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楊雅晴,見她從少女成為人妻,再做母親,談如何為自己更為女生開路,談接納自己,談關係裡的黑暗面,很是過癮。

「我真心祝福每個人都願意停止與自己的戰爭,重整生命之土,重新播種、耕耘,在有限的時間裡,毫無限制地去做每一件喜歡的事,在好壞並存的世界中,去成為自己想成為的美好。」——楊雅晴

楊雅晴在新書《親愛的女生》自序這麼寫。她寫女生的身份認同、身體與選擇,筆法有楊雅晴式的大手大腳,讀來有很多細膩的反省、感謝與祝願。她祝願人人皆能開疆拓土,姿態各異,落地發芽。仔細想想,其實楊雅晴一路走來,也在開路,先是為自己,後是為女生,生命本有自己的應許之地。

上次專訪雅晴是三年前,三年後再見她,她一襲黑洋裝踏進樂園,笑說今天兒子女兒暫交保母,總算可以漂亮出來跑行程。三年,她結了婚,生兩個娃,歷經角色轉變,見證艱難,整個人的能量場卻越發平靜。

楊雅晴

我說你能量很不一樣,她說當然啊,成爲母親是一種擴張自己——《親愛的女生》出版過程,她邊帶女兒邊寫書,餵奶、陪玩、換尿布,覺得屁啦怎麼可能出得了書的時候,發現又懷上二兒子,坑坑疤疤的,最後邊坐月子邊最終校稿,兒子跟新書雙雙降生。「生了小孩,知道自己無所不能,對身體和自己都充滿恭敬。」她眼神閃閃發亮。

我們從書寫意圖聊起。她說去年想明白了,希望替女人開路,披荊斬棘,路上妖魔鬼怪,她想走在前頭,說不要怕。她感覺這是使命,使命源頭有感謝。

我想做開路領袖,你的可愛,你要知道

「有一次,我推著嬰兒車,女兒在前方吵著要吃東西。她沒看見媽媽在後頭汗流浹背,遞水遞食物,同時還要閃避路上障礙。她不知道她能在路上行走,是因為有人在後面推她,幫她擋了這個,躲了那個,當她能意識到這些,並說聲謝謝的時候,她才脫離小嬰兒的身份。」

「這件事給我很深的反省是,很多時候我們都像小嬰兒,踩著很多人的恩惠,才能做事,自己卻不知道。我確實有很多感謝,是因為我經歷很多,很誠實的觀察與反省,知道許多人許多事曾經幫助過我。所以我寫這本書,想要貢獻。」

楊雅晴

她語氣懇切,希望經驗共享,希望替女人開天闢地,起心動念是因為自家外婆。「外婆很有力量,卻常常覺得自己是次等的。奇怪耶,重男輕女,我們全家明明都是女的。」

外婆的年代,相信女人要透過壓抑自己,服從男人,百般折磨,才能換來幸福。外婆終生規訓自己,再複製同樣規訓,希望保護下一輩,那保護裡有自貶與卑微的成分。雅晴跟外婆鬧脾氣,氣她不尊重自己,對自己差;也氣她不尊重所有女人;內心其實更氣自己,不知道怎麼幫忙外婆。

與外婆互動交手,她卻也發現,不必說服,乾脆用自己的例子擴張她。比如結婚前,外婆總愛唸她,年紀到了還不結婚,是不是嫁不出去,檢核她行為穿著,求神問卜替她煩惱。她依然故我,也不悲情,也不求外婆認可,自顧自把自己活好,外婆看著她,天人交戰,看不懂這種幸福,卻又感受她真實的快樂,她活出外婆一輩子不敢也不願面對的那個自己。外婆也跟自己打仗,也在擴張,這個經驗,有愛的意念與循環。

09 年的《百吻巴黎》至今,楊雅晴拆卸父權包裝精美的謊言,越來越清楚,自己想帶領女生踏上更寬闊路途,接納自己是誰,去成為自己想成為的美好。這個美好,得先要不怕去找,不怕看到。

「你的可愛,你要知道啊。」

接納自己,是對自己的好壞了然於心

她願景很有愛,希望人人接納自己與成為自己,停止與自己戰爭。我說這件事很難的,也不知道該怎麼練習。她想了想,說有一點很難是,接納自己,要對自己的好壞了然於心。

「接納之前,要先了解,看到自己的『好』很爽,可是看到自己的『黑暗』,很痛苦。可是當我們看到自己黑暗的那一面,不是自我懲罰,愧疚,就是選擇逃避,很少選擇接納它。」

她有點心靈開釋意味的講了個日常情境,

「一個例子,當我們很想要一個東西,一直要不到,結果來了一個人,把我要的東西拿走了,這個時候黑暗面就會出來作祟,內心小劇場。我們可能會否認逃避,怪自己沒有認真爭取;可能會騙自己我其實沒有很想要;或者我們會生氣,那個人怎麼這麼賤。我們選擇攻擊自己,或攻擊對方,可是這麼多反應裡,沒有一個是接納自己。」

「我們沒有接納自己真實的渴望,也沒有接納自己的無能。如果可以選擇,你可以誠實告訴自己,恩,東西被拿走了,我還沒有辦法拿到它。」

「我看得很清楚,我想要,所以我要提升。他拿走,那是他的,但我要創造我的,我對自己有承諾,我有能力創造我自己的,就這樣。」我說,就這樣?她說,就這樣,手比一個句號。

我對自己有承諾,我有能力創造我自己的。

楊雅晴

要真的接納自己,就要接納自己的黑暗面。不想面對自己的黑暗面,每天都在天人交戰,一下覺得自己好糟,一下自己打自己,每天死掉好多次。「如果你跟自己站在一起,不會自我鞭打,不會自我阻饒,準備好就勇往直前,去創造自己的。」楊雅晴說,帶著點「好東西不能只有我自己知道啦」的氣口。

楊雅晴

接納自己,也有鬼打牆時候,「慢慢來就好。有時候我也很不想接納自己的惡劣,有時候假裝沒看到,但我知道自己在假裝,我不去否認。」承認慾望,承認不足,接著承諾自己,我有能力創造我自己的。再給自己點個頭,恩,可以的。

如果願意接納自己,會為自己生根,有力量面對他人的批判,也會對他人寬容,內在和平。(同場加映:快樂是成長!心靈導師賴佩霞:「你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才可能找到力量」

停止證明自己很棒,也值得被愛

黑暗面話題越掘越深,我們聊親密關係裡,黑暗面還會不停放大,不斷現身,簡直催狂魔。我問親密關係裡,妳看到自己什麼黑暗?她坦白得不可思議。

楊雅晴

「激情的時候,為了對方我有很多願意。可在婚姻裡頭,當愛消磨,我看到自己開始計算,你沒有對我付出,我也不要對你付出,我要交換,我看到自己的吝嗇。」

她也談自己對無能的深刻恐懼,「過去我習慣把自己打點的很好,我要自己很能幹。可是懷孕到後期,我連自己的腳都碰不到,要老公幫我脫襪子,很多事情要依賴他。我有很深的焦慮與不安全感。我怕我沒這麼棒的時候,沒有人要愛我了。」挺著胖胖圓圓的肚子,她懼怕自己無能,「我越廢,越焦慮,如果我沒有辦法像以前那樣付出,你還會愛我嗎?」

我說我們好像,透過「能幹」,去獲得認可,去證明自己可以被愛。可是也有焦慮,會緊張對方是不是只要「能幹」的自己?擔心自己不被愛,創傷和焦慮會湧出來,吞沒自己。親密關係是躲不開的鏡子,照得你裡外透明,你可以選擇接納,「我依賴你,我依然也是可愛的。」

另一種情況是,如果總是用自己的「很棒」,去交換別人的愛,也會對別人的「不棒」特別沒耐心。「我也看到自己的惡劣,看到別人無能,覺得很煩,後來才發現,其實是我對自己無能的懼怕。」「沒有接納自己的黑暗面,就無法愛那樣子的人。」你討厭的人,或許老實地反映了你的黑暗面。

沒有接納自己的黑暗面,就無法愛那樣子的人。

楊雅晴

這樣吧,停止證明自己很棒,相信自己值得被愛呢,「不然每分每秒都要這麼棒,才有人要愛我,也太累了吧。」她攤手吶喊。我問老公也有恐懼嗎?她說有啊,多著呢,但不便透露,他也有自己的課題要處理,夫妻就是這樣啊,不是承諾白頭,而是承諾願意承認所有的自己。

該怎麼進入「承認自己」的狀態?「你沒有辦法準備喔」,她盯著我看,「事件來了,就去面對,不然呢?管他的,你去經驗就對了。」楊雅晴撂下一句。經驗過了,你就會了。不必想太多,去做就對了。

很乾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