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對於女性有太多太多的標準,告訴你如何優雅,如何成熟,如何獨立,但這些標準該由誰決定?推薦你看這部美劇《漫才梅索太太》,了解女性是如何掙脫禁錮找到自己。

KY 觀影作者:夏超

公號 ID:knowyourself2015

公號簡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會喜歡的泛心理學。

什麼樣子的女性是優雅的、有魅力的?社會中流行著很多相關的標準,從妝容到服飾,從言談舉止到生活方式,有著各類不同的說法。而努力達到這些標準真的能證明自我的價值嗎?一位女性應該怎樣生活才算是真正的成熟和獨立?今天我們就來聊一聊《漫才梅索太太》。

這部美劇是瑞秋・布羅斯納漢主演的一部喜劇,以 20 世紀 50 年代的美國為背景,講述了一位家庭主婦突然遭遇婚姻危機,在機緣巧合下走上脫口秀表演之路,展現了她逐漸獲得精神獨立的過程。這部劇在去年年底上映,獲得熱烈好評,被不少影迷視為年度最佳劇集。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海報

她最大的擔憂,就是在丈夫面前不夠完美

米琪・麥瑟爾在大學讀書時認識喬爾,兩人相處融洽,後來步入婚姻殿堂。四年過去,他們有了一對兒女。喬爾是公司高管,米琪要做的是成為完美的家庭主婦,對此她非常努力。

米琪要時刻展現自己最美的一面。出門買個東西要認真地化妝,還要穿上正式得體的衣服,一點都不能馬虎。她時刻讓自己保持在積極熱情的一面,遇到熟人笑臉相迎,溫暖動人。

即使是在朝夕相處的丈夫面前,她也要保持一個精緻而優雅的形象,所以她絕不能讓丈夫看見自己素顏時的樣子。等丈夫睡著,米琪起身到洗手間卸妝;一早她就起床,化好妝再躺回床上,為了能讓丈夫一覺醒來看到美美的自己。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劇照

不僅顏值要時刻在線,米琪還嚴格控制自己的身材。她在結婚前就一直測量身材,通過節食、健身等方式將身型維持在最理想的狀態。這習慣在懷孕時都沒有中斷。婚後四年,生過兩個孩子,米琪的身材依然苗條如初。因為她知道,只有最佳的身材,才能保證自己將那些精美的衣服穿出應有的效果。

米琪可謂是一個時尚達人,不缺精緻華麗的衣服,也非常懂得穿搭,總能竟自己打扮地光彩耀人,走在大街上時常成為大家注目的對象。可以說,這樣的米琪,無論從什麼角度,似乎都滿足了當時社會上人們對於完美女性的想像。

對丈夫全方位的支持也是米琪的生活重心。喬爾喜愛脫口秀,米琪默默為他爭取更好的演出時間,為他記錄表演過程。而如此用心的米琪想不到的是,喬爾會拋棄自己。在一晚的演出中,喬爾表現很差,心情糟糕,回到家後打包行李,決定離開。在米琪的追問下,喬爾說自己和秘書潘妮在一起了。

米琪沒有憤怒,首先想到的是:難道是自己做的不夠好?米琪挽留丈夫,保證以後會更加努力、用心。即便是如此低的姿態,也沒任何效果,喬爾收拾好衣物,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米琪傷心而困惑,自己明明足夠優秀,面容姣好、身材健美、廚藝精湛、溫柔體貼,可以算是一個非常完美的妻子,為什麼還會面對婚姻的失敗?

一個女人想要獨立,會有多艱難?

傷心的米琪喝得醉醺醺,來到小酒吧取餐具,陰差陽錯地走上表演台,酣暢淋漓地吐槽了自己的生活,贏得滿堂彩。米琪優秀的口才令一位酒吧員工大為驚嘆,她覺得米琪應該成為一名專業表演者。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劇照

米琪原本是拒絶的,當她想到自己破裂的婚姻,她決定豁出去嘗試一次。可想而知,這條路將會非常曲折艱難。

米琪最先要面對的是生活的巨大改變。以前的日子非常安穩,一切都很熟悉,突然要踏足全新的領域,每個人都會有所膽怯。所以,第二天想挖掘米琪的那位經紀人來到她的家中,米琪否定了之前的想法,說那只是醉話,現在這個生活在精緻安穩的中產階級中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

米琪的父母自然不願讓女兒的婚姻就這麼毀了。無論是顧及家庭顏面,還是考慮對兒女的教養,父母都希望女兒能理性地考慮問題,將喬爾請回來,恢復之前的生活。喬爾自然也要承受他父母的壓力,在折騰幾天後,他無法忍受,決定重新來過。然而,米琪因為內心積壓的怒火直接拒絶了。

正是這份衝動情緒,讓她衝出了對婚姻的依附,邁向脫口秀表演之路。然而,米琪要面對的困難比想像中更多。

在家庭方面,父母不會支持自己做脫口秀表演者,米琪只能躲在房間裡聽經典錄音,偷偷學習。為了觀摩別人的演出,米琪要很晚才回家,父母也會以關愛之名想要控制米琪的生活作息。

在自身方面,米琪之前的人生非常順利,除了丈夫的出軌,她幾乎沒遇過較大挫折。要想成為一位專業脫口秀演員,必須經受一次次尬場的打擊,這讓養尊處優的米琪感到非常挫敗,萌生中途放棄的念頭。

在社會方面,女性想要在脫口秀這一行當發展非常困難。一位前輩告誡米琪,沒有人想要看到女人的才華,人們眼中更多的是色慾,要想在台上獲得成功,不能以女人的身份登場,不能展現自我,必須扮演某個角色才行。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劇照

米琪沒有退縮,她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方式。她頻繁參加同事們的家庭聚會,在聚會上觀察各類人的生活,摸索他們的心理,通過在聚會上的發言磨煉口才,表演水平越來越高。這個時候的米琪同樣是人群中的焦點,但是她的魅力不再是來自她精緻的妝容,不再是來自她華麗的衣著,而是來自她的自信和篤定,來自她的獨立和自由,她身上散發出來的是一個女性找到人生方向的那種真實感和幸福感。

與其同時,米琪還發現女性在生活中、在社會上的整體性的困境。她發覺,社會在宣傳方面,似乎在誘導女性將注意力放在物質消費上,而不是公共事務上,將女性禁錮在狹窄的私人生活裡。(推薦閱讀:女性主義與親密關係:成為家庭主婦不是低頭,而是選擇

這個社會也在不斷塑造著一種溫柔無助的女性形象,像一個崇拜男性、等著被男性拯救的角色,從不敢提出真實的要求,將內心的慾望和才智深深壓抑在體內。米琪越發無法容忍這樣的氛圍,也不願繼續下去,她在演出中痛斥這一切,宣揚女性的獨立。

從表面上美滿的婚姻生活到丈夫突然的離家,從初入脫口秀的磕磕碰碰到苦練之後的遊刃有餘,米琪經歷的這一轉變可謂是大快人心。她從圍著家庭和丈夫團團轉的角色脫身,對過去的自己和當前的社會有了全新認識。過去自己追求完美更多是出於外界的評價,而現在她才懂得自身的渴望、自己的需求同樣是重要的,她不必依附另一個人安排自己的生活。

有時候生活的磨難帶來的不僅是痛苦,也可能是一個突破困境的契機。米琪抓住了這個機會,完成華麗的轉身。

他想成為被崇拜的丈夫,卻忘記成為自己

讓很多人沒想到的是,在這一季的結尾,米琪和離開自己的丈夫似乎很可能重歸於好。如果說米琪曾被禁錮在男權社會所塑造的女性角色裡,那麼喬爾一定程度上,同樣是這個社會潛在邏輯的受害者。

喬爾的出走並不是簡單的感情背叛。米琪後來到過喬爾的新住處,就隔著一條街,他根本沒有離開原有的環境,甚至家裡的裝修和擺設都和之前一模一樣。米琪不斷質問喬爾,喬爾才說出當初離開的真正原因:他覺得米琪再也不會像以前那麼看自己了。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劇照

喬爾從前在妻子面前都在塑造一個被她崇拜和支持的高大形象。他擔心的,不是自己在脫口秀上的資質平庸,而是這個處在家庭核心地位的丈夫形象崩塌了。

喬爾根本不喜歡女秘書。離開米琪後,他從未摘下婚戒。他嘗試和潘妮一起生活,主要是因為潘妮是個沒什麼想法、非常順從的女性。當他真和潘妮相處,他才發現兩人根本無法交流。

喬爾喜歡米琪又害怕米琪,因為米琪太完美了。他知道,米琪其實擁有強大的精神力量,不僅美麗漂亮,還聰明、有趣。面對優秀的妻子,他感到的不再是剛認識時的開心,而是自卑。(推薦閱讀:蔡康永專文|被自卑拖垮?那就去認識「真正」的自己吧

喬爾一直受這種觀念的影響:丈夫才是家庭的中流砥柱,要為家庭提供足夠的物質資源,還要成為家庭的精神支柱,要在妻子和兒女面前樹立自己的威嚴。他越是看到米琪作為一個妻子的完美,他越是害怕自己的「不稱職」。喬爾要去包養脫口秀,更像是將之作為一個顯示自己魅力的手段,供妻子崇拜。他知道工作是父親托關係安排的,房子是父親買的,他賺的不多,沒什麼存款,家裡的開銷幾乎都來自父母。

說喬爾是男權主義的受害者,還因為他有著一位大男子主義的父親。父親白手起家,對兒子過分呵護,他不讓兒子有自主的想法,在喬爾試圖獨立成長時,又用兒子之前的軟弱來打擊他。

工作是父親安排的,內心反叛的喬爾不會真正喜歡,也缺乏動力。在一次公司會議上,喬爾提出一個非常有建設性的想法,受到領導重視。他獲得晉升,才有了一定的自信。這時,他又想要回到米琪身邊。而這份自信不是真正的醒悟,他只是覺得自己似乎能夠勝任過去那個想要維持的丈夫形象。

當兩人在分開後再次同床共枕,講了一些心裡話,喬爾開心地以為就要回到過去了。結果,他在小酒吧裡看到米琪精采的表演,他的自卑再次被觸發。而當米琪在台上宣揚著女性的獨立,台下有一位男子與她對吵起來憤而離場。喬爾追出去,與那位侮辱了妻子的人打起來,用這樣的方式維護米琪,也在一點點地覺醒。


圖片|《漫才梅索太太》劇照

米琪與喬爾是相愛的,尤其是他們在最初認識的時候,只是當他們進入婚姻之後,兩人的親密關係沒有更進一步,反而變得疏離。這種變化的最主要原因,是他們在婚姻中努力扮演著某種固定的角色,逐漸忘記了真實的彼此。

米琪要扮演的是一個安順的家庭主婦,將精力全部放在對家庭的維持上,撫養兒女,支持丈夫,而喬爾要扮演的是一位在家庭中享受控制權的丈夫,要讓妻子崇拜自己、依附自己。但是這樣的角色設定對米琪和喬爾來講都不合適,米琪恰恰擁有著過人的才華和滿身的能量,喬爾在父親的壓迫下仍舊是一個未能充分挖掘自己、認識自我的大孩子,他們對角色的扮演都不符合他們自身的實際情況。

米琪和喬爾步入婚姻,從未思考過他們在婚後該是什麼樣子才能更好地相處,只是按照社會的約定成俗、按照自己父母的關係,接受了這樣的模式。在結婚之後,他們不自覺地想用對角色的完美扮演來構建一段美好的關係,構建一個幸福的家庭,如果一個人成為了完美的妻子,另一個人成為了合格的丈夫,兩人肯定會擁有美滿的愛情和婚姻。然而,對角色的扮演,讓米琪和喬爾迷失了自我,也失去了對對方真實的認識。(推薦閱讀:男性解放:從希拉蕊風波反思「女權自助餐」

兩個連彼此真實的樣子都看不見的人,如何能夠連結,如何能夠親密,又如何能夠相愛呢?

兩人分開之後的距離,給了他們一個機會審視過去的生活。米琪在走上脫口秀的道路上,開始意識到那個被掩藏的自我,所以她更快地醒悟了,她想要遵循自己的本性來生活。她對過去的關係也有了新的認識,她覺得自己在婚姻中丟了太多,她一定程度上也能夠明白真實的喬爾。

當喬爾有了回心轉意的念頭,她想起兩人的相愛,她不是在情緒的煽動下做出的決定。就像她自己說的,她現在和過去已經不是一個人了,如果她再次和喬爾走到一起,那也不是她簡單地想要回到過去的婚姻狀態裡,而是自主做出的一次自由選擇。

通過這部電影,想跟很多還在苦苦扮演著關係裡的特定角色的伴侶們說,

比起竭盡所能地讓對方看到自己最好的一面,當你們看到了彼此的卑劣、原諒了對方的自私、接受了自身的複雜的時刻,你們才能夠前所未有地真正親近起來。

即便是無可奈何地看見了對方讓自己失望的一面,對於不真實的伴侶們來說,這可能還是比平日裡的扮演更接近愛。

好的愛情恰恰不要求我們時刻維持好的一面。相比於恩愛和甜蜜的泡影,更重要的是兩個人以真實的面貌、真實的內心相伴而行。因為真實相待才是彼此溝通的基礎,這樣我們才能理解對方在感受著什麼、思考著什麼,兩個人的孤獨才可能得到緩解,兩個人的愛才能涓涓流動,交會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