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編輯與作者為你挑片,寫影評也寫生命故事,看見鏡頭下的縮影人生。《阿拉斯加之死》給了我們探索生命的另種可能性,面對未知,亦不要停止追尋自我。

文|朵瑞斯

1992 年,戶外文學作家 Jon Krakauer 在阿拉斯加的一輛報廢巴士裡發現 Chris 的遺體,後來 Jon Krakauer 受《戶外》(Outside)雜誌之邀而展開調查,開始撰寫客觀報導,並在 1996 年出版成紀錄文學《Into the Wild》。導演 Sean Penn 看到這個故事想將其拍成電影,但痛失親人的 McCandless 家族不願意將這個故事被拍成電影,於是導演等了將近 10 年,終於得到首肯進行拍攝。

故事描述一名以優異成績於大學畢業的克里斯多夫・麥肯迪尼斯(Christopher McCandless),拋棄大好的未來,毀了自己的所有證件,斷絕與親人、朋友的所有聯絡,將所有的積蓄捐出,踏上追尋自我存在價值的旅行,Chris 的出走也許與表面和樂但其實充滿家暴的環境有關,Chris 妹妹後來在《The Wild Truth》書中描述了父親對母親的家暴場面,劇中 Chris 在肢解鹿的屍體時,也模擬著父母之間的對話,反應了在第一次肢解大型動物時的焦慮與緊張。他爬過高山,漂流過河,一路上也遇到許多貴人,以大自然為衣食父母,然而最後卻因食用了含毒的植物而喪命(經過 20 多年的研究,2015 年才確定其實 Chris 並非弄混了有毒植物,也不是植物圖鑑出了差錯,而是馬鈴薯在隨著季節差異,不同部位可能含有不同程度的有毒鹼性氨基酸)。


圖片|《阿拉斯加之死》劇照

「阿拉斯加之死」其實是一個評價兩極且具有爭議的電影,有許多年輕人在看了這部電影後,也效仿 Chris 展開壯遊,也因此有人喪命,然也有不少人認為 Chris 自大又無知,在缺乏野外知識與生活工具時就冒然進入荒野。

撇開爭議與死亡之因,我看到的是 Chris 對成長與身而為人的探尋,他因此離開世俗,以原始的方式來找尋生命的意義,如同 Chris 妹妹在電影裡的旁白:「離開那些阻礙他體驗真實的東西」。(推薦閱讀:和自己獨處的旅行片單:生活,偶爾也需要流浪

雖然現實生活中,極少數的人能像 Chris 一樣斷然的出走,但我們何嘗不也是在迷惘?隨著資訊發達,身處 21 世紀已開發國家的我們,相對於父母的年代,未來多了更多選項,每人平均教育年限的延長,也讓我們多了一些合法的時間可以自我探索。特別是在升學主義下的台灣,大學才成為了我們開始可以探索的時間。在 20 到 29 歲這段期間,我們不像青少年也不像所謂的成人,美國心理學家 Arnett 博士提出了「成人初顯期」(emerging adulthood)的概念,這個時期的人開始探索各種領域的可能性,不論是在職涯發展或是戀愛中都在經歷著一次次的試探,Arnett(2000)指出,此時期有五個主要的特徵:

1. 自我同一性的探索時期

「不管他現在打開的是什麼,裡面一定有非常甜美的東西」Chris妹妹說到。從Chris小時候半夜離家到鄰居家廚房櫥櫃偷吃糖果被發現,到長大後的出走,進一步開始回答「我是誰」、「我想要做什麼」的命題。與青春期相比,此時期的人更獨立於父母,大部分人開始離家生活,但未完全進入穩定的成人生活,更自由的嘗試不同的生活方式。

2. 不穩定的時期

美國 2011 年調查各年齡的搬家率,顯示 18 到 29 歲的搬家率最高,Arnett 博士認為這些搬家經驗是讓此階段的人,對戀愛、職業或教育方面進行更多的探索,我們離開父母的家,開始自己租屋、與室友相處,或是與伴侶同居,我們都一再轉換生活的環境與型態,這樣的不穩定,是一個對生活方式的探索,同時增加了我們的彈性,當然也衍伸許多新世代議題,如未婚懷孕、藥物使用、同婚議題等。

3. 自我關注的時期

很多人認為 Chris 的行為非常的自負與自私,留下擔憂他的家人而出走,也許 Chris 的方法過於極端,不過當看到 Chris 奔跑於山野間的畫面,也看到了一個好不容易被解放的靈魂。這段時期的自我關注是正常、健康的行為,我們透過對自己的關注來照顧自己,建立屬於自己的生活習慣,而非完全繼承原生家庭給我們的生活模式,進而更了解自己是個怎樣的人,也因此對自己的人生規劃與目標有更多一層的理解。


圖片|《阿拉斯加之死》劇照

4. 處於夾縫感的時期

介於青少年與成年人中間的我們,隨著時間的挪移,越來越多時候要開始獨自承擔責任、獨自做決定,以及經濟獨立。小時候長輩總說:「你已經是個大人了,要開始為自己負責」,但當我們想法不成熟時,大人們又會說:「你還小,以後你就會知道」。似乎長大成人並非一瞬間的事,也很難定位什麼叫做轉大人。成長是一段過程,身為成人的感覺也是逐漸成形的,很喜歡電影中 Chris 所說的:「不必變得強大,但去感受強大,至少讓自己來估量一次。」

5. 充滿機遇和選擇的時期

此時期的特點就是我們離開了原生家庭,但還沒有承擔過多社會義務與責任,可以有著充滿幻想與憧憬的未來,尚未經歷現實的磨練,對未來有高期望和遠大的理想,許多事情看上去都充滿可能性。(推薦閱讀:能不能轉身就遠行?專訪雪兒:「你的快樂,不需要所有人認同」

Leave it to me as I find a way to be. / Consider me a satellite, forever orbiting. / I knew all the rules, but the rules did not know me. / Guaranteed.

——電影配樂 Eddie Vedder –〈Guaranteed〉

這時期的迷惘很正常也很剛好,不要停止探索各種可能,即便跌倒了也沒有關係,不要害怕丟了面子,在什麼都還沒有的年紀,也沒有輸不輸的起的問題,每一次的跌倒,地上都有個專屬你的寶物。

Chris 看似勇敢的冒險,同時也夾帶了許多孤獨和害怕,但若沒有經歷過這些,Chris 也不會換來 “Happiness only real when shared” 死前的體悟吧!

我們何嘗也不是如此?一邊怕著,但也一邊咬牙闖著。這些年,談了幾場戀愛,轉換了專業跑道,每踏出一步都假裝自己很勇敢,都在說服自己去相信各種選擇,但回頭一看,是地上那些一串串試探的腳印,走到了我們今天的位置,未來會怎麼樣也不知道,就讓我們去感受強大,為自己估量一次吧!成長是個很不容易的過程,希望每個人在找尋自我之時,身邊依舊有家人與朋友的支持,和身邊的人保持連結,在跌倒時有人可以陪著你,即便害怕但不孤單,一同承擔和分享成長中的痛苦與喜悅。