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前的情書隨著時間被塵封在抽屜深處,再次瞅見它,已經是 26 年後。經過了這麼多年,我對你的承諾兌現了嗎?我們共同期望的願景達成了嗎?

文|羅達菲 Dr Dafydd Fell(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台灣研究中心 Director)

我的愛人常問我為什麼那麼愛她?有時每天被問好幾次,我相信有的人會因為重複被問同一個問題而覺得很煩, 我呢? 則非常喜歡被問這個問題!我為此一提問,準備了有一百多個答案,而且我發現每幾天就又會想到新的答案,其中的一些答案是跟我們剛開始談戀愛時期有關,當年我們一起經歷過很瘋狂的愛情故事, 也克服了許多阻擋我們愛情的困難。

很多人知道,英國人很喜歡賭,而如果有家賭博店要在我們第一次碰面時評估我們最後會結婚而且會有圓滿的婚姻的可能性,我確定他們會說可能性極低,恐怕比前幾年 Leicester City 贏英國足球超級聯賽冠軍的可能性還要低。(推薦閱讀:「我愛你,更愛追逐你的旅程」從《千年女優》看今敏獨特愛情觀

我的愛人認為情人交往時,最好不要留下痕跡,不要留下以後自己看到會後悔的書信、照片或影片。我則持相反的看法,我戀愛經驗有限,但每次談戀愛我都全力以赴, 窮小子的我靠的是我的真心誠意, 靠的是我認真勤快不停地書寫情書, 最近我又發現了留下紀錄的好處, 我的愛人是這個好處的雙重受惠者。


圖片|來源

在沒有網路的時代,談個跨國戀愛,書信就是最好的傳情工具,我們靠著書信的往返,了解彼此的心意,我也靠著天天不斷的書寫來解答愛人對我倆未來的疑惑,我那個時候寫的信還真有點像台灣的候選人在選前開出了許多對未來的承諾與支票,不同的是我對愛人開出的支票與承諾,後來全部都兌現。

我是怎麼知道我的支票與承諾,都有兌現呢? 其實,我在大約兩年前,從收音機播放的新聞中得知全球最後一家生產 VHS 錄影帶的日本公司將不再生產此一產品, 這可提醒我要把我還有值得保存的 VHS 帶子數位化。

我在車庫裡翻箱倒櫃的找,這一找,也找到了我 26 年前寫給愛人厚厚一疊的情書,我開始一封接一封的閱讀,覺得自己好像是個愛情考古學家,我彷彿又回到了當年,我們遇到的困難與阻礙,又生動地重現在我的眼前。

看的時候心情很複雜,有時很快樂、有時很難過、有時想哭,看的時候和看了之後頭腦都有快要爆炸的感覺,晚上竟然會睡不著覺,我被自己無所畏懼的堅定深深地感動著,也對愛人當時能義無反顧地,認同剛大學畢業一無所有的我,和對決定和我在一起所做的努力與付出,我除了感動還有無限的感謝。

重新看了一遍當年的情書,我也才發覺我們現在就生活在我信中所描繪的藍圖裡,我說我要當愛人最好的朋友,我說我要我們一起到世界各地旅行,我還說我們會一輩子甜蜜過日子。(推薦閱讀:義大利情人變老公:所謂承諾,是連未知數都一併去愛


圖片|來源

當年我才 21 歲,愛情和生活經驗不多,但我卻可以那麼理性和冷靜地一個一個的回答愛人擔心的問題,比如說她的家人一直勸她不要理這個長得像土匪,一定很隨便的外國人,還說以後親戚朋友都會笑她,可憐她。

我篤定說我一定會被你的父母接受而且會讓所有朋友們羨慕我們以後過的浪漫生活,結果雖然花了十幾年,但最後她的父母真的把我當作自己很驕傲的家人, 很多她的朋友也常會問我們的愛情秘訣是什麼。

我的愛情考古經驗,像是做了好幾回的雲霄飛車,不曉得其他人的有沒有類似的經驗與感受。愛情考古後,我的愛人說我重新開始愛她,但我不能接受這個說法。因為 26 年以來我一直非常愛她,只是重新看了剛開始談戀愛的信, 確實讓我愛得更瘋狂些, 瘋狂到愛人問我這算不算是中年危機,

如果這是中年危機那我喜歡中年危機。

而且我現在相信我可以擁有兩百多個的理由回答我愛人常問我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