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就意謂著幸福嗎?心理諮商師楊嘉玲與編劇家陳怡璇,兩人聯手創作作品《偽婚時代》,描繪現代人的愛情。

文|楊嘉玲、陳怡璇

你身邊有這樣的女孩嗎?

她們看起來漂亮,有一份讓人羨慕的工作和人人稱讚的幸福家庭。

但是,一談到現代人的「婚姻」議題,你可能沒想過,她也有她無法處理的情感議題。

你認識這樣的女孩嗎?

還是,你就是莊佳萱嗎?

關於莊佳萱

38 歲,冠宏科技業務經理。和蕭文忠結婚 12 年,女兒 10 歲。

她是個認真又負責的職業母親,和文忠的互動像是同事,彼此做好份內的工作,早已無法有精神上的交流。和高中同學古天霖在一次同學會重逢後,意識到自己一成不變的生活下,靈魂早已空洞,她渴望情感上的支持與陪伴。與古天霖外遇後,掙扎於追求自我滿足和守護家庭之間,奔波兩地,心力交瘁。

為了化解心中的矛盾,偕同文忠進行婚姻治療,在一次次談話中,慢慢找回自己的本質。(延伸閱讀:「我愛你,但就快愛成家人」夫妻深夜時光:為了避免性愛成例行公事,才需要「性愛行程表」

佳萱個人議題:

如何擺放「我」和「我們」?結了婚就一定沒有「我」?真正的自主權是什麼?

《偽婚世代》裡,莊佳萱的故事——

同學會

午後台北街頭,佳萱拎著 BURBERRY 手腕包,踏著輕鬆的步伐走出捷運。身上的小碎花裙在風中飄動,褶間細膩的秩序美感,更顯她溫婉的氣質。

以年近四十的女性而言,佳萱清麗的外型與纖細的身形,算是得天獨厚。她若刻意換上白襯衫、牛仔褲,走進大學裡,活脫是個菁菁學子,沒人會懷疑。佳萱準時出現在餐廳門口,走向櫃台,正想報上主辦人名字時,便望見一個熟悉的背影,她想找的人就在眼前,對著櫃台人員嚷嚷著。

「你們開門做生意的,也該考量一下客人的舒適度吧!我帶多少朋友來過,哪次少點過龍蝦、鮑魚啊?!」

「小周。」佳萱朝著同學大喊。

小周一回頭,原本不滿的面容立馬有了微笑:「莊佳萱,六樓喜字號包廂,你先上去,今年來的同學太多了,我得盯著他們換大桌。」

當年,在那個男女分班的高中校園,佳萱其實並不認識男生班的小周,多虧網路興起,熱心的小周在臉書上發起尋人活動,號召過幾次同學會,佳萱和閨蜜們參加過一次,才認識這位隱藏版投資大神。

來到喜字包廂外,一推開門,佳萱意外看到一張既陌生又熟悉的臉孔——古天霖。

天霖一身休閒裝扮,頂著俐落髮型,搭配高壯身材和親切笑容,鶴立人群,正被眾多同學包圍,人人拿著各自的國產 LTC 手機向他請教。

「是他!」佳萱從「見到天霖」到「認出天霖」,短短幾秒鐘的時間,腦中已經閃過無數個青澀回憶。

當年的天霖模樣不似今日好看,臉上掛著厚重的近視眼鏡,整個人有點矬,一看就是好學生的樣子。佳萱原本沒注意到這位在公車上只看書,不愛講話的同學。

直到有次來不及準備晨間小考,佳萱對著數學課本嘆氣,把頭埋進書頁中,引起一旁天霖的好奇,詢問她是否需要幫忙,並順道解開一個數學難題,他們之間就有了一起搭車上學的默契。


圖片|來源

思緒拉回當下,佳萱無意識地放開門,往後退了兩步,呼吸急促的站在包廂外,她發現心裡竟懷抱著「希望天霖記得自己」的渴望。

不一會,小周帶著換桌的服務生來到,奇怪佳萱站在門外。

「怎麼還不進去?」小周一邊幫佳萱開門,一邊指揮服務生工作。

「沒事,我剛從廁所回來。」佳萱假裝鎮定,希望小周沒看出異狀,卻忍不住繼續問:「古天霖這麼忙,他怎麼會來?」。

「葉世榮幫我約的!他跟我保證 LTC 總監一定會到,我本來覺得他在放屁,只想讓我相信他會出現,沒想到古天霖真來了,但葉世榮這小子又爽約!真是本性難移。」

「葉世榮?幾年前娶了飯店公主的那個同學。」

「對呀!就是他,我們以前出去烤肉吃的干貝、松板豬,都是他家拿的!」小周忽然想到一事:「欸~我記得你公司是做手機電池,LTC 是你們的上游大客戶,你這幾年有沒有跟古天霖碰過?」

佳萱尷尬一笑,果然是股市投資達人,對產業資訊瞭若指掌。

其實,她早就知道古天霖在 LTC 研發部,而且去年升職當了部門總監,還登上《經理人》雜誌封面,但由於兩人無業務上的直接往來,她就沒有積極跟古天霖連絡。「應該是這樣沒錯吧?!」佳萱在心裡嘀咕著,像是在說服自己為何沒想要找天霖。

約莫十坪大的餐廳包廂裡,滿滿兩大桌二十多人,加上隨侍在側的服務生,一整個人氣爆棚。

席間,多年不見的老同學再相會,總好奇彼此的工作現況及生活情況,於是小周提議,請同學們邊吃飯,邊輪流報告各自近況,還要大家誠實表明「未婚」、「已婚」、「離婚」或「二婚」,瞬間炒熱場子。(延伸閱讀: 「同學會」好尷尬?做好 4 不 5 要,你也能輕鬆以對

天霖和佳萱坐不同桌,自從見到佳萱後,天霖很想跟佳萱打聲招呼,可惜兩人眼神始終對不上。直到佳萱介紹自己已婚,有個女兒,是個職業婦女,任職於冠宏科技業務經理。

這時,佳萱終於主動看向天霖,發現天霖正看著自己,一怔,有種確認天霖記得自己的喜悅,對天霖微微一點頭。

天霖對佳萱淡淡勾起嘴角。佳萱給他的感覺和高中一樣,溫柔而親切,只是他此刻望著佳萱,腦中浮現的卻是一段被拒絕的記憶。

當年,天霖非常祟拜味全龍的天才打者——張泰山,於是,他存了幾個月的零用錢,特地買了兩張價值不菲的職棒門票,想約佳萱一同前往。當他流著手汗、好不容易鼓起勇氣,在公車上拿出門票邀約佳萱時,佳萱卻拒絕了。他不記得自己後來是怎麼下車,那一整天上了什麼課,幾時回家,他感覺自己像掉進深淵般,不停下墜。

輪到天霖自我介紹時,由於他是當日在場男同學中唯一未婚的人,加上顏質高,事業好,重點還單身,獲得許多額外的關注和詢問。佳萱逕自低頭吃東西,裝作不以為意,實際上卻一直默默傾聽,她很難要自己不在乎。

小周見眾人問得客套,一副生疏的模樣,大呼受不了,便直接調侃天霖:「還是你喜歡男人?大家也可以幫你介紹哦!」

原本喧鬧的包廂,忽然,一陣靜默,佳萱也停下筷子,抬起頭緊盯著天霖,全場屏住呼吸都在等著天霖的反應。

只見天霖若無其事的伸出蓮花指,嬌羞嗲喊:「討厭!人家就是喜歡你這種這麼直接的。」惹得眾人哄堂而笑,一陣鬧騰。

散會前,天霖本想主動找佳萱寒喧幾句,但他一直被熱情的同學包圍,說要介紹好對象給他,完全靠近不了佳萱。眼看佳萱拿起手機接了通電話,便和小周道別,下一秒就從天霖視線中消失。天霖心神不寧,再也無心跟同學聊天,開始答非所問,不到半分鐘,便藉故廁所,匆匆結束對話。一出包廂,快步奔向電梯,發現唯一的電梯已下樓,急忙攔住服務生,問樓梯在哪?服務生手一比,話還沒落地,天霖就不見人影。

他三步併兩步的下樓,恨不得自己有蜘蛛人的超能力,可以直接垂降到大廳。在安靜又昏暗的樓梯間,天霖忽然意識到自己好害怕就此失去佳萱的消息,他渴望有個機會,坐下來,聽聽這些年彼此錯過的故事。

一想到此,腳步又更急了。終於下到最後一層,天霖用力推開逃生梯的門,看見佳萱就站在餐廳門口等車,他鬆了口氣,抵著門框,順了順呼吸,拉了下衣襬,朝佳萱方向走去。


圖片|來源

佳萱迎著風,站在門口,終於覺得輕鬆多了,剛剛在包廂,不曉得是人太多太擁擠,還是回憶太滿太傷感,讓她有些喘不過氣。用力的深呼吸一口氣,卻聞到一股淡淡的柑橘香,紓解了她心中的煩悶。

就在天霖舉起手,想拍佳萱肩膀時,突然,一部車子駛近,車內傳來稚嫩的呼喚:「麻麻!」

一台日系房車緩緩停在餐廳門口,開車的人是佳萱的丈夫——文忠,後座是他們的女兒——娜娜。娜娜拉下車窗,半個人鑽出車外,揮舞著雙手,吸引媽媽的注意力。佳萱發現,笑了笑,立即用眼神要女兒回車子裡坐好,隨即打開副駕駛座車門,俐落關上門,準備離開之際,朝了餐廳又多看了一眼,才發現天霖就站在她剛剛的位置,對著她揮手微笑。

「難道那個味道是他的?」佳萱腦中閃過一絲念頭,急忙按下車窗,想跟天霖說些話,但所有的字卻哽在喉嚨裡,發不出來,最後只說了聲:「再見。」天霖點點頭,還來不及反應,車子就駛離了視線。

天霖收起眼底的落寞。這麼多年沒聯繫,一直惦記著佳萱過得好不好,如今親眼看見答案,也算了卻一樁心事,還有什麼不滿足呢?甩甩頭,苦笑,伸手攔了一台計程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