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狀況該怎麼做,警察的種種經驗談,都是他們的經驗及懊悔所換來的,這經驗也許是受傷,也許是同事的殉職。

文|一線三

分局有個消防的學長是警轉消,也就是當初是以警察的身分轉職成消防員,現在考上高級救護員,叫他祿哥吧。

一碗麵的故事,是祿哥告訴我的。

當他還是警察,而且還是剛任職一年的菜鴿時,某天跟帶他的學長在吃晚餐。兩個人各吃一碗麵,熱騰騰地正冒著白煙。這時突然接獲通報,在某路口有「持槍歹徒」對著群眾咆哮。擔任大備的祿哥立刻跳起來,「挖靠學長有持槍歹徒耶我們快上!」說完他就抓起帽子準備衝出去,沒想到卻被一把拉住。

學長:「回來,坐下,先把這碗麵吃完再說。」

祿哥:「學長有沒有搞錯,持槍歹徒耶!」

學長:「把麵吃完再說!」

百般不解的祿哥只好摸摸鼻子,乖乖坐下來繼續吃麵。聽到這裡我心裡想的是,祿哥的學長怕事,不想要第一個到場,怕麻煩怕危險,不想要處理。

像是會讀心術般,祿哥苦笑地看著我說:「當時我也和你一樣,覺得師傅怎麼這樣怕事。」


圖片|來源

祿哥繼續說,那天坐下後,學長一邊吃著麵,一邊語重心長地告訴他,當警察的大忌,是聽到案件發生就貿然衝到現場,尤其是在聽到對方是持有武器的歹徒時,更應該確保自身的安全、附近民眾的安全,擬好對付的措施等,確認周全之後再趕赴現場。(推薦閱讀:用冷靜面對逆境

而不是聽到案件發生,什麼狀況都還沒搞清楚就衝過去,有些當事人,尤其持槍者,在情緒不穩定之下,看到身著警察制服的人出現會更為激動,因而釀成大禍。

語畢,湯麵也快見底了。

祿哥告訴我,一碗麵的故事之所以讓他印象深刻,是因為隨著上線時間的累積,漸漸體悟到學長的每一席話,都是從他們積年累月的經驗及懊悔所換來的。令人唏噓的是,祿哥的這位學長,在某次支援隔壁轄區持槍聚眾鬥毆事件時,被對方開槍的流彈打到動脈,失血過多因公殉職。

一碗麵的故事,就這樣保存了下來,流傳給身邊的警察朋友。(延伸閱讀:「爸爸,我會愛你直到天荒地老」因澳洲大火殉職的消防員,孩子代替父親接受勳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