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來都以獲得讚美為生活目標的泰勒絲,態度一轉,宣告以往的自己已死,要全心為自己而活的契機是什麼?

文|Amazing

去年夏天,我和一位朋友一起到花東旅行,身為泰勒絲粉的他,要求在車上播放她的最新專輯《Lover》,聽到一半他突然說,真高興泰勒絲從低潮中爬起來了,這次的專輯充滿愛與正面訊息,和上一張的黑暗風格很不一樣。同樣喜歡她的音樂卻沒有熱情追蹤的我,才注意到原來有這回事。

Netflix 最新紀錄片《泰勒斯:美國小姐》(Miss Americana),就紀錄了她在《Reputation》和《Lover》兩張專輯間的心境轉折,如何從在意他人眼光的好女孩,到正視自我的快樂,又怎麼從對政治議題噤聲的年輕歌手,到勇敢發聲的公眾影響家。

想被眾人肯定的好女孩

紀錄片的開頭,泰勒絲翻閱從小到大的日記本,坦言自己從小到大的道德準則,就是必須讓別人覺得她是好的,「我就是在努力做個好女孩。」她說自己已經養成習慣,得到讚美時就要表現得很開心,「感覺那些讚美,就是我的生活目標。」這是每個女孩的成長日常,透過規訓自己,去競逐乖巧、聽話、溫順的標籤,當一個好女孩,得到愛與讚美,反之,就會遭受「男人婆」、「蕩婦」、「婊子」等各種辱罵,人們還說是你活該。(推薦閱讀:好女孩症候群:害怕被人討厭,是因為妳也不認同自己

想討好每個人的心情,直到泰勒絲爆紅後仍攫取著她,她開始在乎照片上的樣子是否夠瘦夠漂亮,是不是有哪裡多了一塊肉?她因此得到了厭食症,明明有演場會這樣亟需體力的工作,仍限制自己的進食。直到後來她才理解:「妳要吃東西才會有力氣,才會強壯,可以完成這些演出,而不覺得辛苦。」「妳如果想瘦,那就不可能有翹臀,如果妳要翹臀,小腹就不可能平坦,這些標準真是他媽的不可能。」


圖片|Netflix

隨著她越來越紅,各種嘲諷與流言從沒停止對她的惡意,媒體緊盯每段戀情,猜這位男友會不會成為下首歌的主角。2016 年歌手肯伊威斯特在歌曲中寫了一句:「我覺得泰勒絲應該跟我親熱一下,為什麼?因為我讓那婊子紅了。」引發喧然大波。

這不是他第一次攻擊泰勒絲,早在 2009 年泰勒絲打敗碧昂絲拿下 MTV 最佳音樂錄影帶獎,站上台發表感言時,肯斯威斯特就中途打斷她,搶走麥克風說:「嘿,泰勒絲,我真的很替你高興,我會讓你講完,但碧昂絲的音樂錄影帶才是最棒的!」

2016 年肯斯威斯特再次在歌曲中提起這件事,起初大家都相當氣憤撻伐他,直到一段肯伊威斯特曾打給泰勒絲告知此事的影片釋出,社會風向馬上急轉,辱罵泰勒絲是虛偽的雙面人,假裝自己是受害者。儘管她聲明自己不知道會在歌中被稱為「婊子」,人們仍開始用「泰勒絲玩完了派對」(#TaylorSwiftIsOverParty)的各種貼文,嘲笑她已聲名狼籍。

不需要任何人讚美的快樂

這是泰勒絲最低潮的時刻,一直以來都以他人掌聲為信仰的她,突然失去了人們的喜愛,她崩潰大哭:「我們本質上缺乏安全感,我們喜歡人們的掌聲,因為這會讓我們忘記,自己總是覺得不夠好。」從小就熱愛音樂,拿著吉他自彈自唱的那個女孩,發現世界不再只有單純的音樂,她付出太多太多從未想過的代價。


圖片|Netflix

那一年泰勒絲決定暫別演藝圈,回歸生活讓一切重新來過,將家人與朋友擺在優先,也漸漸找回對音樂的初衷。不再在意別人怎麼想,讓她再度快樂了起來,「這種快樂不是我從小習慣的快樂,這種快樂是不需要任何人讚美的。」

2017 年她推出新專輯《舉世盛名》(Reputation),帶著死而後生的氣勢歸來,主打歌〈Look what you made me do〉,以響尾蛇為復仇意象,向攻擊她的人宣告:「我從死亡中重新升起,我總是如此重生。」並且大膽說過去了泰勒絲已經死了,她不會再當那個好女孩。(同場加映:不做模範女生!自然我宣言:真正的好女孩走自己的路


圖片|來源

另一首〈Delicate〉中,泰勒絲唱著:「我已聲名狼籍,你必須愛真正的我。」訴說她的寂寞心境。MV 中她從一位保鑣圍繞的巨星,變成沒人看見的透明人,終於可以脫下高跟鞋,擺脫一切束縛,開心地赤腳在雨中自在跳舞,享受只屬於自己的快樂。我們才發現一位舉世盛名的天后,原來想要的也只不過是這樣簡單的幸福。

勇敢起身改變世界

越來越敢為自己發聲的泰勒絲,在 2017 年決定控告電台主持人穆勒對她性騷擾,穆勒在拍照時公然把手放在她的臀部上,卻辯稱她當下沒有及時抗議是她的問題。雖然最終她贏了官司,但是卻一點都沒有勝利的感覺,「我很氣這種事發生在女性身上,我很氣有人收錢來對付受害者,我很氣所有細節都遭到扭曲。」

這件事徹底改變了泰勒絲的一生,曾經她認為自己只是個年輕歌手,不認為人們想知道她的政治觀點,「我覺得他們比較想聽我唱關於感情和分手的歌。」但她開始明白有很多受害者不敢說出遭遇,或是說了卻不被相信,「下一次有機會改變任何事,我最好清楚要支持什麼,和想說什麼。」

2018 年美國國會期中選舉,泰勒絲家鄉的田納西州選區,由共和黨參選者瑪莎布萊克本領先民調,她是一位極端保守主義者,反對女性同工同酬、反對防止婦女受暴法、反對同性伴侶,卻主張這些是「田納西的基督教價值」,讓泰勒絲相當氣憤,並且決定站出來說話。


圖片來源|Netflix

泰勒絲為了「政治出櫃」,與團隊發生爭論,他們擔心這樣會導致粉絲人數銳減,還怕引來人身危險,考慮要購置防彈車,但她仍堅持:「我必須站在歷史上正確的一方,就算沒有成功,但至少我試過了。」「我不能在台上說同志驕傲月快樂,但是當有人迫害他們卻不站出來。」

PO 文發出那天,泰勒絲與母親緊緊牽著手,慎重按下上傳鍵,向一億兩千萬粉絲宣告她的政治意志。此事立刻成為新聞頭條,川普回應他對泰勒斯的音樂喜愛程度下降了 25%,但當天登記選民的人數就暴增了五萬,比整個月都還多,證明泰勒絲確實發揮了她的影響力。(推薦閱讀:【獨家】專訪 Nina Smart :如果你沉默,你在乎的事情也會沉沒

雖然最終瑪莎布萊克還是贏得了選舉,泰勒絲仍持續相信,只要夠勇敢,把權力轉往你的方向,就不會永遠都像現在這樣,並且創作出新歌〈Only the young〉,哼著:「唯有年輕可以盡情奔跑,所以勇敢地跑吧!」鼓勵自己與其他年輕世代,不用怕因為年紀小就妄自菲薄,你反而可以更有勇氣。

曾經渴望受眾人喜愛,當個聽話乖巧好女孩的她,如今說:「我不再有噤聲的感覺了,我撕掉了嘴上的封條,永遠撕掉。」她說自己會穿一身粉紅,告訴人們對政治的觀感,因為這兩者並不該互相牴觸,也希望消除自己被灌輸的厭女思維,「沒有所謂的蕩婦,沒有所謂的賤人,我們不希望因為多元而被譴責。」


圖片來源|Netflix

走過黑暗幽谷,一個更知道自己是誰,眼神更加堅定的泰勒絲蛻變而生,2019 新專輯《Lover》帶回愛的能量與信仰,在首波主打歌〈ME〉的MV中,第一幕就是響尾蛇化作了繽紛蝴蝶,她把仇恨轉成了翅膀飛地更高更遠。一首首歌就像她的日記,隨著她成長,不再只有愛戀與分手,更有和解、平等、勇敢與希望。

這就是許多女孩曾經走過、正在經歷,或將來會遇到的吧,這個世界會告訴你許多應該和不應該,怎樣才符合他們心中的好,想盡辦法打擊你的成功、嘲笑你的失敗,但唯有當你看清他們的意圖,靠近自己澄澈透明的初心,才能得到生命真正的淬煉,成為無畏無懼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