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創作者善用換位思考作為靈感發想,就更容易碰觸聽眾的內在情感,激發出受同理陪伴的感動。

在自我描述之後,我想,我們也可以嘗試站在別人的立場來描述,用別人的觀點換位來檢查我們的位置,這種對照也是創作的一種方法。在我的經驗裡,很多人認為我擅長寫女性觀點的歌,其實更多是來自於我的觀察。觀察到的想法,再換成第一人稱的位置來檢查;從女性的觀點審視男性,回想我在愛情裡面以前曾經表現出來的行為,女性的感覺會是什麼。可能喜歡、感動或甚至感到受傷。

以創作者的立場,我們許多作品是有感而發,有時候能感動別人,但有些可能讓人無動於衷。但同時我也是個讀者,也會想別人對於一個作品的反應,是否跟我當閱讀者的時候一樣呢?我在寫作〈聽一千遍後〉這首歌詞時,就讓自己採用這種對位思考。試想,如果我喜歡一首歌,我為什麼喜歡?心裡產生哪些細微變化,是懷疑、肯定,或者強化了曾經有過無論是感動或失望的情感。

我覺得陳奕迅在歌手裡面是一個很懂得簡單卻深刻表述自己的人,在許多他談話節目裡,他喜歡用搞笑、幽默的方法來對應和交流,他擅長用簡單的方式來回應一些事情。(看看更多:活著還學著就是生存!專訪陳奕迅:我要我的生活有挫敗感

歌神陳奕迅的作品感動過許多人,我曾在網路上看到很多人提起他們聽陳奕迅的某首歌,聽了無數次之後的感想。因此我想到,讓陳奕迅來唱一首這樣的歌。讓那些被他的作品所感動的人,變成第一人稱,唱出他們的想法。

在邏輯上,如果我們從對位的立場去親身經歷,也是讓自己能更客觀感受相對位置的那個人的想法。當我用第一人稱書寫,也可以自我檢視;所以這首歌一開始就用一個被打動者的立場來述說。


圖片|來源

你為什麼會被一篇文章,或者一本小說、一部電影和一首歌給打動呢?這是我跟自己工作崗位對調位置時的一個想像,也是一種練習。站在我們相對的立場,變成第一人稱來寫下這首歌。一開始我想先模糊被什麼感動,來強化這個「我」被感動時所做的一些反應;「為什麼還流眼淚呢」,這個「還」其實是為了預留後來要出現的「一千遍」,就是經歷一段時間依然有重覆的情緒為一件相似的事情流淚。「流淚」是感動最直接的聯想,「明明是不相干陌生人愛情 卻打中我」,我想,這是很多讀者都有過的經驗,在別人的故事裡流著自己的眼淚。

在主歌一開始,先用大家的集體經驗來揭開序幕;在主歌第一遍的前半部分旋律結構是一樣的,所以在第二遍的時候,「為什麼有些人笑了」其實是對應「眼淚」。因為被打動,有時候是引起共鳴而笑,而這個笑我是放在心裡「黯然一笑」這個情緒上,接著引發的就是「是不是越悲傷的笑話就越能治療失望」;這也是我從經驗裡的觀察,我能被一則笑話給逗笑。常常被一個作品引起的笑,可能都帶有一點更超然的態度,從「已知」的觀點俯瞰;對照自己事發當時還有所盲點的自己。許多時候,故事中明明是一個可憐或者不順遂的事情,我們卻被當事者的反應給逗笑了;那些笑聲經常是面對曾經無知的自己,而有的自然反應,「越悲傷的笑話就越能治療失望」這個寫法是來自於這裡。因為曾經的無知而造成的措手不及在旁觀者看來是有一點好笑;可是其實主角卻是悲傷、驚慌而且不知所措的。這個笑,往往也是在已知的現在對過往失望的一些心裡彌補。

我們常說「演戲的人是個瘋子、看戲的人是個傻子」,說的就是這樣。「我以為我瘋了」,常常我們被一個作品弄得情緒起伏,也許這些故事都是虛構的,跟自己不相干,但是讀者的情緒因此跟著被波動。這些說明著閱讀者感情上豐沛;他的心是打開的,感觸敏銳。

「世界上每個人 所嚮往的事 相似卻不一樣」

面對這個世界,人與人的想法可能相近卻各自不同,但是人們都有在別人的故事裡被打動,感到到滿足的經驗;這是因為閱讀者在同一個導向裡,各自捕捉自己心中的感想。

進入副歌了,就集中在我音樂創作者的身分,集中在一首歌。許多人喜歡一首歌經常會重覆聆聽,當聽了無數遍之後,如果還有感嘆,那麼表示這歌中所敘述的事,對聽歌的人必然是有一些意義;也許是他曾經一直沒有放棄過的渴望,而許多未被滿足的渴望持續經年被別人的故事挑起,可能面臨無數次的失望,至今仍未彌補;所以,至今聽還是會被那首歌打動。(推薦你看:氣球爆紅蟄伏六年!許哲珮告白:音樂,我唯一想做也會做的事

閱讀者常常從別人的故事裡,證實著自己的人生,那些愛過或被愛的事也許還沒有定論吧。因此在無數遍之後,隨著一首歌、一個類似的句子,或書中的一頁,都可以點燃心中曾經的渴望。許多我們的渴望未得到滿足,往往就藏往心中;曾經越是失望的事,藏匿越久越不敢面對;被動被挑起的情緒,總像宿命般重覆,這是我站在讀者立場,對位思考所寫下的作品。

我自己也是個閱讀者,我發現我還是常會被類似的情境故事所打動而有感觸;每個人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沒有被解開的鎖,而這些心情,往往都要藉由別人的故事得到情感上的抒發。


圖片|來源

這是一首編曲結構簡單的歌,收到小樣的時候,已經有大概的輪廓;作曲者 John Laudon 我至今也不認識,應該是個外國人。這首歌旋律最強烈的特色是從頭到尾節奏打法瑣碎,但循環不變,而正式由陳奕迅演唱的版本也維持了這個特色。

周而復始的節奏如同我們心中有些秘密、有些渴望,不斷被一些文藝作品所揭發挑動出來。

當時寫這首歌是從閱讀者的心情描寫,如果他曾經被打動,或者持續被某一個作品打動,那是一種什麼樣的心理狀態?放下自己原本的創作者角色,對位思考,站在對面的立場來書寫,也是檢討自己在創作時應該思考的事。

張學友〈她來聽我的演唱會〉,同樣是站在一個聽音樂的角色立場來書寫;歌詞由梁文福創作,歌曲是黃明洲,這首應該是許多人聽過也喜歡的一首歌。

作者用了類似〈聽一千遍後〉的概念,讓當事者、音樂的表述者張學友來描述一個對位聽歌者,這位女子的愛情歷程。青春年華 25 歲少女時期時,跟著男友聽演唱會,到看似成熟的 33 歲,從甜美愛情進入到面對愛情困難的階段;這首歌最後唱到第四遍,其實是半遍的狀態,說到一半停止,女子已進入中年成家了,她身邊躺著呼呼大睡的男伴和孩子,但她仍聽著張學友的演唱會,聽著他的歌,流下眼淚。

梁文福是個文筆很好的作詞家。他對應著一個女性角色四個年齡階段,在愛情裡的起伏波折和感觸;不只對應聽歌者的角色,也轉換性別立場,對位思考女性隨著年紀在愛情的心理波動,非常精采的對位創作法。有機會請大家仔細聽這首歌,用一個瞭解優秀創作的角度去賞析,必然得到一些收獲。從「自我描述」到「對位創作」,這是我想與大家分享的創作方法。(延伸閱讀:向生活提問!許芳宜:我的每個創作,都從問自己為什麼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