邊喊:「自是老娘晦氣了,偏撞著這許多鳥事!」

夠嗆吧!你這一生,肯定沒見過幾個類似的女人!

回想一下,《紅樓夢》裡,哪有這等的潑辣女子?勉強講,就是一個王熙鳳了。難怪,後世的紅學論者要說,潘金蓮有給曹雪芹留下深刻印象,往後在大觀園裡,就讓王熙鳳演出了類似潘金蓮的伶牙與俐齒!

然而,王熙鳳畢竟是大宅門裡,在順風環境下,狐假虎威的高手。而潘金蓮則真正是地瓜葉、圓仔花,在汙濁的環境下茁壯,逆風逆勢,照樣一副我就敢拚的模樣!比起潘金蓮,鳳辣子還是遜色多了!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你敢愛上潘金蓮嗎?

因為,太刺激了,所以問你三次!

也因為,太敏感了,所以,你不用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