剖析蔡依林〈怪美的〉MV 四大場景中的法官與罪人、廚師與客人、醫生與病人、魁儡師傅與胖/瘦舞者,原來綑綁自己的從來不是他人,而是自己。

2014 年 11 月 15 日,台灣歌手蔡依林(1980 年 9 月 15 日─)發表專輯《呸》。睽違四年,她終於在 2018 年 12 月 26 日發行全新力作《Ugly Beauty》。她的首波同名主打歌〈怪美的〉笑看自己一路走來的喜怒哀樂。本文欲從〈怪美的〉4 分 55 秒 MV 中的四大場景,剖析蔡依林對自己從追求外界肯定到自我覺醒的生命歷程,並在文末提出我的反身性再思。


《Ugly Beauty》專輯宣傳造型,圖片|jolin_cai(蔡依林的 IG)

場景一「法官與罪人」:美的審判庭

「法官」蔡依林一進場即以「字正腔圓」的怪音調講話,對比自己剛出道時常遭人嘲笑「口齒不清」。如 2007 年 1 月 19 日,TVBS 新聞記者王煒茜以〈蔡依林拍可樂廣告,最怕口齒不清〉來下文章標題。

一人分飾兩角的「罪人」蔡依林罪名是「未達大眾所認定美的標準」,而她在此刻的服裝造型呼應〈愛無赦〉的囚犯裝。檢察官拿出的證物是 2018 年 8 月 8 日,在 ETtoday 新聞雲記者田暐瑋報導文章〈蔡依林「肚子放鬆」變這樣!真實無P照曝光…他揭殘酷真相〉裡的「腰肉照」,該文直指蔡依林現身中國廣州白雲國際機場,被攝影師「捕捉到她的腰間似乎有點肉肉的」。


圖片|〈怪美的〉MV 截圖

坐在審判庭下的畫師,把法官蔡依林速寫成一隻有香腸嘴、G 奶、110 公分腿長的「炸蝦」。這個 MV 段落同時回應兩件事情。

  1. 2007 年1月 31 日,有位網友在 PTT 指出中視新聞提及某牛仔褲「將蔡依林修長的完美腿部一覽無遺」。緊接著,網友們即開始嘲笑蔡依林曾被娛樂八卦媒體報導她的腿長有 110 公分,而她的身高是 158 公分。這也就是說,她的身高減去她的腿長僅剩48公分的頭部加身體。某網友就依據這個數據,畫出蔡依林的身體比例圖,結果遭眾人譏諷:「這是炸蝦吧!」
  2. 2007年,第18屆金曲獎,蔡依林以〈舞孃〉開場表演,但她當時身穿的服裝遭網友譏笑為「炸蝦」裝。不過,該屆金曲獎,蔡依林打敗同期入圍最佳國語女歌手的張惠妹、張韶涵、林憶蓮、戴佩妮、彭靖惠等人,勇奪金曲歌后。她當時的得獎感言已成為經典名言:「謝謝曾經很不看好我的人,謝謝你們給我很大的打擊,讓我一直很努力。」

場景二「廚師與客人」:宜翎海鮮餐廳

以蔡依林本名命名的宜翎海鮮餐廳,桌上擺滿各種海鮮食物,藉以回應過去她在演場會或頒獎典禮的服裝造型常遭酸民嘲笑有如各種「海洋生物」。例如,金曲星光紅地毯的「花枝」裝、淡水漁人碼頭演唱會的「水母」裝、《Myself》專輯造型的「扇貝」裝。網友笑她是一位喜歡打扮成海洋生物的女歌手,並封她為「海產天后」。2008 年 7 月 7 日,蘋果日報記者張寧甚至以〈蔡依林穿花枝裝水母,扮海產上癮〉來下文章標題。


圖片|〈怪美的〉MV 截圖

坐在餐廳裡點完各種海鮮,準備大快朵頤的「客人」蔡依林,卻被一人分飾兩角的「廚師」蔡依林制止。她不能吃海鮮,只能吃過水去油的蔬菜。此事呼應她早期常被鄉民批評太肉、太胖,有嬰兒肥,後來為了減肥、瘦身,只好吃「白水涮菜」的「必要之餓」。

場景三「醫生與病人」:瘋美的精神病院

即將受改造的「病人」蔡依林,被一人分飾兩角的「醫生」蔡依林丈量唇形並用色卡對應臉部膚色,在在呼應她曾遭嘲笑有香腸嘴而有「蔡腸」的綽號,以及不斷追求美白的迷思。最後,她塗上石膏,成為她在〈大藝術家〉裡唱:「那種美能讓維納斯誕生」的維納斯。


圖片|〈怪美的〉MV 截圖

然而,世界上的維納斯雕像平均腰圍約 26 到 27 吋,蔡依林追求的是比維納斯還纖細的腰。她真的非常「用力地」管理自己的外貌。

場景四「魁儡師傅與胖/瘦舞者」:《地才》馬戲團

走進 MV 的馬戲團場景。蔡依林再現 2007 年她在《地才》演唱會的服裝造型與表演。她作為「舞者」努力突破自我,表演緞帶舞、吊鋼索、做鞍馬、吊雙環等高難度動作,過程中她被一人分飾兩角的「魁儡師傅」蔡依林操控,象徵她不斷控制自己成為迎合世俗眼光的人。但她的努力卻慘遭眾人撻伐,她的演唱會被笑是「特技表演」,而她被說成是「雜耍藝人」、「體操選手」。網友還截取她的演出片段做成 GIF 動圖,取笑她用心準備的演出。


圖片|〈怪美的〉MV 截圖

馬戲團場景後面的五張海報各有寓意,同時回應蔡依林過去的專輯歌曲,從左到右分別是:“Ruler Woman” 呼應〈怪美的〉;“Mini Woman” 呼應〈〉;“Hamster Jolin” 指的是蔡依林如倉鼠般地向前跑;“Butterfly Lady” 呼應〈花蝴蝶〉;“Paper Woman” 呼應〈大丈夫〉。這些海報皆是蔡依林重新檢視自己一路走來的辛酸血淚史。

自毀與重建:走向與自己和解的旅程

MV 的最後,我們看見女性美的最高象徵維納斯狠甩自己巴掌,代表蔡依林打破完「美」主義;廚師大口吃花枝,代表蔡依林不再為減重而扭曲思想;瘦舞者拿刀射毀胖舞者,代表蔡依林擊碎總覺得自己很胖的迷思;罪人深深擁抱法官,代表蔡依林最終接納那個不完美的自己。

此外,綜合上述分析,我們可以看見蔡依林在四大場景裡,皆一人分飾兩角:法官與罪人、廚師與客人、醫生與病人、魁儡師傅與胖/瘦舞者。這也就是說,蔡依林最大的敵人看似是「他者」,實際上卻始終都是「自己」。

美醜結構何以框住自己和別人的互動

不過,我認為蔡依林在〈怪美的〉的真情告白,依舊難以突破主流審美價值觀。原因在於,她作為一位已經迎合大眾審美標準的女歌手,外型美麗亮眼(包括MV裡的所有男女舞者皆然),卻跟大家說不要在意別人的眼光。這也就是說,她「所言」與「所行」出現自相矛盾的實況。對我來說,那些娘娘腔、肥胖者、身心障礙者、扮裝皇后、高齡者、用藥者、酷兒等受壓迫者身分更貼切〈怪美的〉的寓意。(推薦閱讀:肥胖紋超辣!胖女體解放攝影集:我們就是你的妖魔鬼怪

只是,我們也必須認清現實:你/妳要夠帥氣、美麗,直到你/妳符合社會對美及身體的期望與認可後,你/妳說的話、唱的歌才有人會聽。(看看那些網紅與網美在臉書、IG 發自拍照,說早安、午安、晚安的文不對圖,就會有一大堆人按讚、按愛心;對比我耗費多時完成的文章,又有多少人觀看?)

我們並非活在真空的世界裡,身體建構的論述依舊使人們對自我身體感到疏離與不適,使得身體成為各部位的排列組合,其存在的目的只是為展示於眾。身體是我們的家,我們住在家裡卻沒有安全感,甚至經常緊張、堪慮,因為我們總是把自己視為客體,用他者的凝視定義自己。(推薦閱讀:同婚釋憲後,非主流男同志跟誰結婚?

〈怪美的〉成為抵抗美醜結構的能動性

作為蔡依林的粉絲,我認為蔡依林在〈怪美的〉中重新檢視自己舊傷口的勇氣可嘉,我同時對她感到非常心疼。而 MV 傳遞的價值觀或許可以帶領我們反思美貌神話與身體框架,讓那些依然被囚禁在追求外表的拜物窺伺與挾持裡的人──包括我自己,可以練習鬆綁束縛自我身體的枷鎖,找到生命的出口。我們同時可以思考,即使在粉絲眼中如此完美的蔡依林也要努力接納自己不完美的意義。(推薦閱讀:如果你也有外貌焦慮,與其相信廣告,不如相信自己


圖片|〈怪美的〉MV 截圖

美與醜,沒有固定本質。字義本身即有「離心作用」。如,Queer 即是從「怪胎」到「酷兒」的離心作用,其內涵從原來的污名轉變成「以怪胎為榮」。Queer 中譯為酷兒,更是有很「酷」的力量與信心。據此,酷兒成為抵抗汙名與結構的能動性(Agency)。我們能夠視酷兒為典範,試著在美醜結構裡,找出其字義的離心作用,挖掘屬於自己用以抵抗結構的能動性,看見自己怪美的一面。一如蔡依林所唱:「誰說,錯的,對的/說,美的,醜的/若問我,我說我呢/怪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