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歲嫁給丈夫,如今她常常在想,如果當年火車要開之前,她沒有和丈夫說「好」,今天的自己,是不是還在萬華當一個服裝小姐,就和那些百貨公司裡的小姐一樣?

蔡淑芳在十九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張萬成。

在嫁人之前,剛上台北工作的第二年,蔡淑芳在萬華大理街上賣衣服,每天都要站上十幾個小時,有時甚至要到半夜。因為一些大老闆會帶「小姐」來這裡逛逛,小姐們一次總會買上好幾千元,老闆娘為了多賺一點,只好叫蔡淑芳多辛苦一點。

其實,蔡淑芳不介意忙到夜半。來到這裡之前,她是在成衣廠車衣服的,她沒有學過裁縫,因為念初中時老師沒有教。而家裡沒錢讓她念高中,於是蔡淑芳便一個人從台東來台北找工作,因為阿爸說,他養不起五個小孩,三個弟弟還能留在家裡幫忙種田,至於她和姐姐呢?女孩子總要嫁人的,趕緊出去工作養弟弟才實在。

那時候,蔡淑芳的姐姐已經在台北工作了,每個月都會寄好幾百元回家,阿爸沒說什麼,只說台北就是不一樣,「錢財淹腳目」。後來,阿爸要初中畢業的蔡淑芳也上台北工作,一起改善家裡的經濟。所以,車衣服是她來到台北後才學會的,學校沒教、家裡沒教的事,也都是她自己學來的。

後來,有個服飾店老闆娘來批貨,剛好和老闆聊到店裡欠一個妹妹,蔡淑芳聽到後,就趕緊跟老闆娘說她可以、她可以。老闆娘看她年紀小,說賣衣服很辛苦喔,每天都要站著,很少能坐著,吃飯也不固定,收店時間還要看客人臉色,問她是不是真的想做。蔡淑芳說她可以、她可以,因為站得再久,都不比用裁縫機時車到手指疼痛。

她可以、她可以。(推薦閱讀:學以致用不再重要?放棄學歷背景,她找到自己真正熱愛什麼

後來,老闆娘就和成衣廠老闆說,不然就讓蔡淑芳去她店裡工作好了,老闆也沒多說什麼,只說蔡淑芳命很好、有貴人運,就讓蔡淑芳跟著老闆娘走了。

剛來到萬華的蔡淑芳,覺得這裡和地名很搭,繁華得很,從火車站出來,一直走到大理街,整個地方都很熱鬧,吃的、喝的什麼都有,老的、少的人也有。和台東完全不一樣,當然和成衣廠也不一樣。

蔡淑芳很感謝老闆娘,所以就算辛苦,她還是做得很開心。有時,和隔壁店家同年紀的女生出去,男生們都叫他們「服裝小姐」,她很喜歡這個稱謂,因為小姐前面多了「服裝」兩個字,就好像自己和那些百貨公司裡的小姐一樣,卻又不同於晚上來的那些「小姐」。蔡淑芳喜歡大家叫她「服裝小姐」,這讓她有成就感。


圖片|來源

張萬成就是那時候出去玩時認識的。

張萬成也是從台東上來發展,大蔡淑芳幾歲,卻是全家最小的弟弟,上面有四個姐姐和兩個哥哥。他的姐姐們同樣年紀很輕就出外賺錢了,只剩下他和哥哥留在家裡幫忙種田。但張萬成從小就喜歡念書,不論什麼書他都看,哥哥們看到張萬成喜歡念書,就和阿爸說:「讓他去讀書吧,哥哥姐姐們都在工作了,家裡能有一個讀書人也好,這樣才能改善家裡。」

阿爸聽了,就讓張萬成去花蓮念工專、學電子,但其實張萬成想讀的是高中,未來還想上台大。然而,他不好意思要哥哥、姐姐更辛苦,就答應了這樣的安排。直到畢業後,他就來台北當工程師,算一算,也待了好幾個冬天。

蔡淑芳覺得自己和張萬成很有話聊,可能都是台東人的關係吧。張萬成下班時,有時候會去龍山寺旁邊的「龍都冰果室」,只為了外帶一碗冰給蔡淑芳吃。蔡淑芳喜歡吃冰,她喜歡一碗冰裡頭有許多不同的配料,那是小時候吃不到的滋味。

張萬成才聽她這麼說過一次,便放在心上,他和其他來找蔡淑芳的男人都不一樣。其他那些男人,有些是開賓士的,有些是做生意的,還有一些是老闆,是剛好帶「小姐」來時看到蔡淑芳,後來跑來認識她的。這些人都很有錢,但蔡淑芳不喜歡,他們的身上有著很重的菸味、酒味和香水味,這讓蔡淑芳很不踏實。她還是喜歡穩重一點的男生,像張萬成那樣的,每次來都穿襯衫,身上會有一點汗味,還會記得帶冰來給她吃。其他人只會問要不要送她回家、順便吃宵夜,只有張萬成會陪她在店門口吃冰,然後再陪她去坐火車回家,或是騎機車載她。(推薦閱讀:你是想談一場戀愛,還是找到一個願意懂你的人?

她不介意坐張萬成那輛偉士牌,因為比起賓士,她更喜歡在機車後座吹風。

後來,張萬成收到兵單,說要去當兵,因為二哥退伍了,輪到他去當兵。這幾年在台北發展,還沒去當兵就是因為家裡的大哥和二哥只大他一、兩歲。大哥先退伍後,輪到二哥,而二哥當完了才輪到他。

張萬成那時抽到陸軍,不知道會分到哪裡當兩年的兵,叫蔡淑芳不必等他。但蔡淑芳覺得張萬成很好,叫他下單位後一定要和她說,她要去㦟親。要張萬成不要煩惱,她不會傻傻等他,她會想辦法跟他在一起。

後來,張萬成去了台中,在成功嶺上當軍人,蔡淑芳就一個人從萬華坐火車到台中,然後看張萬成一天,再坐夜班車回來萬華。

張萬成和她說,等他退伍,他們就結婚。張萬成沒有準備鑽戒,也沒有什麼排場,只是在陪蔡淑芳等火車時這麼對她說,但蔡淑芳覺得莫名地踏實,她沒有說話,不過是點點頭罷了。

在回萬華的火車上,蔡淑芳多希望火車就這麼一直開到兩年後的時光。

蔡淑芳在十九歲的時候就嫁給了張萬成,他們一起在永和租了一間公寓,張萬成在退伍後到一間專門做鐵路監視系統的公司,常常要到各地出差,蔡淑芳則獨自留在台北做服裝小姐,唯一會和他聯繫的機會,就是晚上十點的電話。

其實,蔡淑芳覺得這樣的日子也不錯,張萬成外出回來時,都會帶不一樣的東西給她,有時剛好回台東,就帶一些花蓮薯或是釋迦回來給她。蔡淑芳很習慣張萬成不在家,畢竟,當兵兩年就是這麼過來的。


圖片|來源

她知道張萬成很好,如果不是因為家境,他應該現在還是個大學生,也可能不會和她結婚。她總是聽不懂張萬成和朋友的對話,那些關於哲學的、思想的事,蔡淑芳比較清楚怎麼車衣服,怎麼改衣服,怎麼幫客人挑適合的衣服,其他的,她好像都不太清楚,也不太能跟張萬成聊上幾句。

所以,張萬成在外地時,蔡淑芳都會跟他說:「家裡沒事,很好。」張萬成帶朋友回家時,她也會跟朋友說:「家裡有張萬成,很好。」

對她來說,能嫁給張萬成,一切都好。

直到有一年,阿母生病,阿爸打電話叫蔡淑芳回家看阿母,蔡淑芳那時候大肚子,剛滿四個月,在下月台時不小心踩空,孩子就不見了。蔡淑芳很自責,但張萬成始終沒說什麼,只說沒關係,孩子再生就有,人平安就好,但張萬成卻在她康復後的幾個月,和她說想去大陸發展,那時兩岸剛開放,張萬成的朋友都去那邊當老闆,他也想跟著去試試看。

只有那一次,蔡淑芳覺得不好。大陸太遠了,比台中遠、比台東遠,比台灣的每個地方都遠。蔡淑芳和他說不要,孩子才剛流掉,張萬成又成天不在家,現在又要去那麼遠的地方,蔡淑芳覺得心裡不踏實,不像以前剛認識時那麼踏實,所以蔡淑芳說了不要。

後來,張萬成沒去大陸,但不在家的時間卻更長了。時常回到台北時就往外頭跑、找朋友喝酒聊天,非得喝得醉醺醺才肯回家。不知道從何時開始,蔡淑芳開始發現張萬成的味道,就和以前那些老闆或開賓士的人味道一樣,菸味很重、酒味很重,而香水味也很重。蔡淑芳不知道該怎麼和張萬成說不要,因為肚子裡的孩子才剛五個月,她不知道這時候和張萬成講有沒有用。

或許七個月後,張萬成就會變回原本的張萬成了。那時候,蔡淑芳是這麼想的。

後來,張萬成沒有變回原本的張萬成。妹妹上小學時,是蔡淑芳一個人帶她去上課的。

蔡淑芳總是想著,是不是自己只會車衣服、只會改衣服,只會幫客人挑衣服,所以張萬成才不待在家裡。張萬成很喜歡買書,但買的全都是蔡淑芳看不懂的書。蔡淑芳討厭自己只有初中畢業,學校只教會她看字,卻沒有教她知識,蔡淑芳討厭自己沒有知識,討厭一個人在家,也討厭這樣的日子。

她有時也想著,如果那天火車要開之前,她沒有和張萬成說「好」,那今天她會變成什麼模樣,是不是還在萬華當一個服裝小姐,就和那些百貨公司裡的小姐一樣,和那些晚上遇到的小姐又不一樣。

百貨公司裡的小姐看起來都很有水準、很有氣質,很適合張萬成這樣的人。然而,他不該配上像她這樣一個初中畢業的人。

蔡淑芳討厭自己沒有學問,她覺得自己這樣很沒有出息,所以妹妹第一次段考沒考好時,她狠狠地打了妹妹一頓,說她這樣以後會沒出息,會變成一個廢物,會變成一個任人擺布的女人。(推薦閱讀:蜜雪兒歐巴馬:沒有一個男孩夠可愛到值得妳為他放下書

會變成跟蔡淑芳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