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假想要做點什麼,但是又覺得很累,只能躺在床上滑手機、補眠?讓自由工作者告訴你,如何在自由時間維持動能!

自由工作是一個很容易鬆垮的職業,我指的是各方面──諸如健康作息、工作產能、身材、甚至自我形象。

剛離職的時候,自己就是從直挺挺、每天扛著槍上戰場的上班族,短時間內萎靡成作息大亂、東西亂吃、懶得運動、不知道要幹嘛的鬆散閒人。更別提如果自由工作還沒上軌道,一個禮拜只有兩件正經事,對社會和人生毫無貢獻,會頓時覺得自己化身為存款簿的米蟲。

少了辦公室高牆的約束,確實許多人的精神都會鬆垮下來,即使沒有離職,但每逢連假,都可以看見沒特別計畫的上班族,在家無精打采的吃東西、看電視、上網;有時為了活動筋骨做點家事、很快又嚷嚷著好累、然後繼續吃東西、看電視。

曾經有上班族問我:「柚子甜,為什麼你做自由工作這麼久,都不會變成散漫的人?」在他們眼中,我沒有老闆逼、沒有打卡壓力、更沒有業績壓力,等於每天都在放假,但卻還能述年來維持高度活力和產出,簡直就是上班族眼中的七大不思議。有人猜想,可能是因為我是「做自己喜歡的工作」,所以都不會累吧?

這個理由在我眼中,只對一半,甚至一半都不到。因為我也認識很多自由工作者,很喜歡自己的職業,但也是在「自律/鬆散」之間不斷掙扎拉扯。而寫作/心靈工作即使是我的熱情所在,還是有很多時候嚷嚷著「今天不想工作啦,很累耶!」「哭哭,這禮拜不想寫稿」「明天好想自然醒,可是早上有個案。」人的懶散不會因為做自己喜歡的事就治癒,頂多,是發作的時間比較少而已。(推薦閱讀:不想上班打卡,下班責任制?要當自由工作者,先知道這五件事

那麼你說,到底是什麼樣的秘訣,可以讓自由工作者的人生不至於鬆散,甚至還可以數年都充滿動能呢?秘訣在於動手寫「兩本日記」──而且這個秘方,對上班族整頓人生,也同樣有效哦!


圖片|來源

自由工作者的「排程日記」:讓一切「待辦事項」,都有屬於它的時間段

我以前是國外業務,「排程」是必備的技能,而且每天必須盯緊,絲毫差錯不得。因為國際貿易環環相扣,幾件事情稍微遲幾天,都有可能導致半年後工廠交貨延遲、產品無法上市,到時候賠償或空運可不是開玩笑。

因此成為自由工作者之後,「排程」依然是我的職業病。只要答應任何事情,大的舉凡交稿、活動邀約、諮詢工作、小的諸如買東西、寄件、運動、查資料,我都會「馬上」寫在排程上,讓再小的事都有執行的時間表。

排程日記的秘訣是「馬上」──為什麼一定要馬上幫事情找「時間段」呢?

因為人對時間的掌握,往往沒有想像中的精確,也很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只要時間還很遠,就容易亂答應任務,結果一堆事都擠在同樣的交期,根本就做不完,之後要嘛就是開天窗,要嘛就是幾天不睡覺趕工,同時犧牲生活品質和工作水準。而「馬上」寫排程日記,可以讓事情一目了然,生活保持在有餘裕的節奏,是高產出水準的守則。(推薦閱讀:連續兩年寫晨間日記:早晨寫字,最有我的個性

「排程日記」可以是桌曆、可以是手帳、也可以是手機裡的行事曆,而上班族呢?其實也可以用這樣的方式,規劃每天早上、下午、傍晚三個時間段,安置所有待辦事項,才不會每天下班的時候,都在手忙腳亂的收拾殘局哦!


圖片|來源

自由工作者的「改變日記」:與其坐困愁城,不如問:「我還可以做什麼?」

「改變日記」是我成為心靈工作者以後,無意間發展出來的副產品。每當我對工作感到倦怠的時候,都會找個安靜的時間,把自己覺得心煩、無力的事情寫下來,接著開始抽絲剝繭原因。書寫改變日記有三個步驟:

第一步:寫下自己困擾、想要改變的事

例如,有段時間我對寫稿都提不起勁,每次想到交稿就覺得憂鬱,明明原本是我喜歡的事,不知道為什麼卻成為心理負擔。而我想要好好面對這件事,就在「改變日記」裡翻開一頁,寫下:「最近對寫稿感到很煩躁,我想要改變。」

第二步:寫下至少三個可能的導致成因

我們遇到問題的時候,如果沒有花心思抽絲剝繭原因,而是硬著頭皮、勉強自己咬牙繼續做,其實是很可惜的,因為會錯過很多成長的機會。當發現生活中有困擾的時候,其實可以靠「改變日記」,好好感受一下自己是在煩什麼。

在這個步驟,我們先寫下幾個可能的原因,例如,我發現自己最近很厭惡寫稿,第一個原因是因為同樣的領域我已經寫很多了,心裡覺得很膩。第二個原因,我也發現自己工作量有點太高,在白天已經有諮詢工作的情況下,晚上還要寫稿,兩個都會嚴重消耗精神。第三個原因,我對文章有自我要求強迫症,即使是輕鬆小品文,也常常寫寫改改到不放過自己,交稿的時候身心俱疲,其實也會折損我對寫作的熱情。

第三步:針對每一個成因,寫下「接下來呢?」

前陣子我看一本書《青春走得太快,領悟來得太慢》,作者是美國的精神科醫師,他說,他最喜歡問患者的問題是:「接下來呢?」甚至還做了一個微妙的設計,把這幾個字變成螢幕保護程式上不停閃爍的文字,讓患者可以看見。

我非常喜歡這樣的問句,因為這暗示其實人都有能力做點改變。在第二步驟,我們已經列出了幾種可能的成因,而下一步,就是針對每一個成因,寫下自己能做些什麼,即使只有一點點改變都好。

例如,對寫作煩燥的第一個原因,是同樣的領域寫太多,心裡覺得很膩。但眼下這類文章確實有大量需求,也需要我持續撰寫,在不能改變供稿的情況下,山不轉路轉,之後寫文章都嘗試變換風格,把平舖直述的句子修飾得文青,或是從不同視角切入,讓寫稿變得像在玩新顏料。

第二個原因是對精神消耗太大,於是我把寫稿排程重新調整,挪到比較不用燒腦的日子,讓當天所有的腦漿都可以毫無保留的傾倒給文字;第三個原因是自我要求太強,於是我也開始練習調整心態:小品文順順的,輕鬆的寫,該講的有講清楚就好;重要的文章再傾盡所能的寫,資源要依比重分配,腦漿當然也是。

這樣調整之後,發現對寫作的憂鬱馬上就有起色。原本已經好幾個月想到要寫稿就煩燥,但改變的第一周,竟然就會開始期待要用什麼方法寫;當自己又開始強迫症,也會馬上提醒自己適可而止,減少精力耗損之後,對寫作的抗拒大幅下降,只靠些許微調,就恢復成之前那個喜歡創作的我了。


圖片|來源

「接下來呢?」是個好問題,我們卻常常以為困難太大,而放棄改變的機會。事實上,每個大困難都可以拆解成小成因,而每個小成因,都有一件做得到的小小對治法

很多人來心靈諮詢以前,也都誤以為心靈工作者擁有什麼不世出的祕法,能點出一條無痛的捷徑,照做問題就能夠迎刃而解。但事實上,就算是美國這位行醫三十幾年的精神科醫師,也需要不斷地問他的患者「接下來呢?」

因為最大的「改變」,永遠出於小步拆解,而劈開紅海般地大步跨越。

如果你覺得人生陷入萎靡,亦或鬆垮到找不到支柱,無論你是上班族、還是自由工作者,這兩本「自由工作者」的日記,就在這裡送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