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很厲害才開始,而是相信一旦開始,我們就能和孩子一起變得很厲害」過去一年裡,女人迷作者張維帶著眨眨眼團隊,走進 20 個家庭做訪問、在柬埔寨協助孩子完成人生第一場攝影展,今年,他們將孩子的攝影展搬到中正紀念堂,邀請你們一起來聽孩子的故事吧!


圖片|作者提供

嗨,我是張維,今天 9/12 日,也是我的生日。

今天不聊 100 天生活冒險,也不談百人約會計畫,老實說,我剛經歷焦慮疲憊百感交集的一歲。

讓我花一點時間聊聊過去一年發生的事吧。


圖片|作者提供

過去八年因為與孩子打勾勾的約定,我去了 12 次柬埔寨,當地許多偏鄉孩童由於文化刺激不足及經濟因素,到 15 歲就會中斷學業,到泰國進行職業風險很高的非法打工。在去年看著認識的孩子也離開村莊遠赴泰國後,我與夥伴們決心成立了 ZAZA 眨眨眼教育團隊,希望藉由攝影培力課程給予孩子一手經驗,這些成功經驗將陪孩子長出自信、學習動機與面對外來挑戰的勇氣。(推薦閱讀:100 天生活冒險|如何過個精彩一年?試著安排 10 天 10 個冒險


圖片|作者提供

進入正題:

於是今年年初我們再次回到那個黃沙滾滾沒有乾淨水源、供電不穩定的小村莊,展開第一期攝影培力課程,對於我個人、ZAZ A團隊、村莊孩子來說這都是充滿挑戰的第一次。

我記得,孩子們第一次上台時喘著大氣,手上拿著照片緊張發抖、急著逃走的不舒適神情。

我記得,我與在地夥伴在柬埔寨停電的午後,備課演練到滿身大汗,仍堅持把最好的課程生出來的決心。

我記得,與 ZAZA 志工在烈日四十度下走訪二十個偏鄉家庭,差點中暑卻沒人喊累的瞬間。

我記得,由於人力不足,我與團隊夥伴隔著電話做到半夜兩點邊做邊哭,卻沒人願意這樣算了的張力。


圖片|作者提供

但,除了這些高壓與辛苦外,

我還記得,家長們握著我的手說已經認識我們好多年了,他很放心孩子來上課的笑容。

我還記得,230 位資助人在去年我們什麼都還沒有時就選擇支持我們。

我還記得,志工在收到吃重排班後,寫給我的意見回饋表單上只有三個字:「我願意」

我還記得,在地合作教師告訴我,他相信課程能做好,孩子不是為我們而來,是為改變自己的命運而來。

我還記得,孩子經過了好多的練習後,在攝影展當天自信地站在作品前,對村民及家長大聲說著自己創作理念時的神采笑容。


圖片|作者提供


圖片|作者提供

在過去的一年裡面,我數度覺得累到快撐不下去,好多事根本沒做過恐怖的要命,但我相信孩子是真誠而敏感的,我們不可能教孩子我們自己不相信的事。因此,想 Empower 孩子之前,我與我的夥伴必須先 Empower 自己。其實每份工作都有辛苦,但我在過去的一歲裡面,何其有幸能跟著這群優秀的夥伴、勇敢的孩子一次次衝破自己的極限,經歷這場奇幻之旅。

 
圖片|作者提供

未來的路好長好難,但在過去的一年裡,眨眨眼團隊已經完成第一期兒童攝影培力及青年培力課程、走進 20 個家庭做訪問、在柬埔寨協助孩子完成人生第一場攝影展、做了課程的前後測評量取得正向結果、準備將孩子的攝影集送到他們手中、取得法人資格及勸募字號,到目前為止我們總計服務了 100 名偏鄉出身的孩子與青年,共 30 位擁有教育、心理、影像、社工專長的志工,投入在眨眨眼的教育團隊當中。也規畫在明年除了繼續兒童攝影培力課程外,進一步推出家長講座,與村民溝通讓孩子受教育的價值。


圖片|作者提供

雖仍會害怕、仍會不自信,但我和整個 ZAZA 團隊都認為

「我們不是很厲害才開始,而是相信一旦開始,我們就能和孩子一起變得很厲害」

在這個紛擾混濁的世界裡

你願意和我們一起相信、一起努力嗎?

 
圖片|作者提供

容我斗膽的和你們要生日禮物吧,就是現在,我們將孩子的攝影展搬到中正紀念堂,希望能讓孩子的故事透過影像被世界聽到,也希望透過攝影展和台灣的朋友分享影像培力的價值。我想對你們提出邀請:

「來中正紀念堂看展聽孩子的故事,並幫我們將資訊分享出去吧」

親愛的女人迷讀著們

謝謝你花時間閱讀我與孩子的故事

謝謝你以某種形式參與在這場將發生的改變當中

謝謝你祝我生日快樂

 
圖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