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到,有什麼劇可追?鏡文學推出《驚悚劇場》系列短劇,半小時帶你看完一則警世故事。其中《打掃》正是講述居住在公寓裡的女房客,生活看似美好,但為了要維護住戶條約、她得隨時隨地處在一個良好狀態裡,沒有一刻可以鬆懈。為什麼女生在關起房門以後,還不能作自己呢?

卓立導演是個奇妙的台灣導演。這應該是看完《白米炸彈客》後的觀眾再看《銷售奇姬》之後所會產生的共同結論。如今,卓立導演在「鏡文學驚悚劇場」裡端出的短片《打掃》Perfectly Spotless 更是鞏固了這個形容詞的堅定性質。


圖片|《打掃》劇照

《打掃》是個風格化的電影,同時也具有實驗性。描述温貞菱所飾演的公寓女性房客狀似住在美好的社區當中,為了要維護住戶條約、她得戮力維持屋況與自己處在一個良好狀態裡。女生在關起房門以後,到底為什麼還不能作自己?(推薦閱讀:鄧紫棋〈差不多姑娘〉談單一審美:我才不要和你差不多的臉蛋與人生

「女生的房間」是個很好的窺視主題,多數報導或影劇常愛聚焦在漂亮的女生住在狗窩裡的高度反差樣貌,或許是因為這件事本身就帶有極大的戲劇性與娛樂度,但怎麼就沒人來批判一下普世女性此番反差行舉可能是過度受到社會制約後的內在自我放棄的表現?「被看」、「被檢視」,像是一個無止盡擴張的黑洞,讓女性即便在一個人自處時,也免不了掉進為別人而活的漩渦裡。

但明明沒人可以一天 24 小時全年無休營業上工。


圖片|《打掃》劇照

温貞菱飾演的朱婷住在乍看似光鮮亮麗的房間裡,一開始就呈現出生氣盡失的無力。房間裡沒吃完喝完的食物正待發臭、她身上爬著瘀血傷痕甚至蟑螂,百廢不舉的徵兆滿滿。此時光芒萬丈逼人的房東蔡淑臻上場。提醒著她的積分不足會影響社區裡的所有女孩。


圖片|《打掃》劇照

蔡淑臻太適合演出此番擺盡姿態的貴氣女性,台灣線上女演員沒幾個能像她那樣作到極致還能討得觀眾的喜歡。在《打掃》裡蔡的戲份不多,享受不了太多這隻慵懶華麗的花孔雀的表現,但已唱足了連傳統與女性長輩也都愛女人何苦為難女人的副歌主旋。且她根本不用出場太多,普世仍很好理解這樣的「女性典範」便是人間對於美好女性的典型刻板期待。


​​​​​​​圖片|《打掃》劇照

稍嫌有點兒亂的房間並非逼促朱婷打掃的癥結,麻煩的是牆上的那一點黑。為了這個污點,她拼了命去遮掩、去對抗、去視而不見。但最終這一抹黑總能狂放地施展出其猙獰面目,讓女孩明明還沒嚇到別人,就先嚇到自己。(推薦閱讀:Amazon 新劇《黑袍糾察隊》:我們,真的有需要超級英雄嗎?


​​​​​​​圖片|《打掃》劇照

世人為何總將「完美女孩」視為理所當然?你對她的無暇要求,成了她人生的永恆黑洞。《打掃》簡單用一個女孩光是為了達到完美無暇表象的視覺感就身心俱疲直到發了瘋癲的故事,既批判了社會對於女性外在乃至內在全面性都必須美好的嚴苛要求,亦透過全片無男性存在的處置、質疑了這個世界對兩性「一邊全無要求、另一邊嚴苛規範」的大型雙標現場。


​​​​​​​圖片|《打掃》劇照

拍電影,話到底要說得多白?看來卓立導演還在斟酌當中。《打掃》是她為女性伸張的一個過渡期實驗作品。《打掃》為「鏡文學驚悚劇場」七部短片之一, 8 月 15 日正式上架於 Netflix 網路平台,「鏡文學驚悚劇場」有其潛力成為台灣的《黑鏡》《愛x死x機器人》,但前提是台灣的編劇和導演得爭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