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第六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即將在 8 月 15 日於台北新光影城揭開序幕。今年酷兒影展開幕片《娘娘的俗辣婚禮》是知名美國影集《同志亦凡人》的編導演之一,也是有「德州喜劇之王」稱號的德爾.秀爾 Del Shores 的最新作品。他擅長以美式喜劇風格、笑鬧家庭群戲、緊湊多線敘事劇情、以及人物形塑安排來反諷社會中假仁義道德。

2019 第六屆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即將在 8 月 15 日於台北新光影城揭開序幕。今年酷兒影展開幕片《娘娘的俗辣婚禮》是知名美國影集《同志亦凡人》的編導演之一,也是有「德州喜劇之王」稱號的德爾.秀爾 Del Shores 的最新作品。他擅長以美式喜劇風格、笑鬧家庭群戲、緊湊多線敘事劇情、以及人物形塑安排來反諷社會中假仁義道德。

《娘娘的俗辣婚禮》被紐約時報稱為「在新的千禧年中,這是最有趣的情感與歡樂的組合。當《鳥籠》遇上南方的保守勢力,結局就是這部今年最搞笑的喜劇佳作了。」

而本屆閉幕片為《綠色星球小故事》,從奇幻題材出發,結合輕喜劇、懸疑未知元素與公路電影等混雜形式,以出奇入勝的劇情鋪陳,讓這部影片獲得今年柏林影展泰迪熊獎之最佳劇情片獎項。本片導演Santiago Loza來自阿根廷,兼具導演、劇作家和作家身份。其作品在許多電影節,包含坎城、柏林、盧卡諾、鹿特丹等世界重要影展參展並獲得多項獎項。

《綠色星球小故事》描述一個跨性別,一個男同志,一個異性戀女性,三個人在生活以及工作上都是無所不談的好朋友,他們正面臨各自的煩惱與挑戰,還要面對未來的不確定;就在這時跨性別角色的奶奶過世,三人趟上奔喪之旅也是生命探索之旅,也是關於友情、溫馨、但又具恐懼與未知的旅程。(推薦閱讀:酷兒藝術家余政達:Drag,是為了做自己

本片代表著全新酷兒電影視野的開創:酷兒電影創作者,不再只將作品聚焦在情感、弱勢處境、親子、或出櫃等議題,而是開始思考:透過 LGBT 角色,如何發揮更具創意的故事。而今年台灣國際酷兒影展將這部電影選為閉幕片的原因,在於被這部小成本獨立製片電影,卻能在世界影展發光而啟發,進而也期待:在同性婚姻合法化後,台灣酷兒電影是否也將有更新更寬廣的發展方向與創意展現?

今年酷兒影展特別安排兩位導演專題,包含德爾.秀爾(Del Shores)、托爾.依本(Tor Iben)。其中與德爾.秀爾導演同為德州教會背景的製片人兼演員Emerson Collins,將代表來台參加映後座談;而托爾.依本導演將於開幕週抵台,並出席電影映後 QA,親自面對台灣影迷的提問。

德爾.秀爾(Del Shores)

德爾.秀爾(Del Shores)專題將帶來他三部代表作:《娘娘世間情》(2000)、《娘娘駕到神來也》(2013)、《娘娘的俗辣婚禮》(2017)。劇場、影視三棲編導演的Del Shores,出生保守的美國南方德州,是同志也是教徒;他以德州為背景,創造出一齣齣令人不斷發笑、大快人心嘲諷假道德,又發人深省之作。擅長運用鮮豔、明亮的彩度,讓角色們看起來都非常粉紅、粉藍,散發著漫畫式人物的浪漫氣息,同時群戲與快節奏又多線敘事的設計,家庭跨世代角色安排,如同一場場家庭笑鬧式喜劇,卻更突顯家人朋友間對於多元性別的關懷與支持。

《娘娘世間情》是 2000 年美國票房表現非常亮眼的作品,也訂立 Del  Shores 為「德州喜劇之王」的稱號。劇情由祖母逝世為主軸,各地親戚齊聚一堂引發各種笑料,最後帶出男主角欲出櫃的心情。(推薦閱讀:【酷兒不酷】當一個同志,過節怎麼這麼難?

故事看似八點檔,講述一連串的彼此坦白及和解。也邀來資深演員鮑·布里吉與四度葛萊美獎得獎歌手奧莉薇亞・紐頓-強在此片中載歌載舞,相互尬演技;除了呈現一種恐懼千禧年到來的氛圍,也懷念八零年代德州牛仔風的懷舊氣味。片中不僅透過同性戀觀點,也用異性戀思維去揭穿虛假仁義面具,更將同志電影喜劇化,因此在當年獲得眾多同志影展的獎項。


《娘娘世間情》劇照。圖片|國際酷兒影展 提供

托爾.依本(Tor Iben)

記者出身的托爾.依本,集編導於一身,創作題材多元,獨立製作近十部電影,獲得歐州許多影展好評。他擅長以兩種迴然不同風格調性發展描繪男同志愛情:其一是結合喜劇調性表現男同志間的浪漫愛情;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方向,是營造窺視與暴力打鬥等情慾表現。本次影展同時邀請到兩種風格代表之作:《奧菲斯戀歌》(Orpheus’ Song)以及《窺愛》(The Year I Lost My Mind)兩部長片,另外加選了他的影壇成名作《測基機》(The Phallometer)。

《奧菲斯戀歌》是托爾.依本最新作品,在技術表現和攝影機運動上駕輕就熟,且運用了大量隱晦、神諭性的美學手法。這部宛如荷馬史詩《奧德賽》的公路電影,為旅行者開闢了一個新世界。故事從兩名來自柏林的年輕人贏得希臘之旅開始,這趟短途旅行中他們迷失在島上,遇到一個自稱赫拉克勒斯神秘生物。而後在山洞中過夜時,作了場神秘的夢。翌日,二人間的關係竟再也回不去了⋯⋯本片猶如《窺愛》的陽光版,都是關於共同化身、神話和故事的力量。


《奧菲斯戀歌》劇照。圖片|國際酷兒影展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