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喜歡你的名字嗎?我指的不是你的小名、英文名、不是同儕綽號、不是自己取的網路暱稱。而是寫在身分證上,老師點名會喊的,那個名字。我一直都不太喜歡自己的名字,但原因就像半睡半醒的夢境,模模糊糊的,沒想過為什麼也不清楚。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我之所以不喜歡自己的名字,是因為那代表了一部分我不想承認的自己。

你喜歡你的名字嗎?

我指的不是你的小名、英文名、不是同儕綽號、不是自己取的網路暱稱。而是寫在身分證上,老師點名會喊的,那個名字。

我一直都不太喜歡自己的名字,但原因就像半睡半醒的夢境,模模糊糊的,沒想過為什麼也不清楚。尤其畢業後進了職場,大家都流行用英文名,彼此相處的時間比情人還長,卻連對方真實名詞都沒聽過,只曉得他是 Peter Chang、她是 Stacy Hsu,偶爾櫃台請我轉交信件給同事,我還一臉迷惘地盯著信封問:「鄭 XX 是誰?」

職場這麼習慣也就罷了,用英文名確實可以避免很多尷尬。「XX 姊」「OO 哥」喊了不知道對方會喜上眉梢,還是臉色一沉,這時正解就是喊英文名──無論對方是三十年資深前輩、頂頭大主管、還是剛進來兩周的小菜鳥,拿捏不住分寸時,親切的一聲「Lily」、「Kevin」,就堂而皇之地閃避了人情世故。

可是離開職場後,我意識到自己還是不習慣報上本名。新認識的人問起名字,我總是含糊帶過,像被警察攔檢才不得以遞出醜照的身分證,敷衍過後,接著馬上用兩倍的音量道:「你可以叫我柚子就好。」

某一刻我忽然醒悟,原來我很討厭我的名字。


圖片|《你的名字》劇照

但為什麼我討厭我的名字呢?其實我的本名中規中矩,一點都不難聽,為什麼要左閃右躲?嘗試過在心裡複誦了自己的名字幾遍,心中頓時有一陣尷尬像灰塵一般揚起,但等塵埃落定之後,我發現心中的答案意外地簡單:「我的名字,讓我覺得自己很糟。」(推薦閱讀:「你才是這世界上,最該去愛自己的人」獨立女子的六種快樂方法

小時候的我,並不是一個討喜的小孩,長得醜又個性彆扭,也不那麼聽話。加上生長在嚴格的環境,舉手投足看在長輩眼裡,都是需要糾正的瑕疵,需要教訓的缺點,因此我腦中,喊名字的聲調從不是溫柔軟哄、不是爽快讚美、不是輕聲安慰,而是高聲的,帶著威脅性的厲聲喊:「XXX!________________」後面的那句是斥責,是考試沒考好、講話沒禮貌、東西沒收好、或是做了什麼讓他們不高興的事,總而言之,聽到 XXX,就是「挨罵」,就是「我很差勁」的前導句。

從來不記得有被溫柔喊過的人,怎麼可能喜歡自己的名字呢?長大以後,許多人跟我一樣,潛意識裡為了跟「XXX」劃清界線,開始有自己的別名:從最簡易的英文名、到同儕取的綽號、到網路暱稱。一開始閃躲不報本名時,我還給自己找了很多理由:我的名字沒有記憶點啊!綽號比較好記。我的名字很難寫啊!叫英文比較方便。對,這些確實都是真的,但只有我知道,背後真正的動機是──我討厭自己的名字。

心靈工作者的療癒處方:以你的真實名字,呼喚你自己

本來以為,我跟自己名字的拉扯就這樣了──尤其開始出書、寫文章、公開露臉之後,因為隱私的關係,名字保密本來就是常態,「柚子甜」成了我的另一個更活躍的代號,日常生活中除了看醫生叫號,已經很少人喊我的本名了。

直到有一天,發生一件神奇的事。早上我在家裡,手上忙著一些不重要的事,情緒卻煩躁異常,心裡一直對自己斥責:「你怎麼做事這麼不小心啊?」「丟三落四的,現在都幾點了?事情才做一半!」「快點!快點!等一下還要去郵局領掛號,三點要出門,你還在幹什麼?」我越逼,心裡越急,越急又越生氣,直到發現自己停不下來的時候,我馬上警覺採了剎車,開始在內心跟自己對話。

「好囉!柚子,慢慢來,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不要急。」我這樣對自己說,第一時間心裡稍微舒緩一點,但隱隱約約還是有點怪怪的,好像那句話不是對我說,是對一個叫「柚子」的人說,但那個人不是我,只是我的網路身分。(推薦閱讀:柚子甜專欄|愛自己,就別輕易說「沒關係」

我當下靈光一閃,吸一口氣,改口對自己說:「XX,不要急,你做得很好,沒關係的,休息一下吧!」XX 是我的本名,連姓都拿掉,最直接而親暱。

那一瞬間,我忽然感到心裡某個深處,開始起了明顯的化學變化。「柚子」是我成年後才取的暱稱,再怎麼常用,認同感也不會多強烈;但是當我喊自己「XX」的時候,那卻是從小被喊到大的稱呼,他跟真正的我緊密地連結在一起──雖然一開始感覺很尷尬,但是潛意識會認為「這才是我」。

喊對名字,真正的自己才收得到。我觀察著自己的內心,發現像火一般灼燒的焦慮減輕了,胸口浮起一股異樣的安心感,就像有人撒下了冰涼的水一樣。接下來一整天,我著手用這個神奇的方法做實驗,不斷用「名字+鼓勵的話」稱讚自己。

「XX,你很棒哦!早上這麼忙,還能把碗洗好,衣服摺好。」「XX,沒關係,包裹等明天再領就好,不要累壞了。」就連發現自己糊塗漏了事,也在罵自己「你是白癡嗎」之前趕快改口,帶著開玩笑的口氣調侃自己「哈哈 XX,你真可愛,竟然做到一半忘記了。」然後輕快地去做完。結果實驗一整天下來,發現效果驚人的好──事情都有迅速做完,情緒也很輕鬆,因為我感覺自己是被支持的力量推著前進,而不是被鞭笞狂奔的馬匹。


圖片|來源

為什麼在鼓勵自己之前,先溫柔地喊自己本名,效果會這麼出奇?仔細想想,原因其實是很心疼的:華人教育下,我們普遍很少被稱讚,通常聽到「本名」之後都是接著挨罵,都是覺得自己不夠好,都是一條一條的傷痕。你看看有多少人長大被喊本名的時候,覺得渾身僵硬而不自在,就知道他記憶裡連結了什麼。

「名字」是我們從出生以來最深的認同感,卻讓我們連結到匱乏,連結到沒自信與陰影;但正因為它連結的如此深,我們透過名字,澆上最缺的支持與稱讚時,就等於在乾裂的土地上淋細潤的雨,直接舒緩最匱乏的所在,情緒也會隨之緩解。

以前我也曾經聽過類似的心靈療癒法,說我們想跟自己對話時,可以喚自己從小被喊到大的綽號或乳名。這個方法也不錯,但我認為本名效果更好。原因是,大人在嚴厲斥責小孩的時候,往往是不會喊乳名的,而是直接喝斥本名。因此相對於「乳名」來說,「本名」的記憶更加刺痛的、黏答答的、黑暗與恐懼,如果要安撫情緒,那麼呼喚「本名」開啟的通道,會更加直接與有效。

把「療癒的話語」想成是「藥劑」,那麼「名字」就是「針」。「名字+療癒的話語」,能夠把藥直接注入內在的最核心,精確且吸收快速。

也許你跟我一樣,知道很多心靈療癒技巧,卻常常覺得「有時候有效、有時候沒效」;或是「狀況很差的時候特別沒效」,那麼下次你可以試試看,在療癒的語句之前──「以你的名字,溫柔地呼喚你自己」。

越是不喜歡本名的人,療癒效果越好,因為每個「不喜歡」的背後都有傷口,而那個傷口的印記,並不會因為我們閃避名字而消失;可是卻很有可能,因為我們願意重新呼喚他,澆灌他從沒得到的東西,而在最匱乏的地方,注入嶄新的力量。

願你也能重新喜歡自己一次,以呼喚你的名字為起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