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關係是階段性的,一旦兩人東西分飛、各有各的生活,漸行漸遠在所難免,但或許朋友間最舒服的關係,就是不必朝夕相處,也能知道我沒有失去你。

你為什麽不理我了?

週末,我在家躺了兩天,只吃了一頓飯。昨天半夜,一時興起跑到樓下附近的宵夜攤,想給自己點杯啤酒﹑來隻小龍蝦什麼的,看了好幾家店,裡面全是三三兩兩的朋友,在碰杯暢飲,我連大門都不敢進去,就趕緊轉移目光,假裝路過,最後怕遇到熟人就跑回家了。

該怎麼說杭州的夏天呢?白天出門,一離開冷氣房,就像迎面開了一個熱氣騰騰的高壓鍋;晚上躺在床上,關上燈,你就是一枚嗷嗷待蒸的小籠包。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起我很久沒有打開樹洞郵箱了,所以就一口氣回覆了所有的來信,看到讀者們過得也不太好,我就鬆了一口氣。

有一個叫「心目」的朋友來信,說自己跟一個認識七年多的朋友漸行漸遠,現在變得無話可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回覆她說,沒有什麽人際關係是永遠不會變的,朋友都是階段性的。小孩子才會耿耿於懷地問,你怎麽不理我了呢?

成年人最舒服的關係,是我知道你一直在那裡,不需要天天聯繫,即使某天無話可說,想起曾經溫暖過彼此,也可以問心無愧地說,我沒有失去過你。


圖片|來源

1.

有句話說起來或許有些絕對,但是從我自身的人生經驗來看,的確如此──你在青春期,很難交到一輩子的好朋友。

很多人都說,現在在社會上交朋友的人都好勢利喔,動不動就說什麽資源啦人脈啦。是的,我也聽到快吐了,但是這並不代表,學校的朋友、你在青春期遇到的朋友,會是你一輩子的朋友。(推薦閱讀:雪兒專欄|同事不適合做朋友,朋友不適合做同事?

很多人懷念青春,懷念當時的友情、愛情,因為在那樣一個無憂無慮的環境下,大家都是純粹的,靠長相、興趣、成績等等自身因素吸引彼此,不靠爸,不拚背景,不拚關係。這些人陪伴你度過最心無城府的那幾年,最無欲無求的時光。有一些是你想愛的,有一些是你想揍的,也有一些是點綴的。

這樣的畫面很美好,總是讓你想起那時夕陽下的奔跑,但是這樣的場景太過夢幻,就像泡沫一樣,隨著你出社會,大家的家庭背景、資源優勢突顯,差距一下子就被拉開來了。跨越階層的友誼,這種事情我不太信。

2.

所有的朋友關係,都是階段性的。

因為每個人都是會變的,哪怕一開始是同樣的背景,隨著成長軌跡的變化,也會讓每個人無論是在物質還是精神上,都拉開了距離。有些人會去大城市上學、工作,之後可能留在那裡,甚至去往更大的世界;也有一些人留在老家,做一份穩定的工作,娶妻生子,開始柴米油鹽的生活。

這兩種人的思想差距可能會大到什麽地步呢?左邊可能會為了同性戀振臂高呼,右邊可能會覺得那個男的怎麽這麽娘,受不了。左邊可能會覺得三十歲之後人生才剛剛開始,右邊可能覺得一輩子就這樣也挺好的,或者根本不會考慮這個問題。我沒辦法說哪種生活比較高尚。但是,兩種生活的朋友難免會漸行漸遠。

英國作家朱利安·巴恩斯(Julian Barne)在《檸檬桌》(The Lemon Table)裡有這麽一段話:「那時你還是個孩子,你認為你擁有了許多朋友,但事實上,你擁有的僅僅是夥伴而已。所謂的夥伴就是那些站在你身邊,看著你長大成人,然後又漸漸淡出你生活的人。於是,你開始了新的生活,結婚、生子。後來,孩子們長大了,也離開了你,丈夫也死了。然後呢?然後,你開始重新需要那些能陪你一起走向生命盡頭的夥伴。」


圖片|來源

3.

我始終不覺得,好朋友的關係是需要花很大的精力、費很多的時間去維持。

就像之前有人寫文章說,你費盡心思經營的關係,多半是要斷的。你不可能靠按讚就擠進別人的朋友圈,你也不可能靠討好去維護一段感情。那些與你沒有關係的人,就是沒有關係。其實從第一天開始,你就知道了。就算你笑得甜甜蜜蜜,就算你再努力、再付出,你都得不到同等的回報。

當然,愛情也是這樣。

可能你也會遇到這樣一個人,讓你想把你的全部、你的愛都給他。生怕自己做錯了一點什麽,就惹對方不開心。午夜夢迴,自問自己是不是哪裡做得不夠好。親愛的,那不是愛,而是乞討。

4.

這些年,我對朋友關係很看得開了。

朋友是互相吸引的,不可強求,有知己兩三個,已經是人生幸事。是你的朋友,就逃不掉,他難過的時候會找你,他開心的時候也會找你。就算你們三年才見一次面,就算你們相隔十萬八千里。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只要你把自己裝扮好,會有喜歡你的人,也會有欣賞你的人。你硬要去追求一段關係,就算用了八匹馬去追,你也追不到。

5.

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你是你身邊最親密的六個朋友的平均值。

這個平均值,不僅僅是財富、地位,更是價值觀,這些東西不會一成不變,每天都在流動。所以,過分執著一段舊感情,真的是吃力又不討好。有時間不如用來提升自己,也許過了一段時間再回頭看,你就會發現,那些在青春歲月裡覺得天要塌下來的煩惱,其實都不算是什麽煩惱。(推薦閱讀:朋友還是老的好?七個應該和老朋友聯絡的原因

我想起中國作家劉瑜曾說過一句話,有些人註定是你生命裡的癌症,有些人只是一個噴嚏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