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君如形容陳可辛敏感到即使躺在床上聊天,脾氣也會突然地從零漲到 100 分,清醒得睡不著。有時候,吳君如會覺得這樣的相反的個性是配得「剛剛好」,他倆至今不結婚,是對愛情有信心,不需要傳統儀式約束。

從女丑到影后,從癡情到淡然,吳君如分享她的幸運心法。六點半,吳君如原本已經到門口要出門了,又回頭,再看一眼正在喝奶的女兒,女兒說:「媽,妳陪我再睡一下,」吳君如說:「不行,媽媽要去工作,」女兒就開始哭了。

吳君如只好妥協,「妳送我去機場,但等一下下車時妳就別哭了,」兩歲多的女兒陳是知點點頭說好,但到了離別時刻,女兒苦著小臉忍住不哭。

這是現代職業婦女同一組密碼,要放開孩子牽著的小手去工作,每次都在對自己殘忍,但也是一種幸福。

「孩子是全世界最討厭、最可怕、最令妳牽掛的人,」她的話每個母親都懂。

吳君如的生命伴侶、知名導演陳可辛曾說,這 10 年,吳君如從一個對很多事很不滿的人,變得很滿足。訪談的一個多小時,吳君如說了數次「我是很幸運的人」。最大的幸運,是成為母親。「母親這個角色是無論賺多少錢、贏得多少獎,都比不上,」吳君如坦然地笑。

年過 40 的吳君如原本覺得年紀太大不適合生小孩,反而是陳可辛鼓勵她一試,因為女人有了孩子會更圓滿。孩子讓吳君如變得順從,更有耐性,學會包容,原本脾氣一來,從零分高漲到 100 分,現在只會漲到 40 分就停了,而且告訴自己,快點降到零分吧。


圖片|陳德信攝

孩子也讓她認清自己原來那麼喜歡工作。工作的意義不只是賺錢養家而已,她愛小孩,也愛演戲這個興趣。或許是母性氾濫,吳君如笑說當上母親後特別熱血,對公益體會特別深,很想做些事。(延伸閱讀:職場媽媽的必修課:不再因為太忙而感到愧疚

願力在哪裡,道路就在哪裡。

吳君如一有這個念頭就看到一則報導,香港有 100 萬個窮人,每 7 個人就有 1 人活在赤貧以下,她便建議香港 TVB 電視台製作「100 萬人的故事」,由影視名人走訪活在貧窮線以下的人,這個節目在香港引起迴響。

以防盲、救盲為宗旨的奧比斯基金會也找上她當光明大使,在隆冬隨同奧比斯前往內蒙苦進行慈善探訪,零下 10 度的氣溫下大夥抖得說不出話來,她還家訪病童,陪伴病童進入手術室進行眼科手術。

其中一個個案李強 9 歲被炸傷,眼睛從表面看不出問題,晚上媽媽問他看不看得見,「一聲看不見,心被刺了一刀」李強的媽媽說,吳君如摸著李強的頭問他還痛不痛?一面安慰李強母親,「妳的痛,我懂。」

都是我要的,所以不辛苦

吳君如的第二個幸運,就是擁有自己喜歡的工作。

獅子座、愛看名女人權傾天下故事的吳君如,在殘酷的演藝圈裡,因為不夠美,始終無法當上第一,只能扮醜搞笑。有影評家認為,為吳君如贏得金馬獎的代表作「金雞」,不僅是香港的奮鬥史,也反映吳君如 20 年來的扮醜、搞怪的坎坷星途。聽到這些話,吳君如一愣說:「不辛苦,因為都是我要的。」

吳君如從小喜歡搞笑,外婆帶大的她,喜歡學老人家對人品頭論足,她說自己從小就「尖酸刻薄」,會把別人的缺點或優點放大,成為笑點。念中學時,因為愛講話被老師叫起來罰站,她才一站起來,根本沒做什麼事,全班都笑了。

16 歲進入演藝圈後,吳君如第一部戲就紅了,幸也不幸,吳君如從此走向女丑之路。找上吳君如的電影都是類似的角色,擠眉弄眼、踩香蕉皮、撞玻璃,後來吳君如連劇本都不用看就可以去現場拍攝。

她決定用減肥來突破瓶頸,「我不想自己由高片酬的女星,變成沒人欣賞最後沉入谷底的演員。」但當時大家都說她「完了」,再也沒有演出機會了,因為觀眾就是喜歡看她胖、看她醜,即使她瘦了,漂亮也鬥不過張曼玉、關芝琳。甚至早有相士預言,吳君如是愈肥愈紅,不能減肥。

但吳君如決定要做就是要做,因為她就是很累了,她不喜歡那樣的自己,「順著心走比較對,不開心賺再多的錢有什麼用,」吳君如說。還有另一面的原因是,當時所愛的人離棄她,馬上交往一名纖細的女模。

吳君如三個月足不出戶,勤做運動,以澱粉和肉類不同時吃的方法,身心遭受極大的折磨,最後減了 15 公斤,回到穿什麼都好看的身材。

減肥後,還是有喜劇找上她,但都被她推卻,她要過自主的人生。於是一年後她自資拍攝《四面夏娃》,由於要求品質,嚴重超支,票房最終又不理想,吳君如賠了港幣 400 萬(約台幣 1600 萬),卻獲得香港金像獎與台灣金馬獎的雙項提名。


圖片|《四面夏娃》劇照

轉型後,吳君如再以《古惑仔情義篇之洪興十三妹》獲得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2003 年更憑《金雞》獲得金馬獎最佳女主角獎。

一個房兩個門,相愛又獨立

工作表現之外,吳君如的另一個幸運是遇到了另一半陳可辛。(推薦閱讀:超越一紙婚書!陳可辛與吳君如選擇不婚20年相守

只是這位導演沈穩內斂、細膩敏感,吳君如開朗率直、大情大性,吳君如形容陳可辛敏感到即使躺在床上聊天,脾氣也會突然地從零漲到 100 分,清醒得睡不著。

有時候,吳君如會覺得這樣的相反的個性是配得「剛剛好」。但有時也會覺得有問題,但問題也不一定要馬上去解決,因為每個人出生、氣質、性格不同,人沒有十全十美,一旦缺點暴露,就要深呼吸,啃掉它,吳君如大笑:「要啃好大一口呀。」

另一個相處之道竟是「分散風險」。方法一,陳可辛常需在外地拍片,必須分居兩地,已經減少衝突機率。

方法二,雖同住一個屋簷下,吳君如與陳可辛卻有兩個可以獨立進出的門。陳可辛那邊需要創作空間,空間布置得極簡;吳君如這邊就極力呈現她喜歡的古典蕾絲、玫瑰花朵的維多利亞風。各過各的生活,需要對方時,只需要推開門。

陳可辛在某次接受採訪時也說:

「是不是天作之合,是用時間去證明的,甚至不是證明,是用時間讓它變成天作之合。」

他倆至今不結婚,是對愛情有信心,不需要傳統儀式約束。

喜劇人生,開心最重要

回顧人生種種,吳君如說:「生活開心最重要,我學會在每一件事中找出讓自己開心的地方,學會滿足。」

當自己開心時,也會成為磁場,吸引身邊的人接近你,自己開心,也會讓身邊的人開心。

年過 40 後,吳君如有時也會迷惑人生下一步會去哪裡,「我要一直說自己幸運,吸引更多幸運上門,」殊不知,她不是生而幸運,而是透過改造了自己的思想、情感與行動,轉虧為盈,化悲為喜,創造了自己的幸運。(推薦閱讀:【插畫專欄】20、30、40,屬於女人的生命長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