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沒關係」,或許顧及了表面的和平,也釋放了別人的歉疚,但你自己呢?說完「沒關係」的你,真的不在意、不憤怒、不糾結了嗎?

當對方拚了命地說:「對不起對不起」時,回答「沒關係」似乎變相成了一種禮貌。

只要對方不是自己的屬下、沒有犯滔天大錯、加上不打算撕破臉,那麼即使對方讓你等到動肝火、摔碎了你喜歡的紀念杯、搞不清楚狀況而在外人面前談笑你的隱私時,事後只要貌似惶恐地翻了一張「對不起」的牌,你就好像只能押上一張「沒關係」。

這是約定成俗的「做人處事道理」──如果你不肯回沒關係,就落個「小家子氣」的名聲;但另一方面,輕易講了這三個字,卻看到對方心安理得、甚至像拿到「下次道歉就可以」的令牌時,心裡的火又像潑了一桶油,把自己的肝燃燒成灰。

話說有一次跟一個朋友約,我左等右等等不到人,大概超過預定時間十來分鐘,我才私訊問他在哪裡。「你慢慢來,我還在路上,會遲到一下。」對方這樣回我。我慢慢來?我已經到了啊!這種話不是應該早點說嗎?怎麼等遲到了才跟我說,還要我主動問你?我按捺住性子,又是看書又是滑手機的,結果又再等了快二十分鐘,對方才十萬火急地衝來。

「對不起!剛剛等公車等太久了!」對方一臉抱歉的表情,一迭聲地道歉。我很不樂意,又想乾巴巴地回答「沒關係」以示敷衍,卻發現那三個字卡在嘴邊,一個也蹦不出來──因為「沒關係」的言語力量,跟我當下的憤怒情緒衝突太大了,如果硬是說出口,我就會感到情緒卡住的內傷。

這是我第一次沒反射性地說「沒關係」,而是心裡問自己:為什麼人們要說出違背情緒的話?(延伸閱讀:親愛的女孩,其實你不必老說「對不起」

我們都以為「沒關係」三個字沒什麼大不了,只是一個禮貌用語,說出口就沒事了。但人的「語言」是有力量的,如果它無法和「心」的感受同步,也就是經常講出違心之論,心就會出現輕微的扭曲與痛苦。久而久之,那樣的痛苦就會漸漸成為「心」的負擔,不分日夜地折磨自己;如果不想要痛苦,就只能把「心」變遲鈍,讓自己不要去觸碰心裡的感受。

輕易說出「沒關係」,久了心靈代價是很大的。不只是扭曲內在感受而已,同時還有兩個不得不提「後遺症」:

「沒關係」的後遺症之一:輕易過關,縱容別人累犯

有些人,似乎就是仰仗他人的「沒關係」來過活的。

他們活得相當任性而自在,不管是嚴重遲到、沒做好份內工作、重要場合臨時缺席、弄丟你交代的文件等等,他們都能驚恐地、像小鹿一樣睜著渾圓的大眼說聲「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後面再附加各式有道理或沒道理的藉口。

當然,人行走江湖,誰都難免犯錯,頭幾次看到對方道歉得這麼「誠懇」,還會不好意思地反過來安慰他「不要這麼緊張,沒關係」,甚至站在他的立場想「如果是我,犯這麼大的錯一定嚇死了」。日子久了才發現,會嚇死的只有你自己而已,這樣的人被「原諒」了幾次以後,會發現這個世界是多麼體貼而寬容,所以睡過頭不要緊、旅行東西沒準備好不要緊、出包反正只要道歉,大家就會一起收拾,「對不起」像張王牌,搬出來大家都會不好意思,他們也能樂得脫身。

可是有時候,這個世界的糟,或許就是被好人的「沒關係」慣出來的。表面維繫了和平,卻讓任性的人,轉過頭又去揮舞他的刀,傷害其他守規矩的好人。

「沒關係」的後遺症之二:原來我的情緒,是可以被忽視的

你說,如果對方真的不是故意的,下次也可能不會再犯,那說聲「沒關係」,應該還可以吧?

我說,當然可以,但我也會反問:「那你說『沒關係』的當下,是真心誠意的嗎?」他們多半會一時語塞,然後搖了搖頭說:「當下其實蠻生氣的,只是覺得禮貌,才不得不這樣回答。」

親愛的,當我們輕易說「沒關係」的時候,其實是告訴自己:「我在忽視情緒的需求」

尤其我發現,很多人脫口說出了「沒關係」,事後卻又無法面對自己暴怒的情緒,於是繼續擺臉色給對方看、嘮嘮叨叨地數落對方、或是在背後說對方壞話,你看,明明就不是沒關係,為什麼要說這三個字呢?這不就像對明明不愛的人,卻要勉強自己說「我愛你」一樣痛苦嗎?(值得你看:擁抱情緒的價值!哈佛心理學家蘇珊・戴維:生命因脆弱而美麗


圖片|Pixta

愛自己的情緒:來一次「不輕易說沒關係」的練習

下次當你氣在頭上的時候,其實不必勉強說「沒關係」讓自己內傷,你可以試著換句話說。

如果這件事情「有辦法解決」,在他犯了錯又拼命道歉的時候,你可以改成盡量溫和地說:「好,我知道了,那現在怎麼辦呢?」先把話題轉到解決方案上,但不要輕易回答沒關係。

如果這件事情「沒辦法解決」,在他犯了錯又拼命道歉的時候,你依舊不用說沒關係,可以改成先說:「好,OK,我知道了。」但不要輕易說沒關係,除非你氣已經消了。

討論解決方法、或是單純說「我知道了」,都不算違心之論,不會加速累積心靈的傷害。如果怕氣氛很僵,你可以再接著用平順的口氣說:「那你路上注意安全」「那你先去忙吧!」「先趕快收拾吧,我們下周一再談。」這樣回答,一樣顧全了表面和平,但同時你也對自己的情緒誠實──至少你沒輕易說「沒關係」,這就是很大的自我照顧。

以前我也是個無論怎麼生氣,都會咬著牙說沒關係的人。但直到那一次朋友大遲到,我沒有說「沒關係」,而是正視自己「現在就是生氣」的情緒,先點了點頭說「嗯,早上睡過頭嗎?」,聽完他解釋、接著又聊了一些其他事情,直到結束聚會時,心裡真的已經不介意了,當他又再抱歉一次今天遲到,我才真正心平氣和地回他:「嗯,沒關係啦!」

說也奇怪,只是簡簡單單的三個字,以前氣在頭上的時候說,心裡就會有種壓抑的憤怒感,甚至都過了好一陣子,只要想起這個人,那種隱約的不快就會浮上來;但開始不輕易說「沒關係」,而是等到氣消的時候才說,反而心裡是真的輕鬆,之後也不會在想起了。

那是在「心口合一」之後,真正釋出的「原諒」。

親愛的,你也曾經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脫口而出「沒關係」嗎?在此邀請你來做一次「不說沒關係」的練習,讓你之後的語言,真正跟著你的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