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自己低聲絮語:新的一年即將到來,在年末盤點自我,好好擁抱自己吧!接受那些完美與不完美,更重要的是,你是被愛也被關心的。


The writer in me says I need to write.|作者提供

繼上一次絮語已經大約三個月。

我人在前往拉斯維加斯的路上,坐在機艙喝著我第二杯酒。

決定去這個據說十分虛華的城市大概是兩天前的事兒。想了很久,跟自己說要逃離紐約幾天,卻一直無法下定決心要去哪兒。本來心一橫,去越南好了。沒為什麼,因為夠遠,因為夠熱,因為已經去過泰國了。後來發現一個星期根本不夠呀。這種突如其來的決定,不太適合太大的國家、又不說中英文。西班牙,秘魯,哥斯大黎加,夏威夷,巴拿馬,烏克蘭,摩洛哥,杜拜,日本⋯⋯上網查找資料至少一個星期之後,放棄了幾天。想想,啊算了待在紐約吧,多工作幾天多賺一點錢。(推薦閱讀:找回對生活的熱情!輕鬆海外旅行的 5 個小秘訣

但心底深處,我知道我如果不離開這個大城市,我會再度陷入憂鬱。冬天毫不留情地降臨,事業沒有起色──徵選不多,機會不大。這些日子做的事情繞著演戲轉,卻始終不是演戲。看著他人成就,事業飛騰,心裡多少惶恐。當發現這份惶恐逐漸轉為嫉妒、羨慕、以及不甘心;我知道是時候離開,是時候呼吸一口不太一樣的空氣。

所以拉斯維加斯出現在選擇群裡。

因為便宜。因為方便。因為從來沒去過。因為好奇。因為你可以去個五天就好。

因為從來沒有一個人純粹為了旅行而旅行。每次旅行一定有工作同行,或同伴,或抵達地總有人迎接照顧。因為這些時日在餐廳工作招呼客人,替別人翻譯,做背景演員,去婚禮做外匯,在酒吧當酒保⋯⋯一出外便是為了服務他人,一回家便沉溺在食物跟電視電影中──只為麻痺,只為短暫的休息,只為暫時不用腦袋深思自己停滯不前的演藝事業。

然後我發現我所做的所有事物都不是為了自己。

是的,我在賺錢養家付帳單。但那是必要之惡。(推薦閱讀:逃離症候群:台灣人,窮得只剩下美食和旅行?

是的,回家後會大吃或是看影集看一整天。但那是為了麻痺為了逃離現實。

是的,我很幸運地經常可以睡很多,睡很爽,睡到中午。但那是淺意識裡不願意面對現實的、害怕的我的策略之一。若不清醒,則無需直搗問題核心,那便無難題,便無問題。

然而這樣的日子並無替我帶來任何進步,任何快樂,任何實質上的美好。

要成為更好的人,我必須工作,必須努力。

要成為更好的演員,我必須想法行銷自己,想法曝光,想法磨練演技。

要能夠真正理解快樂,懂得生活;我必須向內自省,思考,瞑想,直到抵達某種誠實的狀態,願意大哉問,願意敢回答,願意自發地改變⋯⋯。

願意看著鏡子裡不如以往青春美麗的自己,願意再度愛著那個與八年前不同的自己,願意聆聽身體傳達的訊息,願意即便面對無知的恐懼仍然敢嘗試,仍能夠接受失敗⋯⋯我才有可能突破現狀,實在向前,而非停滯在這樣的人生階段,逐漸靡萎。

我要把這份害怕當作一種契機並想法實驗。

拉斯維加斯可能跟這一切看似毫無關聯,但這是我勇氣與恐懼的一種妥協。

拉斯維加斯是大眾眼中娛樂的天堂,是我以為的膚淺虛華;也同時是我深意識中某種嚮往,某種「要是以後發達了可以去探險的地方」。

於是,我不願意再等。於是,我隨性臨時地決定訂飯店,訂機票,毫無其他計劃地前往賭城,前往未知。

到底,林微弋想要什麼呢?

到底,這世界將我在這個時刻帶到地球的目的為何?

我想了兩年,想不通。

我怕了兩年,怕不停。

這兩年也讓我變胖了,變醜了,變懼了。這兩年讓我想起大學的自己。那個沒有自我價值,充滿疑惑,不知道如何自愛的自己,充滿恐懼以及不安的那個林微弋。看著未來,以為自己沒有資格成為大師,成為專業而受人敬重的演員⋯⋯(推薦閱讀:【閔享劇本】想要的人生,你願意拿什麼來換?

這些疑惑在到了紐約,進入哥倫比大表演碩士班之後逐漸瓦解;在畢業之後,待在紐約受到讚美以及肯定之後逐漸消弭。這些自我質疑在沒有時間遲疑跟惶恐的生存遊戲之中完全消失,這些疑惑卻在近乎十年之後再度出現。


圖片|作者提供

啊,這只是人生啊。

我知道,即便我現在很成功,世界知名,我仍然會不經意地害怕,不由自主地自我質疑。我的自信依然會上上下下,對於自己的才能依然會訕笑恐懼。這是我與生俱來的個性,這是我從小到大養成的思考模式。

我知道,我已經完成了一些他人永遠無法達成的成就。

我知道,光是一個人生存在紐約而不餓死、怕死、窮死、或被打死已經是一種奇蹟。

我知道,我已經受到許多恩寵、許多貴人幫助、許多幸福的降臨,才有辦法走到這一天。

我知道,我已很幸運的擁有最好的家人。無論我的人生走成怎樣的狀態,我的家人永遠會無私的愛著、保護著、歡呼著我以及我做的一切,無論對錯⋯⋯。

我知道,我已經過著一個極度美好的人生。

幾天前,我在紐約今年的第一個暴風雪時出門。只為了呼吸那一口冰冷的空氣,只為了感受風與雪打在臉上的刺痛。因為這樣的經歷可以百分百提醒我的存在。

現在,我在飛機上喝著紅酒,等著半個小時之後的降落以及飯店乾淨的浴缸,以及明天黑色星期五的超級大血拼日。因為接下來的幾天我要寵壞自己,相信自己值得任何美好,即便意識上我自認為現在的我是無法救贖的失敗。

我是這樣一個不完美的女人。

我是這樣一個充滿瑕疵的女人。

我是這樣一個滿載恐懼的演員。

我是這樣一個真實的人。

我是這樣一個脆弱而堅強的林微弋。


圖片|作者提供

我希望這份情緒以及現狀能在最後替我帶來美好,教我更多智慧,提供我更多養分。

我知道這個美好的自己能在最後理解自身的存在價值,並且因此感到驕傲。

我知道,我是獨一無二,因為我的父母用盡身心愛著,保護著,滋養著我的靈魂,讓我成為這樣漂亮且醜陋的真實。我很幸福。在感恩節的這天,在濃厚的假日氛圍裡,我充滿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